当前位置: 首页 > 仙侠奇缘 > 隐形族恋人 > 第11章决裂
第11章决裂
作者:长安棋局  |  字数:2930  |  更新时间:2013-02-21 23:27:41
夕柞一定又用了上次的超级隐匿术,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去万春阁不是为了找自己,而是去找姑娘,更过分的是,他还把姑娘赎出去。秦明月觉得原本早已是自己的人,转投他人怀抱,不由得火大。

“主人,夕少爷的住处已经知晓。”林牧也是在桃花会上看见苏文殊和夕煌,才打探到夕柞的住处,林牧拿出一张图纸递给秦明月。

“嗯。”秦明月看了一眼图纸,迅速记住了上面的东西,接着手里燃起了一团火焰,图纸瞬间化作了灰烬。林牧看见这一幕,识趣的退下去,宫主只有在控制不住愤怒的时候才会释放出火焰。

夕柞百无聊赖的倚在屋顶上,星空闪烁,夜色如水,远处的松林簌簌作响,香风阵阵。秦明月来到煌府的时候,被屋顶上仰望星空的少年吸引了,那明亮的眼眸如星光般闪烁,似被赋予了漩涡的吸引力,瞬间把自己的理智掩埋。

秦明月收起失守的心思,落在夕柞身边。原本满腔的怒火,在见到他的第一时间就烟消云散了,真是奇怪的事情,从未有过的感觉。自己的怒火可不是那么容易熄灭的。

夕柞早就发现了秦明月的到来,自己现在的听力不是一般的敏锐,并且来者是自己找了一晚上的好朋友,他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了秦明月。

“你来了!”夕柞满心的欢喜,坐起来示意秦明月坐下来。

“想我没?”

“嗯!”夕柞有点害羞,好像秦明月一直都是这样直接,从来不会掩饰什么。“你累不累,工作了一天,现在才休息吧!”

“你去万春阁了?”秦明月问道。

“去了,你不在…”

“你去干什么?找小姑娘?还学会金屋藏娇了。”秦明月突然就爆发了,尽是讽刺的意味。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竟然在乎这种事。

“我,我想找你商量事情,没找到你,我就自作主张了…”夕柞呆呆的说着。

“这种事你还跟我商量…”秦明月感觉自己被打败了,原来自以为是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厢情愿。

“等等,你误会了,我想给你这个。”夕柞清醒了,果断的从怀里掏出那沓带着体温的卖身契,递给暴怒中的秦明月。虽然他不明白秦明月在为什么生气,但是,是自己惹怒他的吧!

“你自己看看吧!”夕柞低着头,微微笑着,期待的等待,他一定会很开心吧!虽然刚刚他还冲自己莫名其妙的发脾气,不过,看在他工作很辛苦的份上,原谅他好了。

“你哪来的?”秦明月怎么会不认识这些,拿到手他就震惊了,迅速冷静下来,下意识的防备起眼前看似纯净的少年。

“我不想你在那个地方辛苦的工作,你很累了吧,我不喜欢那里,所以,你的卖身契现在在这其中,你自由了!”夕柞感慨的诉说着,没注意到秦明月突然地防备。

“我…你就是为了这件事,要和我商量吗?”秦明月喃喃问道,一股暖流滑过心头,。笨蛋,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这么容易被人骗,将来会吃亏的。

“嗯,所以,是你误会我了。”夕柞替自己分辩。

“你怎么得到这么多卖身契?”秦明月仔细一看,这些基本是万春阁所有人事资料了,留香会把万春阁卖了吗?况且夕柞有那么多钱吗啊?显然不可能。

“我偷偷拿到老板的钥匙,然后,乘她不注意,就拿出来了。”

“你又用了你的隐身法?”秦明月敏锐的判断出来。以夕柞的功力,不可能万无一失的得手,要在人多眼杂的地方瞒天过海,除非像上次一样,隐匿身形,否则,很快会被发现。

“是的。”关于隐龙法,夕柞不想多说,这是他的终极秘密。夕柞低下头不敢面对秦明月,拜托你别再问了。

“呵呵…不管怎么样,都谢谢你!”秦明月捧起夕柞的脸,亲亲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我们这样算是好朋友了吧?”夕柞仰起脸问秦明月,他还从未有过朋友,自小就淡漠无语,不喜欢嘈杂的环境,一直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自娱自乐,也从未觉得孤单过。直到遇到秦明月,他总是言笑晏晏的对自己笑着,伤心的时候肆无忌惮的跟自己撒娇,泪水那么容易就湿了眼眶,自己的心总是被他牵着走,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自己真的不想从此陌路,那么,做朋友吧…

“算是吧!”秦明月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原来他还没看清形势呢,我们真的只是朋友吗?夕柞,你要什么时候才会明白呢?

“哦…”才算是啊!夕柞有点失落,好在从现在起,秦明月不用在万春阁耗费青春了,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多多了解,总有一天他会接受自己这个朋友的。

“我给你说我小时候的事吧!”秦明月看了夕柞一眼,还是打算把事实告诉夕柞,他不打算再继续骗这个单纯的少年。他那么相信自己,那么维护自己,自己不忍再隐瞒下去。

“说吧,我听着。”夕柞很高兴秦明月敞开胸怀给自己说这些,看他的表情,一定有着悲伤的过去吧!

“我父亲所在的家族姓蓝,我小的时候,他很喜欢我,我也很听话。后来有一天,我做了不该做的事,他为了顾及自己在族里的地位,就把我送到很远的地方,自己走了。从那一天开始,我成了孤儿…”秦明月望着天边的明月,思绪飘到遥远的过去,夜风徐徐吹拂着两人的衣袂。

今晚的月色冷冷清清的,美的让人绝望。

那个八岁小男孩只因遇到让自己愤怒的事,突然发狂,眼里红光欲燃,手上身上都升腾起耀耀火焰,整个人变成了一个火焰杀神。匆匆赶来的父亲,自己最依赖,最信任的人,他训斥了自己,反而转身去安慰族长的女儿!他不问任何缘由,对自己冷眼斥责。

良久,秦明月回过神,他不敢把自己的那疯狂中不受控制的一面告诉夕柞,他怕会吓到他。

“明月哥哥,我可以这样叫你吗?”夕柞轻轻地问。秦明月在缺乏家庭温暖的环境下,流落到今天的地步,不可谓不可怜。而那种亲情自己给不了,这样叫他,像亲人一样对他,关心照顾他,他会好过些吧!

“夕柞。”秦明月扯出一个笑容,算是默许。

“明月哥哥…”夕柞很想告诉秦明月,如果过去的事太过伤心,就别再回顾了,你不必为了跟我坦白而重复那种伤痛。

“后来,我经历了很多事,武功也迅速的提升,身边慢慢聚拢一批能人异士,组建了自己的势力。我创建了邀月宫,自成体系,自给自足,才走到今天…”

“你不是万春阁的人吗?”夕柞不得不打断秦明月的话,这跟自己先前了解的不一样,为什么?那么,自己根本就是个跳梁小丑,做着没必要的事情,人家根本就不在乎,亏自己还信誓旦旦的告诉自己,朋友嘛!他有把自己当朋友吗,自己自欺欺人的说服自己,冒着被发现的风险,偷鸡摸狗的事从未做过,这次破例了,结果看来,还真是个讽刺。

“是的,我是老板,万春阁是我邀月宫打探情报的据点。”秦明月看见夕柞紧张的表情,不禁有些好笑,耐心的解释着。

“你骗我?你骗我!你骗我!”夕柞的心沉到了谷底,觉得很委屈,从未有过的孤寂感让自己狠狠地撕咬出这些话,父亲走了,苏文殊走了,唯一认为可以是朋友的人这样对自己。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能走出万春阁这种地方,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当初,他是那么无辜的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迫不得已,是嘛,迫不得已所以骗自己。“我的无知是你骗我的理由吗?你的过去也是你骗我的借口吗?你可以不用告诉我任何事情,但你不要欺骗我。我的眼看不到的,总有一天我的心能看见…”而我自己在前一刻还在担心,你会不会做我的朋友,只是我一个人在表演啊!

“是,你是无知,我的过去,我从未……”和除你之外的任何人说我过…秦明月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下,隐隐作痛,为什么要拿自己的过去说事呢,那尘封的过去…

“够了,别再说了,我知道自己不配和你谈什么朋友,你走吧!”夕柞打断秦明月的话,害怕再听见什么,转身跳下屋顶。

“哈哈哈哈……”秦明月的笑声有些干涩,苦楚的味道在里面,为什么,你们都要抛弃我,都要离开我,在我敞开心怀的时候…

笑声回荡在清冷的月光里,微微泛着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