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 没救了
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 没救了
作者:velver  |  字数:5098  |  更新时间:2020-05-16 20:06:35
    丁羽跟洪老一同的吃饭,洪老爷子又一次的见识到了丁羽的饭量,感觉比自己一个星期吃的东西都要多,这样的人自己不是没有见过,甚至还听闻详细的传闻!但是前沿所见,还真的就是第一次!感觉有点夸张,甚至是有点骇人!

    一顿吃下去一头牛,可能稍显有那么一些过分,但是给与自己的感觉,丁羽一顿吃一头羊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这个家伙比想象当中的还要更为让人吃惊!隐约当中还让人有些许的恐惧!对,就是恐惧!

    洪山跟洪河两个人根本就没有过来,他们虽然没有离开茶楼这边,但是想要重新的聚集在一起,也基本上不太可能了!

    当看见王长林一脸疲惫走进来的时候,丁羽故意的转过自己的脑袋,有点视而不见的意思!王长林微微的哼了一声!“看看你闹出来的事情?还嫌不够大,是不是?”

    “吃早餐了吗?要是没有的话,这里的东西还算是不错!”

    洪老爷子看了一眼之后,果断的撤离,诚然自己已经不在乎脸面了!但是王城林的到来,还是让自己有几分的不太自在,所以自己还是回避了!更何况他过来,绝对不会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肯定是过来找丁羽!

    昨天的时候过来,今天的时候依旧过来,很显然他有那么一些承受不住其他方面的压力,对此自己还是能够洞悉的!丁羽的身份,比想象当中的要更为重要一些!

    不过自己也是有那么一些狐疑?王城林和丁羽究竟是什么关系?因为王城林说话的口气有点不对!

    “昨天晚上几乎是一宿没睡,早上的地上可以说一刻都没停!”

    “三叔,这个算是在责备我吗?我觉得事情好像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不是吗?”

    “是不是的,你的心里面最为的清楚和明白!”王城林的语气有点重,“其他的事情没有问题,但是你今天需要上飞机,不然的话京城那边就真的坐不住了!”

    “他们能不能够坐得住,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对于京城那边的情况,丁羽怎么可能不知晓,他们依旧是非常关心那些学员,可对于丁羽来说,抻一抻他们未见得就是什么坏事,而且还能够更为清楚的看见某些情况。

    换句话说,丁羽就是故意的,自己的心里面已经认清楚相当的事实了!但是在肯定这个事实的时候,还是需要做点其他方面的工作,就看其他人的表现怎么样了!

    说丁羽就是故意的,也没有什么问题!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的去做,丁羽也是有着相当的考虑,这样的事情一次又一次的,自己需要做出来相当的回应,不能够老是被动的来应承!至于后续?当然是有的,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开始具体的实施罢了!

    说不定自己这一次不会直接的就会老家那边,而是折返一趟京城!跟自己的那位三伯好好的谈及一下,当然不会是洪家的事情,洪家的事情只不过是一个表面上的由头罢了!不值得一提!

    “我说老大,你这个就是有点故意的了!”

    看着桌面上的东西,王城林也没有太多的胃口,自己昨天晚上的时候是真的一宿没睡,连带着在家的常委等人,也都是同样的如此,动作实在是有些大,牵扯到的人也是相当的多,想要一晚上的时间,就解决所有的问题,不现实的事情!

    这个也是为什么先前的时候,一直都没有对洪家动手的原因所在,需要循序渐进,不能够太过于的肆意,不然的话真的是容易出现大乱子的!

    不过洪家这边在老大的压力之下,没有出现什么大乱子,甚至于洪老这边也是第一时间就交代了相当的问题,没有太多的保留!

    相对而言,洪老这边的问题并不算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在原则性的问题上面,没有太多的状况,不过有些事情怎么说呢?有悖于人伦,有点说不出口!

    至于洪山和洪河,他们两个人的问题就稍显有那么一些严重了!牵扯到的人也是比较的多,而且一时半刻恐怕很难给与出来相当的决断来!但就他们现在所交代出来的问题,已经是有那么一些骇人听闻了!绝对不能够小觑!

    “故意还是故意的,并不是那么的重要,三叔你的意思呢?”

    “洪家这边的事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我现在要说的,并不是洪家的问题!”

    “我的事情,我也很是清楚,我怎么去做,有我自己的道理!”

    得!两个人还没有说上几句话,就又僵持住了!对于这个事情,王城林也是颇感无奈!

    洪家的事情虽然会有相当的牵扯,但对于自己来说,并不是那么的麻烦,但是京城那边的压力?就让自己有点承受不住了!而这个压力的源头?就是自己的这个侄子!

    只要自己的这个侄子没有上飞机,京城那边就会源源不断的给自己施加压力,至于他们为什么这么的做,这里面的原因也是非常的简单!

    “说吧!你究竟想要怎么样?”硬的不行,那么就来软的吧!还能够怎么样?把他给押送到飞机上面,想什么呢?自己的这个侄子,可是吃软不吃硬的!自己这么的去做,只能是让事情尤为的糟糕,所以还是算了吧!

    “没有想怎么样?茶楼这边的东西还是很不错的,我比较的喜欢!想要尝试一下!”

    “你这不是故意的吗?”王城林有些许的小冲动!

    “三叔,是不是故意的,你我都有相当的判断,现在追究这个事情真的有必要吗?”

    王城林注视的看着自己的这个侄子,“老爷子早上的时候打了电话过来,忘记了一下洪家的情况,有点气愤,你父亲那边也是打了电话过来,我没有提及太多!”

    “知道了!”也就是一句知道了!至于其他的吗?丁羽并没有任何要去问及的意思!甚至没有给与一个回答,我怎么想,怎么去做,这个是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其他人掺和!

    “还有一件事情,洪山跟洪河两个人,我需要带走!不能够让他们两个人继续的留在这里,要知晓相关的人员,都需要他们两个人来指正,事情现在有相当的牵扯。”

    “可以,我又没有要拘着他们的意思!”

    丁羽并没有解释,关着他们两个人的原因所在,就算是自己的三叔知晓了又能够怎么样?

    自己用他们两个人来充当诱饵,希望能够得到些许的回应,但是很显然,自己的所作所为有那么一些失败,不过倒也不存在太多的失望,因为他们两个人本来就不是那么的重要!

    既然已经不是那么的重要,所以这个诱饵就算是丢弃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在征得自己侄子的同意之后,洪山跟洪河两个人第一时间就被带走了!在这个之前,洪老爷子也是跟自己的两个儿子见了一面,做了一些提及,就是让两个人能够交代相当的事实,没有必要去做无畏的反抗了!没有意义!

    丁羽才懒得去理会洪家的事情,洪老爷子做的事情很是让人不齿,甚至是让人有那么一些恶心,但是丁羽却没有说,一定要把洪老爷子给人道主义的毁灭!

    自己又不是什么神,正义这样的事情,还是让其他人去做吧!

    一定程度上面,自己留在这里一天一夜的时间,洪家已经支离破碎,根本就不可能再有任何的可能性了!洪老爷子没有看到这一点吗?他昨天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了这一点,而且洪山跟洪河两个人离开的时候,他的嘱咐,又是进一步的表明了这一点!

    都是修炼多年的狐狸了!想要瞒过他们的眼睛,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当然这个也是跟丁羽没有下死手,有着相当的关系!

    至于自己的爷爷和父亲,为什么要给自己的三叔打电话,连带着告知自己相当的消息,这里面的原因,丁羽还是很清楚的,自己又不是什么傻瓜!

    有些事情大家心造不宣罢了!自己不愿意去理会,同样也不愿意过多的去掺和!

    看着回来的洪老爷子,他的精神有点小萎靡,很显然也是认识到了相当的问题!

    “丁先生,洪山跟洪河已经离开了!我倒是想了不少的办法,但是现在发现,都是无用功!”

    “现在就认输了!洪老,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呀!”

    “不是认输不认输的问题,而是有没有这个必要?丁先生,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就算是抵抗了,又有什么作用?我连洪山跟洪河两个人都已经放弃了!而且我突然之间的感觉到,我的身体好像有相当的问题,我想丁先生你也应该看出来了!”

    “什么时候想到的?”

    “早上的时候想到的,昨天的时候你跟我的说话,我并没有特别的在意,但是在回去了之后躺在床上面,我还是有相当的感触!”

    “三年五载,这个还是在保持良好的情况之下,如果保持不好的话,也许就一年两年,主要是你自己不太爱惜,我想这么的说,你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我自己把自己给搞坏了!可以这么的来理解吧?”

    “那个是你自己的想法!”丁羽小小的解释了一番,又不是别人强迫你这么去做的,自己贪心不足,所以导致了这个局面,还想怎么样?

    “是我贪心不足!”洪老笑了笑,很释怀的样子!“所以受到了欺骗,完全就是自找的,是这样吗?”

    “说起来,我不太喜欢和尚,因为我是一个道家的传人,因果关系吗?用唯物主义来解释,那就是事情的积累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就会出现相当的变化!可能并不是那么的全面,但是意思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能够理解,丁先生,你能够扭转过来吗?”

    “不能!”丁羽思量了一阵之后摇摇头,“中医里面有这么一句话,只治好病,不治坏病,而且一般的情况之下,也不太愿意去接受其他的病人!”

    “没有这个方面的听闻!”

    “如果说第一个接手治疗的,服用了相当的药物,肯定会对病情产生相当的影响,这个影响可能是好的,也可能是坏的,但如果说在治疗还没有完结的时候,其他的医生接手,他又会采取另外的一种方式,或者是其他的药物,这个可能就会加剧病情的变化,用西医的话来解释,就是发生了变异,这就成为了另外的一种病!”

    “还有你的这个身体,就好像是一颗树木一样,你的根部都已经腐烂了,虽然从外面来看没有太多的问题,上面依旧是枝繁叶茂,树叶翠绿,树干挺拔,但实质上面,也许就一阵风,就从断裂开来,都不需要其他的什么手段!”

    “大体上面明白了!”洪老已经很清楚了!不是说丁羽不肯伸手,跟这个还不相关,而是自己这边的问题太过于的严重!等自己感觉到自己的身份有问题的时候,已经是来不及了!这个就是丁羽想要表达的意思!

    “明白就好!不过你可能会陆续的感觉到痛苦,不仅仅是精神上面的,还有头肉体方面的,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反噬,用科学的话来说,就是你摄入到体外的细菌稍微有点多,这个会对你造成相当的问题,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够抵抗的住?很难说的事情!”

    “清除不了?”

    “从目前的医学条件和水准来说,我还真的就没有听闻这个方面的消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清楚,现在医学能够解决的问题绝对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更多的情况之下,只能是勉强的去维持,我们对于自身的挖掘并不够!”

    也许是因为丁羽现在的心情不错,所以丁羽的解释也是稍微有点多!

    “如果说你当初的时候没有做这个方面的选择,那么现在就算是有相当的问题,也至少能够得到相当的缓解,再说个十年八年也说不定!”

    洪老注视的看着丁羽,审视了半天的时间突然脑袋里面也是灵光一闪,“我知道你是谁了!”

    “哦,能够从这么有限的线索里面做出来相当的判断,很是不容易哦!我想来都不小觑任何一个人,自然也不会小觑洪老你的,不过知晓还是不知晓的,并不太多的意义!”

    “反应稍微有点慢,也许真的是年纪太大的缘故吧!当年的时候王老也是跟我提及过相当的事情,我也是做出来相当的找寻,但是一直都没有任何的线索,甚至连一点这个方面的风声都没有,这么多年的时间下来,很是不容易!有点忘记了!”

    “不过丁先生,更为让我好奇的是,你为什么没有给王老这个面子呢?”

    “好奇心太多,不是什么好事!”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叫王昊才是!这个才是你的名字,当初的时候王家对于你这个孩子抱有了相当的期望,不过丁羽这个名字,跟王昊这个名字,差别稍微有些大!”

    “翻历史的旧账,没有任何的意思,而且就算是知晓了!又能够怎么样?有什么意义吗?难不成你再去求一次爷爷,我先前的时候已经说过了!王家在我这里,并不会起到太多的作用!”

    “黄坤来了!我当时感觉很是奇怪,后来城林来了,我就感觉很是怪异,我当时的时候以为是王家的原因,但是这里面的一些事情有那么一些解释不清楚,但是从现在来看,我虽然不知晓你跟王家之间的关系,但是能够看出来,血溶于水?”

    “你想要逼迫我对洪凑同志动手吗?”丁羽瞄了一眼,“诚然他没有什么错误,但是要知晓,洪家本身就有相当的问题!”

    “这个威胁,是不是有些太过于的直白了?”洪老颇为感慨的看了一眼丁羽!

    自己对于丁羽和王家之间的关系很是有兴趣,甚至是有那么一些恶趣味,因为王老打电话的这个事情,自己可是一直都记在心里面的!

    联想一下当时的情景,绝对不是装模作样,还有就是城林过来的时候,对于他的这个侄子貌似也是无可奈何,究竟是什么方面的原因,造成了这一步?

    很显然丁羽的手里面有相当的势力,而这个势力呢?让王家都没有任何的办法,这个判断自己还是能够做出来的,这倒是有意思了!

    很显然丁羽并不是靠着王家的势力崛起的,如果说丁羽靠着王家的势力崛起,那么他绝对不会对王老的电话,置若罔闻,甚至于表示相当的愤慨!

    所有的一切都在迷蒙当中,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可惜了!自己要是早一点知晓的话,或许就可以做出来其他的选择,但是现在提及这些,已经为时过晚了!

    洪山跟洪河被带走了!自己的时间也应该不多了!现实的情况自己还是能够看清楚的!

    也许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丁羽了!甚是可惜!也是甚为遗憾!

    如果可以的话,自己倒是想要多跟丁羽交流交流,可惜他有点看不上自己!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