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 > 仙武帝尊 > 第三千三百四十六章 逆战伐天(三)
第三千三百四十六章 逆战伐天(三)
作者:六界三道  |  字数:3397  |  更新时间:2020-09-16 08:22:28
    啊...!

    天魔荒帝的咆哮,载着愤怒响满寰宇。

    叶辰太强了。

    荒帝级圣体太可怕,竟能隔绝他天道之力。

    轰!

    叶辰一步踏碎凌霄,倾力攻伐,分了天魔的天道之力,不朽永恒展神威,出手皆毁灭,一次次打爆天魔,最关键一战,只有将其诛杀,才有翻盘的机会。

    噗!噗!

    天魔荒帝极惨,虚无绽开的每一朵血花,都是他的血,魔骨染着荒帝血,频频崩满太上天,先前能对战,如今,竟是被鄂城压着打,被打的站都站不稳。

    轰!轰隆隆!

    那是一副可怕的画面,至尊专属的战场,成毁灭之地,永恒演出了无数异象,骄阳、星辰、仙域、神界、万物...都成了杀生大器,一次次毁灭天魔帝躯。

    “废物。”

    厄魔荒帝怒斥,堂堂荒帝巅峰,竟是战不过初阶,而且,还是一个正在渡劫的初阶,也太给上苍丢人了。

    “废物。”

    同样怒嚎的,还有一代圣魔,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强行冲击着封印,真想叶辰来一场决战,亲手灭了那个小圣体,就是因他,灭世一次次的造出变数。

    有种你来?

    两荒帝的怒骂,天魔荒帝是听得见的,正因他听得见,才怒的肝肠寸断,欲发狂,都特么站着说话不腰疼,真正对上叶辰,尔等会知这尊圣体有多可怕。

    轰!轰隆隆!

    上苍震怒,整个宇宙都电闪雷鸣。

    还是天道之力,欲要加持。

    奈何,叶辰永恒不朽,来一次分离一次,不给天道助战的机会,只要一代圣魔还被封着,天道就不能直接插手世间,纵到今日,他依旧震惊,震惊女帝当年的盖世神通,若无一代圣魔牵制,诸天不知被灭多少回了,论战力,巅峰女帝或许不如他,论神通,女帝绝对在他之上,至少,封位荒帝的他做不到用一尊荒帝,去牵制天道,那是一种无穷的伟力。

    战!

    三尊荒帝的怒吼,苍生似能听见;

    而上苍的震怒,众生似也能听闻。

    这就很好的证明了一件事,他诸天的统帅,与天魔荒帝争伐,占了绝对上风,虽望不见天魔域里的场景,但却能想象那个画面,天魔荒帝必被叶辰压着打,被锤的直欲发狂,乃至于,整个天道都被牵连。

    统帅撑得住场面,极大的振奋。

    纵观诸天,上到准荒圆满,下到天境小辈,都战意高昂,如一团团的烈焰,在黑暗之中,燃起了光明。

    “他或许,真做得到。”

    红颜喃喃自语,镇守在东方星穹,秀发已一缕缕化作了雪白,寿元也在极尽流逝,只为加持永恒战矛。

    如她,女帝、神尊、帝荒,也都已白发苍苍。

    每一瞬,都有寿命献祭,每一瞬,都染血的神力,灌入永恒战矛中,他们得死死支撑,至少在叶辰屠掉天魔荒帝前,不能让永恒战矛崩坏,为此,他们都没打算回去,不惜献祭所有,也要为叶辰争取时间。

    噗!

    血光炸满苍缈,天魔荒帝又喋血,本是乌黑龙身,愣是被叶辰生生打回了人形,只剩半个残躯,自太上天坠下,淌流的一缕缕血气,将残破的天魔域,压得满目疮痍,一域的乾坤,都因其崩断。

    杀!

    天魔荒帝定身,披头散发,又逆天攻上。

    轰!

    昏暗天上,有永恒之海滚滚而下。

    天魔荒帝撞了个正着,当场被淹没,无数永恒侵入体魄,摧残其根基,无数不朽剑气纵横,将其斩的血骨横飞。

    只一瞬,险些被镇压。

    啊...!

    天魔荒帝扬天咆哮,撕裂仙海,跳脱而出。

    嗡!噗!

    他的走位貌似不太好,迎面便撞上一杆永恒战戈,是叶辰抛出,融了道则、加持了神通、也铭刻的永恒,一矛将天魔荒帝,钉在了浩渺天,那一抹血光,如一道万古前的雷电,于岁月中炸开,映出岁月尽头。

    噗!

    永恒的一瞬,天魔荒帝的半个魔躯,轰然炸灭了,崩飞的魔骨、飞溅的魔血,都在坠落中,被永恒碾灭成灰。

    多少年了,不死不灭的荒帝,还是第一次被打灭肉身,只是一道虚幻的元神,被永恒笼暮,阻止他重塑魔躯。

    也是第一次,天魔荒帝露了恐惧色。

    肉身都被打灭了,一道荒帝元神,哪战的过叶辰。

    “结束了。”

    叶辰一语枯寂,冰冷而威严,不是上苍,却如上苍的宣判,容不得丝毫忤逆,哪怕对方是荒帝,他一样镇压。

    嗡!

    伴着一声嗡鸣,一尊虚幻的神鼎,坐在了天地间,而天魔荒帝的元神,便被压在那神鼎之中,鼎是永恒,亦是不朽,其内永恒火熊熊燃烧,永恒的雷霆交织飞舞,每一道,都携有毁天灭地之力。

    “开,给吾开。”

    天魔荒帝嘶嚎,发了狂的轰击神鼎。

    然,都成无用功。

    自肉身破灭,自被封入鼎中,便昭示了他之结局,无人来救援,他会被炼化成灰,已无冲出来的可能了。

    “不朽:一念永恒。”

    叶辰淡道,施了荒帝级的永恒禁法,定格了鼎中乾坤,也颠覆了鼎中法则,化一瞬为万年,强势镇灭。

    “不....。”

    天魔荒帝的怒吼,多了一抹哀嚎。

    一眼万年,便是葬灭。

    他的元神,寸寸崩溃,化作了元神之力,被永恒炼化,成了不朽的养料,纵他荒帝巅峰,也难逆转了。

    所谓的根基,被叶辰一击摧毁。

    这一瞬,值得纪念,天魔域的荒,天魔域的主宰,在自家的地盘,被初阶圣体强行诛杀,成历史的尘埃。

    也或者,是回归天道。

    他的哀嚎与怒吼,即是上苍的写照。

    噗!

    叶辰喷血,强杀天魔荒帝,也付出了毁灭的代价,半个圣躯都炸灭了,血骨曝露在外,连永恒血继都难复原,至此,还染着天魔荒帝的杀意,欲将他斩杀。

    不过,他之战绩,却是逆天的。

    天道之下三荒帝,有一尊已成了永恒下的亡魂。

    逆战伐天的第一战,他已赢了第一步。

    轰!

    未及疗伤,他一步出了天魔域。

    再现身,已是圣魔域。

    这已是他第二次来圣魔。

    第一次,是渡大成劫。

    这一回,是渡荒帝劫。

    噗!噗!噗!

    亿万雷霆倾泻,笼暮了整个圣魔域。

    于圣魔而言,无异于灭世。

    啊...!

    荒帝劫下,成片成片的圣魔,被劈成劫下灰。

    一场天劫,坑杀了一域的魔。

    叶辰无怜悯,依旧伫立在苍缈最峰巅。

    来此,是为疗伤。

    每一尊圣魔葬灭,便会有一缕本源归于他的体内,会成他圣躯养料,也会补充圣体本源,本残破的圣躯,寸寸重塑,冥冥中的秤杆,又一次朝圣体倾斜了。

    “该死。”

    圣魔荒帝嘶吼如雷霆,怒的发狂,并非因叶辰坑杀一域而怒,而是因圣体与圣魔的平衡,彻底被叶辰打破。

    荒帝劫,终是落幕了。

    俯瞰圣魔域,再不见一尊圣魔,只剩一域空壳。

    叶辰望了一眼厄魔域,并未杀过去。

    貌似没时间了,他的永恒战矛,已撑到了极限,而天魔冲七煞,也再难阻挡,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了了。

    又是一步,他到了诸天。

    落地的瞬间,有荒帝的煞气,成光晕蔓延,诸天人触之,如沐春风,外域魔触之,无论是天魔、圣魔亦或厄魔,皆瞬间成灰,哪怕是准荒帝,也一样扛不住圣威,芸芸众生的奋力厮杀,却抵不过他荒帝一脚。

    “圣体霸气。”

    苍生的呼喊,亦是发自灵魂的咆哮。

    一脚力挽狂澜。

    这便是圣体荒帝的威势,除天道,谁与争锋。

    轰!

    圣体的第三步,落在了太古洪荒。

    他现身在了太古祭坛。

    这是第一次,以荒帝的身份来此。

    一个圣魔至尊。

    一个圣体至尊。

    在这永恒的一瞬间,隔空相看,也值得历史纪念。

    “杀、杀、杀。”

    圣魔荒帝咆哮,疯狂冲撞着封印。

    “你我,终有一战。”

    叶辰淡道,一步走入了大阵,一步走入了一代圣魔体内,的确,终有一战,但这一战,世人却望不见。

    啊....!

    只见一代圣魔嘶嚎,痛苦不堪。

    他的魔躯,便是圣魔与圣体的战场,只一人能走出。

    看其神色痛苦,显然是落了下风。

    的确,他的形态,已在变化了,染了一点永恒光,但,就是那点永恒光,成燎原之势,一寸一寸的燃起,他的魔躯,也一寸寸的化作圣躯,是叶辰在同化,要将圣魔一脉的至尊,融入他体内,要的是本源。

    不现世的一战,是惨烈的。

    自外看,不过三两瞬,但在圣魔躯中,或许已是百年千年,圣魔身上然燃起一点永恒光,叶辰都会付出血的代价,直至一代圣魔变做他,才是功德圆满。

    “吾不信。”

    圣魔的怒吼中,也多了哀嚎,半截圣魔躯,已化作了圣体躯,至此,还在蔓延,任他荒帝巅峰,任他威震寰宇,任他代表天道,也一样压不住不朽永恒。

    还真是。

    真正对上叶辰,才知他的可怕,是与天道齐肩的。

    赢了!

    神尊疲惫一笑,能望见那一幕,一代圣魔狰狞的尊荣,已化成了叶辰的脸庞,初阶圣体同化了巅峰圣魔,至尊与至尊间的一场大战,是圣体至尊赢了。

    自此,世间再无圣魔。

    又一尊荒帝,成历史尘埃,也或者,回归了天道。

    轰!

    这一瞬,永恒战矛崩灭。

    这一瞬,七煞降临,没了天魔荒帝,则由厄魔荒帝承载,七轮乌黑的太阳,齐齐炸灭,成灭世的雷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