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 > 烂柯棋缘 > 正文卷 第986章 大义两肩挑
正文卷 第986章 大义两肩挑
作者:真费事  |  字数:3553  |  更新时间:2021-02-23 08:01:49
    “还差点火候。”

    计缘忽然这么说了一句,一边的仲平休同样微微点头。

    仿佛是印证计缘和仲平休的话,无量山的震动持续了一小会之后就渐渐安静了下来,左无极浑身古铜色的皮肤此刻泛着红光冒着蒸汽。

    “嘶……呼……嘶……呼……”

    左无极喘息几口气,然后松开了手,低头看看地面,虽然刚刚感觉到了松动,但大树树根位置的坚石却并无任何裂痕,整棵古树看起来和刚刚别无二致。

    左无极并不气馁,因为他能感应到这棵古树,现在拔不起来只能说他本事还不够,却非对方不认他。

    “计先生,仲仙长,看来在下还需磨炼一下本事。”

    左无极对着计缘和仲平休行礼之后笑着说道,而仲平休拱了拱手。

    “武圣大人能做到这份上,已经令仲某和计先生大为吃惊了,本以为这次此树会纹丝不动的!”

    计缘等人已经再次回到那古树所处的山顶,黎丰上下打量着此刻依然气势惊人的左无极,张大了嘴有些不知所措。

    “左大侠,你刚刚和金叔打得铁一样红!”

    “什么和打铁一样红,有这么夸张吗?”

    左无极打趣一句,然后看向金甲。

    “金兄,这树着实沉重,等我拔起来就有了趁手兵刃,届时你用你的混金锤,我用我的扁杖,咱们好好比划比划!”

    计缘在一边听着心中发汗,心里头嘀咕着不知道这枯死古树有灵,明不明白“扁杖”为什么旷世神兵。

    不过另一边,左无极对金甲的话,倒是让向来沉默寡言的金甲主动开口了。

    “无需多等,我,帮你!”

    左无极微微一愣,还没说什么话,金甲就已经一步步走向枯树,在这过程中身上有金粉般的光芒缠绕,本就魁梧的身躯又壮了一大圈,外表也恢复了金盔金甲赤面赤肤的金甲神将的模样。

    “金叔……”

    黎丰长大了嘴愣愣看着金甲的样子,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见到金甲本来的样子,以前这些年一直是个衣着朴素的壮汉来着。

    计缘和仲平休都没有说话,而左无极一时间也没有出言,看着金甲走到古树边,二话不说就抱住了树身,随后恐怖的巨力发动,就想要拔起古树。

    “轰……”

    整座山峰猛然一震。

    “咯吱吱吱……”

    一种令人牙酸的咯吱声响起,金甲身上的金光也越来越盛,双足之处地力汇聚。

    “嗬……”

    左无极瞪大了眼看着金甲的动作,不过十几息之后,金甲就收了力,那颗古树依然纹丝不动,令左无极莫名松了口气。

    金甲转过身来,看着左无极说了一句。

    “我,拔不起来……”

    计缘笑了笑,宽慰一句。

    “仲道友有言在先,此树绝非力气大就能拔起来的,它等的是左大侠,便会等到左大侠能拔起它的时候,无需为他操心。”

    金甲面向计缘恭敬拱手。

    “领法旨!”

    仲平休在一边笑着摇了摇头,不愧是计先生的护法神将,确实也有些出人意料。

    “诸位初到我无量山,请随仲某前去休息,想要粗茶淡饭还是大鱼大肉这里都有。”

    黎丰下意识望了一圈几乎光秃秃的无量山,这鬼地方连棵草都长不起来,还大鱼大肉?但这位能和计先生有说有笑的仙人应该不会说假话,也就跟着法云一起走就是了。

    果然,仲平休不是一个会故意客气一下的人,回到他常年居住的那一片山,直接在山腹厅堂中摆开桌椅,一盘盘佳肴就从仲平休袖中飞了出来,摆在桌上可谓十分丰富,随再一挥袖,一些菜立刻就变得热气腾腾香气四溢,如同才烧出来的一样。

    好吧,在计缘看来仲平休这种不知道藏了多久的“僵尸菜”,再用这种施法的方式处理,是没有灵魂的,但下筷子的时候他可丝毫不带犹豫的。

    对于黎丰而言,他主要就是在无量山中跟着左无极一起修习武艺,这会在饭后已经由他追着小纸鹤到外头去跑了,而左无极则和计缘一起同仲平休坐在了那开了一个大口的山腹厅堂中,金甲则侍卫计缘身后。

    除了送上《黄泉》全册,并阐述黄泉可能已经降临外,所讲之事自然是关于两界山,更关于当今天地劫数所面临的局势,也是左无极首次真正了解到一些天地的危机之处。

    期间主要是计缘和仲平休在说话,各自阐述这些年来的观察个一些变化,已经思索着可能产生的后果和应对方式,左无极尽管只是听着,更知晓有些事情即便是计缘和仲平休这样的高人也不能轻易说出口,但还是深受震动。

    左无极从没想过看似还算有序的天下,竟然真的已经到了濒临破灭的边缘,天地各方有人夜夜歌舞升平,有人醉生梦死也有人发愤图强,有人虚度有人充实,但千千万万无志之人头顶的老天爷却随时可能塌下来。

    “这么说,先生以为龙族辟荒之事或许会成为那些荒谷孽障的突破口?”

    计缘没有点透,仲平休已经明白一些事。

    “不错,然辟荒之事已成定局,乃是天下水族盛事,此等对于他们来说捕风捉影的事情,便是螭龙一脉能信我计缘,却也动摇不了大势。”

    仲平休抚须沉思。

    “不错,甚至先生都不该告诉应氏,否则应娘娘心有忌惮,可能放弃辟荒违背誓言,甚至导致身死道消,而辟荒之事却不会有太多影响,与其如此,不若让应娘娘继续引领辟荒,至少还能把握一些方向。”

    “计某也是如此想的,劫数不可逆,变数不在辟荒也会在别处,与其如此,不如静候辟荒。”

    仲平休也是无奈叹了口气。

    “实属无奈之举!”

    话虽如此,计缘和仲平休倒也并不悲观,倒是一边的左无极有些沉不住气了。

    “计先生,仲仙长,左某自知力弱,然若有用得上的地方,左某必定倾尽全力相助,绝不会让这人间正道消失!”

    计缘和仲平休的话并没有点透,左无极还以为是天地正道的大劫,可能会让天地陷入乌烟瘴气的邪魔之手,不过这样理解,对于常人来说也同样严重。

    “左大侠可绝非是一股小力,还望在无量山好好修行,或许数十年之内便会有一场旷世大战,届时身为武圣,你的武艺和体魄当是正值最巅峰,一定会让那些荒谷宵小大吃一惊!”

    仅凭左无极此前拔树显露的动静,计缘就深信,借助无量山之地,多则五十年少则二十年,左无极的力量就足以震动天地间任何一人,结出武道最辉煌的果实。

    “计先生放心,左某追寻武道巅峰,绝不懈怠,等我修行有成,一定让师父们和爹娘他们大吃一惊!”

    “武圣大人谦虚了,你如今武圣之尊,已经是让他们都又惊又喜了!”

    “惭愧惭愧,这名号我还配不上呢……”

    左无极难得挠了挠头,武圣的名号太重了,他知道自己可能在武林已经难有敌手,但武圣之名岂能限于江湖武林?更不能是限于数量,现在的他,或许来几尊真魔天妖之流,他就得抱头鼠窜,有什么资格当武圣。

    计缘也劝慰左无极,只是十分认真地对他道。

    “那就让自己配得上,计某希望当需要你左无极站出来的时候,你便是那一个武道之巅的武圣,可好?”

    左无极虽然对自己要求极高,但同样有着世间少有的傲气,只是很少表现出来,如此场景之下,仅仅沉默片刻后,左无极无尽双全正襟危坐。

    “计先生放心,我左无极绝非退缩之人,当需要我左无极站出来的时候,左某人必然手持扁杖,双肩挑起天地大义,武圣之名既然在我身上,左某人必不会辱没此名号!”

    计缘一双始终半开的法眼睁大了一些,对此刻左无极身上的气息隐隐有感,桌案下的手掐动指节,随后缓缓闭眼,再睁开后站起身来向着左无极拱手行了一礼。

    “武圣大人高义!”

    这可把左无极给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回礼。

    “哎计先生,您这可折煞我了,使不得使不得!”

    “哈哈,此劫难度,左大侠当得起此礼,好了,该说的说了,该送到了,左大侠安心在此修行……”

    说着,计缘回头看了一眼金甲。

    “金甲也留在此处修行吧,可以和武圣大人多切磋切磋,苦修武道和体魄,岂能无人对练?”

    “多谢计先生!金兄,看来我们还要相处挺久的,哈哈哈哈……对了,计先生,丰儿他尚且年少,若是不愿意在这里……”

    “嗯,计某在此待上两日,会择机和他谈谈的。”

    “如此甚好!”

    两天后,计缘离开的时候,除了小纸鹤从金甲头顶飞回,恋恋不舍地回到了计缘的怀中锦囊内外,此前一起来的三人一个都没有离开,黎丰居然也坚定的要随着左无极一起在此练武。

    并且左无极和金甲身上,直接携带了逆两仪悬磁阵符,以至于他们身处无量山,将直接承受其真实的重力。

    ……

    计缘一出无量山,此前一直沉默的獬豸就有声音从其袖中冒出来了。

    “无量山那地方实在令我不适,计缘,既然黄泉已降,那么三册书就没必要你亲自去送了,佛印老和尚能帮你跑西域岚洲,恒洲那边可以让九峰山的赵御帮你走动一下,他不是不当掌教了嘛,闲着呢。”

    “好主意!”

    计缘和赵御交情算是不错的,而且他计缘名气虽不小,可九峰山在恒洲的影响力不是他能比的,赵御若能帮忙绝对比他前去的效果好。

    “这就同意了?那咱们去看看黄泉?嘿嘿,我早就安耐不住了。”

    “不,黄泉我去与不去区别不大,我们上长剑山。”

    (本章完)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paoshuzw.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