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 > 临渊行 > 正文卷 第五百五十章 苏云脚踩三条船
正文卷 第五百五十章 苏云脚踩三条船
作者:宅猪  |  字数:3929  |  更新时间:2020-09-16 08:23:30
    未央宫,天后娘娘站在宫门下,看着后廷一座座仙山之间,各宫的娘娘带着宫女们,欢天喜地的收拾东西,准备出发前往外界。

    “娘娘,应誓石被破,可喜可贺。”

    水萦回来到天后的身边,落后一步,道:“仙后娘娘在仙廷主持大局,无暇前来探望,若是知道天后娘娘脱劫,一定会欣喜万分,为娘娘开心。”

    天后闻言,感慨道:“一代新人胜旧人。当年我为仙后,而今换了一朝朝廷,当年的仙后变成天后,又有新人坐上了仙后的座位。”

    仙帝帝丰推翻邪帝之后,登上仙帝之位,自然要立一位仙后娘娘。

    天后是前朝仙后,自然要被剥夺名号,让位与人。不过,她能保留天后这个名号,与仙后这个名号相比丝毫不弱,也显露她高超的手腕。

    水萦回转变话题,道:“晚辈听闻,红罗娘娘已经不再是后廷的妃子,而是休了邪帝,摆脱了与后廷的关系。还有不少娘娘闻讯蠢蠢欲动。她们若是脱离后廷,对娘娘的势力势必是个莫大的打击……”

    她顿住,没有继续说下去。

    天后娘娘迟迟没有回应她,水萦回微微皱眉,继续道:“晚辈是为娘娘考虑。天下之大,其实并无娘娘容身之地,最低仙界中是没有的。娘娘只有一块地,也就是帝廷。只是而今,帝廷是有主人的。”

    天后娘娘还是迟迟没有回应。

    水萦回也不知她的心意,只好继续道:“邪帝生前尚且不是家师的对手,死后更加不是。他的复辟,必会被扑灭。这一点,娘娘应该能看得出来。娘娘应该帮助谁,一目了然。”

    天后还是没有说话。

    水萦回忍耐不住,正要再度开口,这时,天后娘娘不紧不慢道:“本宫不仅仅是天后,同样也是天下女仙之首,天下女仙的领袖,尽管这些娘娘离开后廷,但本宫还是她们的领袖,这一点便足够了。再说,本宫与帝丰联手,暗算了邪帝,岂能回头?”

    水萦回松了口气,眼神明亮,正欲说话,天后娘娘继续道:“水萦回,不要再与帝廷主人斗了。”

    水萦回微微一怔,不解其意。

    天后娘娘道:“本宫会留在后廷,与他作为邻居,两家经常走动。”

    水萦回愈发惊讶,正要询问,天后娘娘继续道:“你比他要逊色许多,你是帝丰教出来的,他是野生的,这一点你就不如他。”

    水萦回颇为不服,但知道天后不喜欢别人插嘴,于是强忍着并不辩解。

    “他其实并没有得到邪帝的传承,他的功法神通都是东拼西凑得来的。你得到了九玄不灭的第一玄,却靠着自己聪明才智,参悟到第三玄。你是知道第一玄后面还有路,他是不知道有没有路却开辟出一条路,并且胜过你。孰高孰低,已经分明,因此你不要再与她斗。”

    天后道:“他有一种你没有的大势,这是他的性格魅力和行为处事带来的。这种性格魅力和行为处事,可以让他来到一个新地方,快速创建凝聚自己的势力,甚至可以与敌人结成朋友。他的势力也会越来越大,最终站稳根基。”

    水萦回皱眉。

    她对苏云的过往并不了解,但却知道,苏云与郎云争夺圣皇,还曾经打过宋命。不仅如此,她还知道苏云刚来到天府不久,然而他便已经聚集了一个庞大的势力!

    这个势力,已然是天府的最强势力,甚至有十多位仙人投靠他!

    她所不知道的是,苏云与梧桐一开始敌人,后来成为了朋友,与玉道原、罗绾衣一开始是敌人,后来也成为了朋友,他还与人魔蓬蒿一开始是敌人,后来也成为了朋友!

    甚至还有帝座洞天,一开始也是敌人,后来就成为了亲家!

    除此之外,还有帝心,还有天后,甚至如果武仙人不是人品太坏的话,多半也会成为他的朋友!

    苏云的势力,的确是在一点一点的壮大,有时候甚至壮大得很离谱,但细细想想,却是理所当然!

    “水萦回,你会发现,这个人会越来越强,这个人的势力也会越来越强。”

    天后娘娘道:“这次,你在帝廷中对付不了他,那就没有下次了。与其与他作对被他格杀,你不如与他为善。”

    水萦回沉默片刻,道:“娘娘,我是帝使。”

    天后娘娘道:“但是你并不信任帝丰。你的同门师兄弟,从没有人得到过更高层次的不灭玄功,为何帝丰不传?”

    水萦回脸上挂着笑容,没有说话。

    天后娘娘道:“帝丰在没有传授你的情况下,你却领悟出他的九玄不灭的第二玄、第三玄。你领悟了之后,便隐藏自己的实力,你是忌惮那些师兄师姐吗?你是你忌惮自己的老师!”

    水萦回浅笑不语。

    天后道:“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你在仙界中看起来很荣光,但一无所有,连命都不是你的。但到了下界,你便自由自在,可以一展抱负。”

    水萦回笑道:“娘娘适才说,娘娘暗算了邪帝岂能回头?但娘娘为何又要替苏某人说话?”

    天后笑道:“你回去慢慢想,你会想明白的。”

    水萦回心神微震,脱口而出:“娘娘不看好邪帝,却看好苏某人!”

    天后瞥她一眼,水萦回心神大震,急忙躬身,匆匆退下。

    她心乱如麻,心道:“娘娘仅仅是因为他解除了应誓石上的誓言,就如此高看他吗?不过,就这样因此而高看他,未免太草率了吧?”

    她猜不出天后娘娘为何会看好苏云,只觉不可思议。

    天后娘娘看向远处,苏云带着莹莹、宋命和郎云正在往外走,沿途许多嫔妃娘娘在招呼他,请他上车,被苏云婉拒。

    “本宫看好他,并非是因为他能进入混沌谷,能够收走应誓石。本宫是因为他能够解开应誓石上的混沌誓言,才看好他啊。”

    天后看到苏云回头向这边看来,遥遥挥手,于是也扬起手挥手相送,面带笑容,心道:“没有人能够解开混沌大帝肢体上烙印的誓言,除了混沌大帝。苏某人身后的人,不止站着邪帝,还有混沌大帝……”

    她不禁打个冷战,低声道:“苏某人脚踩两条船,一脚踩在邪帝这边,一脚踩在混沌大帝这边,还能借他们的大势,真是奇才!本宫正是因为如此,才看好他啊。就算他失败了,本宫也没有损失,但他若是成功了……”

    远处,苏云回过头来,一边向外走一边向莹莹学习仙道符文,把更多的符文娘烙印在自己的黄钟上。

    先前时间紧迫,他不求甚解,将这些仙道符文直接烙印在神通上,并没有细细感悟领会符文的意义,这时空闲下来,才来得及学习和琢磨。

    天后给的仙道符箓宝卷,比白泽氏的典藏要完备了太多太多,苏云索性从头学起,把三千仙道符文学习一边,再慢慢参悟。

    只是这样学习的话,肯定旷日持久,花费的时间极长。但好处就是,根基无比稳固。

    他们穿过第一福地,来到仙门处,帝心还在维系仙门的开启,见到他们走出,这才收回那些仙帝怪物。

    这时,那些娘娘们也乘坐着宝辇从第一福地中驶出,见到帝心,都是吃了一惊。

    合欢娘娘泼辣得很,上前便是一口唾沫飞出:“呸!老贼!”

    苏云连忙止住,道:“这位帝心,邪帝心脏所化的神祇,并非邪帝。诸位娘娘请爱小生,给小生一个薄面,放过他吧。”

    娘娘们纷纷笑道:“我们还以为是邪帝,差点便被吓死了。因此欢欢不要命了呸他一口出气,好在不是邪帝。”

    那些娘娘纷纷指着帝心道:“你悔改罢!”

    帝心一脸茫然。

    娘娘们驾车往外走,合欢娘娘笑道:“帝廷主人说请爱你,而今娘娘我是孤家寡人了,你给娘娘寻一个可靠的汉子……”

    她还未说完,宋命连忙跳上她的香车,笑道:“不牢圣皇与你寻,我来帮你寻一个。娘娘,你看我使得么?”

    合欢娘娘眉目含情,笑道:“使得倒是使得,不过你说你家有一房夫人……”

    宋命脸色微变,这才想起家里还有一房夫人,心里一哆嗦,便要溜出香车。

    合欢娘娘见状,心知不妙,一拳将他放倒在地,赤着脚踩在脸上,喝道:“我不介意你家还有一房夫人,但不许你招惹第三个!若是敢招惹……”

    她伸手抓来两块鹅卵石握在手中,重重一捏,两块鹅卵石化作齑粉:“便如此卵!”

    宋命面色如土,忙不迭点头。

    合欢娘娘化嗔为笑,连忙将他扶起,倒入他的怀中,软玉温香,轻声细语,脚趾一勾,放下了车帘。

    那香车一路去了。

    郎云见状,又是艳羡,又是幸灾乐祸,笑道:“我又少了一个干爹。宋命此去,当如其名,送命在合欢娘娘之手了,跳不出去,逃脱不能。”

    其他宝辇香车也自向外驶去,苏云连忙高声道:“几位娘娘,这条路上多有危险!”

    也不知那些娘娘有没有听见。

    过了不久,苏云等人原路返回,只见路上哪里还有什么凶险?都被这些娘娘一路横推过去,便是那道绳桥下的霞光深涧中的千臂旧神也被这些娘娘驱散,不知跑到何处去了。

    苏云等人赶到黑棺森林,只见这片森林仙树被娘娘们连根拔起,便是根毛也没有留下,被扫成白地!

    苏云暗惊,随即又是大喜:“有这些娘娘在,说不定帝廷的危险便都可以清除了,剩下我不少劳动。”

    此次帝廷之行,收获多多,苏云最满意的便是仙道符箓宝卷,有了这些符文,他的神通最底层刻度便可以圆满!

    从此神通运行,便不会出现崩溃的现象!

    第二大收获,便是结识了这些各具风采的后廷娘娘。

    她们离开后廷后,肯定会定居在天市垣或者帝座、钟山等地,与自己做邻居,天市垣的安全便有了保障。

    甚至,天市垣有难的话,天后也会施以援手!

    “就算武仙人半年期满离开,我也无需担心天市垣的安危了。”

    苏云只觉一阵轻松,与帝心、郎云快步向仙云居走去,远远只见武仙人守在仙云居外,面色凝重紧张。

    苏云疑惑,走上前去,道:“武仙为何不进入仙云居?”

    武仙人见到他终于从帝廷中走出,如释重负,声音沙哑道:“有人想见你,已经在仙云居中等候多时了,你快点去吧!”

    苏云狐疑,走入仙云居,心道:“能让武仙也不敢进入仙云居的人,好像不多,难道是邪帝来了?”

    他心头一突,转身想走,迟疑一下又停下脚步,硬着头皮向仙云居的正殿走去。

    “躲是躲不过的,索性便要死鸟朝上……”

    苏云走入正殿,只见少年白泽神态拘谨的陪伴着一个大头少年。

    “这么大的脑袋,我也不认识啊。”

    苏云含笑走去,向白泽悄声道:“他是谁?”

    白泽苦着脸道:“倏。”

    “原来是你叔父。”

    苏云面色肃然,向那大头少年殷勤招呼。

    “不是我叔,是帝倏。”

    白泽面色更苦,道:“帝倏之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