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 > 太初 > 正文卷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赤练遗影九道宫
正文卷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赤练遗影九道宫
作者:高楼大厦  |  字数:8424  |  更新时间:2020-06-30 08:19:49
    太初是奋进的,秦浩轩没有看到哪个大教内的弟子,修炼起来,如同太初弟子这般疯狂,所有太初弟子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让自己变的更强,唯有如此,等他们离开此地,找普光阁报仇之时,他们才能为太初尽更多的力。

    太初却又是平和、安全的。

    因为在太初内的都是太初的弟子,大家是不会自相残杀的。

    让太初七子留在太初,他们无法体会到人心险恶,不会遭遇生死危机。

    想要让他们破而后立,唯有将他们送离太初,让他们进入人类社会之中历练方可。

    秦浩轩带着太初七子离开了太初,将他们带到了凡人的世界之中,他们如今也是凡人,而这凡人世界之中,则是充满了尔虞我诈、阴谋算计、欺压、迫害,唯有进入这里,他们才能破而后立。

    “既然路是你们自己选择的,那一切都要由你们自己承受,今后的路,也要由你们自己去走。

    当初,我在外面的世界所收的徒弟海敖,我在教导他的时候,也是这般,放任他外出闯荡,没有在去管他。而你们,同样如此。不要认为我会守护着你们,没有人会管你们的。

    我不会管你们的生死。

    在这里,你们死了,便是死了,一切,都要靠你们自己。”

    秦浩轩说完之后,便消失在了太初七子的视线之中。

    只是他并未离去。

    飞到五里之外,他看着身后淡淡道:“既然来了,便出来吧。”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秦忆蓝的身影出现。

    “既然你和他们七人有缘,那便由你偷偷跟着他们吧。你可以在关键时刻救下他们的命,可你救下他们同时也是毁了他们,究竟何等情况下才可以出手,由你自己决定。你不是说你自己长大了吗?

    我这里有训练他们的方式,也一并交给你吧。”

    秦浩轩说着,身前凝聚一团金色的光芒,抬手一挥,金光漂浮在了秦忆蓝身前。

    秦忆蓝手下金色光芒,一脸坚毅道:“父亲放心,我一定会将他们七个一个不少的,完完整整的带回太初。”

    “我等着那一天。”秦浩轩说完之后,很快离开,返回太初。

    张狂并未去送太初七子离开,他留在了太初,留在了太初议事大殿之中。

    秦浩轩走入大殿,低声道:“你不去看看他们吗?”

    张狂沉默不语,半晌他才缓缓开口道:“不去了。每个人的路都不同,他们的路是他们自己选的。既然选了,那走便是了。所有人,都要长大的。”

    两人说话间,大殿外,一个太初弟子迅速走了进来,看到站在大殿内的秦浩轩微微愣了一下,很快禀报道:“掌教,赤炼子已带队返回,稍后便会前来向掌教汇报。”

    “赤炼子!”

    秦浩轩闻声,脸上抑制不住的露出一道兴奋之色,可很快,他双眸中却又露出一道怪异之色,满是不解的望向张狂:“赤炼子他……他不是死了吗?”

    当初赤炼子在外战死,还是他亲自收的尸!

    “这赤炼子,并非你所说的赤炼子。”张狂长叹一声道:“在我太初,凡是因为特殊的原因离开此仙王之墓者,我们太初是有规定的,他们的弟子,都是可以选择继承他们的名号。如今的赤炼子,正是继承了老赤炼子的名号。”

    秦浩轩微微皱眉道:“我自是知道这规定,只是以前这规定是只有堂主出现意外,才会让门下弟子继承,想不到,你竟还有如此一面,离开仙墓者都可人那个弟子继承。”

    “这规定不是我定下的。”张狂说着,从掌教座椅上走了下来,一边走一边说道:“这规定是你家徐羽定下的。我还要去修炼,正好你回来没多久,你也是太初的副掌教,也应该熟悉太初的一切,一会我便不出面了,由你来接受赤炼子的汇报吧。”

    张狂说着已是离开大厅。

    秦浩轩也未去拦张狂,张狂的七个孩子全部都选择了废去修为,欲要破而后立,身为父亲的张狂心情定然不好。

    张狂离开不旧,一道身影出现在大殿之中。

    这是一个看起来尚算年轻的面孔,只是这脸上却充满了饱经风霜的成熟,他迈入大殿之中,刚刚想要向着掌教行礼,可看到站在他眼前的这张面孔,他却是一下愣住了。

    “秦掌教!”

    赤炼子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他师父一直坚信的没死的秦副掌教回来了!只可惜……师父他老人家看不到了……

    自从师傅离开这仙墓之后,赤炼子便甚少在太初之中呆着了,他常年都是在外历练,算算时日,他都已经有五年时日没有回到太初了。

    他一声一声,重重的磕着头,磕的整个大殿的地面都晃动起来,

    当他磕完头再抬起时,他的脸上早已挂满了泪痕。

    当初,还在老太初的时候,副掌教秦浩轩曾经为他的师傅老赤炼子续命过,当时他便在。

    秦浩轩,是他恩师的救命人人!

    而他的恩师,自从来到这仙墓之中,一直都闷闷不乐,几乎不会流露出笑容,唯有每当说起秦浩轩的时候,恩师的脸上才会流露出笑容。

    而今,他终于见到了副掌教秦浩轩!

    “原来是你继承了赤炼子的名号。”秦浩轩认出了眼前之人,便是当年一直跟在老赤炼子身侧的年轻弟子,他上前将赤炼子扶起:“是你继承了赤炼子的名号,好,好啊,真的好!”

    秦浩轩连说了三声好,望着眼前的赤炼子,感慨万千,老赤炼子,他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赤炼子看着秦浩轩,不由的想起他的恩师。

    许久,他才擦干眼帘,看着秦浩轩道:“秦掌教,恩师在世的时候,曾经说过,你一定还活着,恩师更是说,将来你一定会找到太初的,所以给你留下了一样东西。

    只是家师没有等到您的到来,便离开了仙墓,如今家师给您留下的东西在弟子手中,弟子拿给您看。”

    秦浩轩脸上露出一道意外之色,他倒是没有想到,赤炼子还给他留下了东西。

    他很快离开大厅,随着赤炼子而去。

    老赤炼子当年的洞府仍旧保留着,洞府内外,都很是干净,显然是常有人来打扫。

    洞府之内,更是异常的简单,除了一张石桌,两张石凳,一张床,一个木箱,一个蒲团之外,再无它物。

    看得出来,老赤炼子过的很是简单。

    赤炼子将房中唯一的一个木箱打开。

    “养吾剑。”

    秦浩轩一眼看到木箱之中的长剑,那是赤炼子的养吾剑,箱中除了养吾剑外,还有一块留影石。

    赤炼子悄悄走出房中,只留秦浩轩一人在房中。

    片刻之后,留影石中,照射出微弱的光芒,赤炼子的身影出现。

    他只有一条手臂,端坐在一块光滑的大石头上,须发皆白,脸上布满皱纹,整个人看起来很是老态。

    他看着空无一人的对面,缓缓开口道:“小秦子,我说这话可能真的很老土,但事实却是如此。当你看到这个影像的时候,我应该是不在了。

    当然,这也是好事,因为你能看到这些,也代表我猜的没错,你小子真的没死。呵呵,挺好的,真的挺好的。”

    老赤炼子说到此处,苍老的脸上露出一道顽童一般的笑容,显得很是开心:“这样一来,难受的就是你,而不是我了,也让你尝尝我这些日子的心情。怎么样?不舒服吧?”

    老赤炼子在笑,秦浩轩却是在哭,他擦拭着眼角的泪水,虽然只是面对这一块留影石,却还是嘴硬道:“你忘了,我以前恨不得你死?”

    “你是不是在说,恨不得我死啊?”老赤炼子坐在石头上,伸出他的独臂指着空无一人的对面,似乎是在指着秦浩轩一般说道:“这次你如愿了,开心吗?”

    “开心,我开心……”秦浩轩说着开心的话,刚刚擦干的眼角却是再次湿润了。

    老赤炼子收回手臂指,慢慢的从光滑的石头上站立起来,长叹一声道:“其实,对你我是很放心的,对太初我也放心。有你在,有张狂,有徐羽,有你们在我不担心太初。我放心不下的是那几个不成器的弟子,那几个弟子,你帮我照顾一下。

    还有,有时间,去我的坟头,找我聊聊,给老头子带点好酒。如果我还有坟头的话。”

    说道最后,老赤炼子嘴上说放心太初,最还是不放心的又说了一声:“看好太初。”

    “你放心吧,我看的一定比你看的好。”秦浩轩擦干眼角的泪水。

    老赤炼子说完走到光滑的石头下,便为背靠着石头,继续说道:“老头子我修炼,也有些感悟,有些体会,虽然说,你小子成长的速度极快,可能看不上老头子我的东西,可我还是想要和你说一说……”

    老赤炼子开始讲述他修炼的体会,讲述他研究的新的法术。

    秦浩轩就这样对着留影石,听着老赤炼子的讲述,眼泪不受控制的再次流出。

    他就这样一只在这里呆了一天一夜,反反复复的不断看着老赤炼子的留影,老赤炼子每次说话,他都会自言自语的回话怼老赤炼子,就这样不断的反复观看了许久,一天一夜之后,才关闭了留影石,走出老赤炼子的洞府。

    洞府外,赤炼子看到秦浩轩走出,立时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秦掌教。”

    秦浩轩望着这个双目通红,显然昨天哭了许久的新赤炼子,声音沙哑道:“从现在起,你便跟着我吧。我们先去你的洞府。”

    “是。”新赤炼子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很快带着秦浩轩来到他的洞府。

    他的洞府距离老赤炼子的洞府并不远,而且和老赤炼子的洞府一般,洞府内异常的简单,并无太多陈设。

    秦浩轩沉吟了一下,出声道:“开放你的神识,我要看你如今修炼的一切。”

    “是!”赤炼子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完全开放了他的神识,别说是开放神识,眼前的乃是他们太初的传奇,是他恩师的救命恩人,无论秦浩轩让他做什么事,他都会照做!

    秦浩轩研究着赤炼子的神识,一点一点的慢慢研究,一点一点的思考着。

    他没有立刻指导赤炼子修炼,而是思考了许久之后,这才示意赤炼子关闭神识,而他则开放了他的一部分神识。

    他的神识太恐怖了,而且他所掌握的太多太杂了,他完全开放神识,赤炼子根本承受不了,便是能够承受,有太多高深的感悟,赤炼子也根本看不懂。

    即便是如今开放的这一部分神识,赤炼子也无法完全明白,他需要亲自演练,亲自解说,放能让赤炼子明白。

    终于等赤炼子明白他所开放的这些神识之后,秦浩轩这才收回神识,声音也变的严厉了几分道:“你再次修炼,以后每过半个月去找我一次,我要考校你的进展。”

    说完之后,他离开赤炼子的洞府,返回妙仪峰,回到了他的家中。

    家中,徐羽一手抱着一个孩子,逗弄着这两个小家伙,两个孩子的五官看起来长开了一些,这两个孩子,被逗的咯咯笑着。

    徐羽的注意力一直都在这两个小家伙上,看到秦浩轩到来,只是说了一声回来了,接着便不再理会秦浩轩,而是一心逗弄着这两个小家伙。

    秦浩轩看到这两个可爱的小家伙,也是越看越喜欢,很快跑了过去,从徐羽的怀中接过两个孩子。

    也不知道怎么的,徐羽抱着还笑个不停的俩孩子,才被秦浩轩接过去,立时哭了起来,哭的秦浩轩手足无措。

    “好了,看个孩子都不会看,你也不是看孩子的料。”徐羽埋怨了一句,接过两个孩子一边哄着两个孩子,一边向外赶这秦浩轩道:“你没事在这呆着做什么,孩子我看便行了,你还不赶紧去修炼的?”

    她知道秦浩轩刚刚对轮回有感悟,是明摆着还差得远,有机会继续冲击。

    “好吧,好吧,有了孩子忘了夫君。不过,在闭关冲击之前,我需要先去观悟一下仙墓之中的大阵。”

    秦浩轩离开前往古今第一阴阳仙王的大阵处,观悟阴阳大阵,观悟生生不息的阴阳之气。

    他发现,这阵法真的太过高明,古今第一阴阳仙王也比他高明了太多太多。

    这阵法,他破不开!

    观看了一个月的大阵之后,他终于离开,回到太初,准备闭关。

    只是才回到太初,古云子便匆匆找了过来。

    “秦掌教,终于找到你了。”古云子看到秦浩轩,长出了一口气。

    秦浩轩满是不解的看着对方,问道:“小孟你找我?有什么事?”

    古云子闻声,立刻回道:“秦掌教,找您是想要让您暂代掌教一职。”

    “让我暂代掌教?”秦浩轩指着自己越发的疑惑起来:“不是有张狂吗?”

    “张狂掌教云游去了,他说他要去天下行走,或许能有所感悟。”古云子说出原因。

    秦浩轩顿时明白过来,什么云游,寻找感悟机缘,张狂分明是不放心太初七子,去寻找太初七子去了。他微微点头道:“既然如此,按说我应当暂代掌教,不过我也很快要闭关了。”

    古云子心累,掌教跑了,徐羽副掌教刚生了孩子,一心照看孩子,秦副掌教也不见了人,这些日子可是愁死他了,好不容易,终于秦掌教回来了,却说便要闭关……

    “我这一次闭关的时日会比较长,这样吧,这个掌教还是由你暂代吧。”秦浩轩说着,看着古云子问道:“你的修为如何了?”

    “回秦掌教,我如今已拥有一座仙宫了。”古云子都无语了,本来是找秦掌教暂时管理太初的,这转眼间变成了他暂代掌教一职了。

    “一座仙宫,这么快便拥有一座仙宫了,当真不易。”秦浩轩面露喜色,太初真的是越来越好了。

    他很快离开,去看了看赤炼子的修为,让赤炼子不要过于着急,循序渐进的修炼。

    然后回到家又看了一眼两个孩子之后,便前去闭关。

    他知道,这一次闭关,他会闭关很久很久,这一次,他要创造真正的轮回了!

    自古至今,修炼轮回之力之人并不少,无论是修为高低,无论大家对轮回的理解如何,所有人研究的轮回的方向,几乎都是一个方向。

    秦浩轩双腿盘膝而坐,皱眉思索,轮回,可以看做是一种秩序。

    世间万物,都在遵循着轮回的秩序。

    可既然是秩序,那么应当有维护者,轮回的秩序又是谁来维护的?

    这种秩序又是何等秩序?

    人先出生,然后成长,从孩童变为青年,达到巅峰,然后慢慢开始衰老最后死去,一株草、一株花、一棵树,也是这般……

    这是一种生死的秩序。

    可轮回的秩序,不只是如此,如果只是生死方面的秩序,那应该叫生死轮回,完整的轮回并不只是生死轮回会才对。

    真正的轮回,应当是任何一件事,任何一种发现的方向,任何一个物件,天地之间的一且都应该在轮回之中存在。

    而自己的轮回又是如何的?

    秦浩轩自视自身轮回,他的轮回可以短暂的将时光轮回,比如说,他受伤,他的轮回可以将时光轮回到受伤之前,这样他的伤势便恢复了。

    别人的攻击坠落,也可以将时光轮回,让那攻击消失。

    他甚至可以将一个人的时光轮回,比如对方大限将至,他可以将对方的生命再往后轮回一段时间,直接让对方轮回到大限来临之时。

    他的轮回,可以说,其实是一种时间上的轮回,可以控制时间。

    只是无论是时间加速,还是让时间倒流,那都只是轮回中的一部分。

    何况,时间轮回,自己真的明白了时间吗?

    人们将日生日落,定义为一天。

    然后又将三十天定义为一个月,十二个月定义为一年,一年有三百六十天。

    所有人,包括他从一出生,便知道,太阳升起落下,然后到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便是新的一天到来。

    所有人都知道,何为一天。

    可这一天究竟是怎么来的?

    秦浩轩抬头望天,他发现,他所在的这个世界,这瑶池或者说是古今第一阴阳仙王仙墓中的世界,星辰也是有异动的,而这一方世界也是围绕天际的太阳旋转的。

    围绕太阳旋转一圈,定性为一年。

    可这究竟是空间还是时间?

    这分明是空间之上,围绕太阳旋转了一圈,为何却片片用时间来定义,将之定义为一年?

    他一向认为,时间便是时间,空间便是空间。

    可这样看来,似乎时间只是空间的一部分,或者说,时间是空间的一种表现的形式?

    秦浩轩越想却越是迷惑起来。

    之前,他感觉,他找到了他的轮回知道,可如今,他却发现轮回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复杂的多。

    他如今有些明白,为何无论是轮回仙王还是轮回魔尊,生死轮回之中下功夫,将对轮回的研究放在了生死之上。

    他们可以成就仙王,难道没有想到,轮回的意义?没有发现,轮回不只是生死?

    恐怕他们也发现了,可他们也发现,轮回所蕴含的太广,太大了!

    而生死,是最为明显的轮回,所以他们才在这最为明显的生死轮回之中做文章!他们也是因此,都成就为仙尊,站在了世界的顶点。

    而自己呢?

    如同他们一般,从生死入手?走他们已经走过的道路?

    不是开拓者,自己还能够走到顶峰?

    何况,这一世,还有轮回仙王和轮回魔尊的二世身,他们的二世身,恐怕也是从生死之中入手。

    生死之中入手,并不适合自己,不适合自己的轮回之道。

    何况,这天地是在变化的,自己刚刚创造出了功法,改变了这一方世界的天地之道。

    从功法入手!

    从自己刚刚创造的万事功法,从本源处入手!

    秦浩轩感悟自己所创的功法,感悟万物本源,感悟轮回。

    慢慢的,他发现轮回并非是永恒不变的!

    轮回会在漫长的时间环境,或者一个极短的时间环境之中,又或者叫做空间的环境之中,周而复始。

    可最后,它又会被新的轮回秩序所替代。

    老的轮回被代替了,那么如果不是代替,而是合并到一起呢?

    那样会不会应该算是一个更大的轮回?全新的轮回?

    这何尝不是一种创造?

    秦浩轩思索轮回,思索创造。

    不知不觉间,三年时间已过。

    秦浩轩突然想明白了,无论是轮回仙王还是轮回魔尊,他们都没有错,他们若是错了,恐怕也无法成就仙王。

    可他们和自己又是不同的,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们是以这方天地原来存在的事物为基础,再创造研究新的一切,而自己却不再想用这一方时间存在的固有的事物和规则。

    也许,他们曾经也想过,不再用这一方时间所固有的事物,所固有的规则,可是他们找不到入手之处。

    这一方世界衍化了无尽的岁月,你能够想到的,别人也会想到,而别人想到过的,做了,便已是这一方世界存在的。

    你是天骄,难道别人便不是天骄了?

    何况,天地之道,也是在不断变化的。

    想要从无到有,创造新的存在,还要与自身的轮回之道切合,这何等的困难!

    其实,自己在之前也无法找到新的入手之处,可是如今,自己却有了!

    因为自己创造的,全新的功法,与这个世界所有功法都不同的功法!

    自己可以创造一个新的轮回,不过,想要创造新轮回,自己必须要有维持轮回的力量存在。

    至于生死轮回,自己其实也是可以借鉴,可以用的。

    只需要最后,自己将之语新的轮回融合,融合成全新的轮回便是。

    便如同自己观察到的,新的轮回代替老的轮回一般。

    秦浩轩终于完全明悟!

    生死轮回,可用,毕竟,那是可以看到的,最为基础的轮回。

    如何完成生死轮回?

    如今,人死了,便是真正的死了,是无法再轮回复活的。

    修仙者会是,修仙者也有生死大限,而普通人呢?他们也是有天人五衰的,普通人受到的疾病,其实便是天人五衰的一种表现。

    他们最后死去,其实便是消耗了他们所有的力量,最后天人五衰而死。

    不过,那些天人五衰而死,是自然死亡,可若是还没有天人五衰之前就死掉了呢。

    一个人,倘若是被人杀死,那他的死亡算什么?

    受到重创,身体受损,这是不是也可以看做是天人五衰的一部分?

    那么,身体直接被轰成齑粉呢?也算吗?

    秦浩轩不由的又想起了自己曾经的鬼王小黑,那些寿命还没有到终点的人死亡之后会产生一股怨气,那些气息,杂乱无章。

    可是若有力量去引导梳理最初的那些杂乱无章的力量呢?

    这似乎和六道轮回法及其相似。

    只是六道轮回法乃是自己自身的之法,而且已是修出,五道不同的轮回体。可若是将自己在内的六道体看做是六个空间呢?

    秦浩轩不断的思索着,转眼间,又是五年时光走过。

    突然间,这一日,秦浩轩骤然睁开双目,他所在的这一方空间,光华冲天而起。刺目的光华,将这一方天地照射的无比明亮,此时分明是百日,可这光华照射的强烈对比下,让人感觉仿佛刚才是黑夜一般。

    光华璀璨异常,却又没有一点刺目之感,这光辉似乎无比的融合。

    一股股精纯的灵气,更是以秦浩轩为中心,向着四周汹涌而去,浓郁的灵气,似是天际星河一般无边无际,浩瀚无疆。

    整个太初之中,所有的弟子尽数抬起头来,向着秦浩轩所在的山头望去。

    所有人都看到了天际之上,那璀璨的光辉,都感受到了那无比浓郁的灵气。

    这一刻,整个太初甚至都疯的颤抖起来。

    虚空之上,烈日、月亮,同时升起。

    日月同升,当空而立,四周,璀璨群星拱卫。

    “这是天地异象?”

    “这光华,我从未见到过如此明亮的光华!”

    “好浓郁的灵气,在这灵气之中,我甚至感觉,我呼吸的每一口空气似乎都是甜的。”

    天际之上,一尊无比巨大的虚影浮现,和虚影宛若实质,他脚踏大地,头顶日月。

    “秦掌教!”

    “这是秦掌教,掌教引发了天地异象!”

    “是秦掌教突破了!”

    一众太初弟子很快认出,虚空之中的虚影乃是他们太初的传奇秦浩轩!

    太初之内,一位位长者、堂主老弟子更是纷纷反应过来,连声道:“还都愣着做什么这等好机会,还不快快修炼!”

    “此乃千载难逢的良机,收敛心神,修炼感悟!”

    一名名弟子很快盘膝而坐,吸纳灵气。

    而一众长者则是望着头顶之上,虚空之中,一座巨大的仙宫虚影浮现。

    仙宫浮现之后,急速凝固,转眼间功夫已是极其凝实。

    此仙宫却是与之前的仙宫完全不同,仙宫巍峨,无比巨大,却是并无寻常仙宫之墙体、瓦砾,它看起来完全是一方独立的世界。

    这仙宫之中甚至还孕育着无数的生灵,有鸟虫,走兽、草木、花树,甚至还有这一个个的人类。

    隐隐约,似乎有孩童哭啼声、行商走卒吆喝声,练武声,巨兽吼叫声传出。

    慢慢的,和仿若单独世界一般的仙宫边缘,白玉一般的宫墙浮现,两扇大门之上,浮现出漆黑的匾额,上书两字。

    【地府】

    两字一成,太初所在的这一方瑶池世界,疯狂的晃动起来,一时间,地动山摇,虚空碎裂。

    太初之内一座座山峰从中间断裂,大地不断龟裂。

    太初之外,太初七子的凡人世界之中,一道道河流之中,河水泛滥,海潮暴涨,山川挪动,洪流爆发!

    这一方世界,似乎陷入末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