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 > 封魔殇 > 第863章 故地重游,再见故人
第863章 故地重游,再见故人
作者:山茶不泡水  |  字数:6081  |  更新时间:2021-09-19 08:03:43
    离开圣城中州之后,封晟等人便继续搜寻所谓的地脉节点,一路南行:

    途中封晟灵感大爆发,想出来那么两处地方-西天大雷音寺和玄域东南的一座小城源晶城。

    这两个地方封晟也是当做一对想到,火与冰,封晟曾经到过这两个地方,并且很是符合这点特征,其中的情况很是适合。

    有那么一点,封晟在于冥王焱的谈话中没有提及的:

    当初进到那生命禁区的时候,他看到的不仅是冰与火,两者的分布好像就是一个太极的图案!

    而在玄域的地图上去找西天大雷音寺的和源晶城这两个地方,恰好处在一条线上,仿佛整个玄域都像是以之为极点分布。

    西天大雷音寺的自然是不用多说,佛门所选中的地方,其中的不凡不应多说,封晟也曾有幸见识过西天大雷音寺的地底的矿脉,感受过其威力,符合火属性之地的表现;

    但是这个源晶城,无名小城,倒是出奇了。

    或许是封晟刚刚处理一通拜神火教,想到故友离火道人,想起那一座城市,也就记上了。

    正好顺道去吧。

    在去源晶城的路上,封晟一伙顺利与前来找自己的妖月姬等人遇上。

    “月,不是要你好好在流云城待着的吗,你怎么跑出来了?”一见面,封晟便是好奇问道。

    那夜以后,明白过来妖月姬究竟想要做些什么,封晟这心也是安定留下来,不怕她冒冒失失集结队伍反攻地域,而且看妖月姬现在带的这些个人马,零星之数,去地域也是自寻死路。

    “我是特意出来找你的,有贵客来了。”妖月姬轻声说道一句,随即立马贴上封晟,对其耳语念叨一番,说了一下流云城的状况,继而说道:

    “所以,你是打算现在返回流云城,还是说继续在外面寻找这地脉节点?”

    “...”

    封晟思忖一番,拿定了主意,说道:

    “虽然有点失了礼数,但是目前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一番,就先让她先耐心等等吧,流云城内也是很不错,让他们单独相处,不掺和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

    “既然你也来了,那就陪我去一个散散心吧。”

    “好。”妖月姬直接答应了下来。

    在冥王焱来到流云城之后,她和封晟的关系便缓和下来不少,不管是作秀给焱看的,还是说目的已经达成,没有必要再闹下去,主动和好,而且没有封晟陪伴,留在流云城也是孤寂无聊,散散心也挺不错的。

    ...

    源晶城前火云山,

    离火道人的火云观就设立在这火云山巅。

    昔日封晟经常与离火道人那火云观众比武论道,“火云观惨案”之后,封晟暗暗说过处理完事情之后回到这儿给他赔罪道歉,没有想到中间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封晟也将之耽搁了下来。

    停在这火云山前,看着那一条蜿蜒曲折的古道,感触颇多,封晟也是犹豫究竟要不要上山。

    “封爷爷...”

    “晟,上去祭奠一番吧。”林枫和妖月姬两人在封晟身旁劝说一番道。

    当初,“火云观惨案”闹得沸沸扬扬,加上有拜神火教炎曜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一番,几乎可以说是天下皆知了,而封晟和离火道人之间的关系,两人也是清楚,帮封晟做主一回。

    “好。”封晟不多矫情,携手妖月姬一级一级登山至顶。

    走在这一条山道之上,封晟他们几个也没有遇到一个前来游览之人,很是荒凉,到达山顶之后,四周一片被焚毁的痕迹,断壁残垣,甚是凄惨。

    离火道人乃是拜神火教的元老之一,虽然是被贬黜到了这片荒凉之地开宗建派,但是这份渊源与联系不会轻易割断,出于拜神火教的威势,也没有人财迷心窍想着来这让人寻宝寻机缘,得以完整保存下来。

    看着眼前这些痕迹,过去的一幕幕就又浮现在了封晟脑海之中:

    贪欲迷人眼,兄弟终反目,乾坤魔塔力量泄露、毁灭一切的大火...

    “当年离火老兄你听信了孽徒的花言巧语,动了歪心思,惹得大祸,不曾想竟然会导致这么一连串的后果,若是你知道会发生的一切,不知道你会不会后悔,会不会后悔宠爱错了人...”封晟看着这废墟念叨几句。

    “火云观惨案”,封晟为了维护旧友的脸面而选择了默默承受这一切,只是后来的发展不由得他所把控。

    在这其中,封晟从始至终没有后悔杀了离火道人那个背弃师门,改投他人的宝贝徒弟元真,倒是对他的傻徒儿元淳感到很是惋惜,真心实意,就因为不善言语,不知道如何讨人喜欢而在争宠中落了 下风,最后被自己的师父无情抛弃。

    当然,至今为止,封晟都不华裔,拜神火教炎曜或者是教中的其他人乃是因为离火道人和“火云观惨案”而对付自己,一个借口而已,不会有多少人真的在乎离火道人他的死活,在他离开圣城中州拜神火教总部的那一刻起。

    “昔日我最为贪恋离火老兄你这观中的美酒,每此到来都要与你一醉方休,今天前来祭拜,就只能够拿我的一点酒水来代替的了,还请见谅,不要介意。”

    说着,封晟从空间戒指之中一坛坛的美酒径直倒在了地上,鞠躬行礼,敬酒祭拜。

    待了许久,一个人聊了许久,不想多打扰故友的安息,封晟如来之前一般静静走下山,仿佛没有来过一般。

    下了火云山,封晟便让流云城之人在这附近仔细搜寻一番,指出那么几个地方要他们着重关注,当年封晟来片地方的时候还觉得没有什么异常,各有机缘,但是现在联系起来真就觉得不一般的了,那种不一般的寒冰玉髓矿脉给封晟不小的印象。

    而封晟呢,他则是想要和妖月姬在这附近好好转转。

    在进源晶城之前,妖月姬突然有点不适,引得封晟一阵的担心,幸得当地人指引说这附近除了一个医圣,便想着带妖月姬先去看看,

    “离这儿不远处有一位姓童的神医,医术高超,医德无双,救济穷苦,宅心仁厚,相信他应该能够帮上你的妻子。”

    “姓童?”封晟愣了一下,思绪飘飞,念及往事故人。

    “晟,不必了,不过是一点小毛病,许是这些天来奔波劳累,累着了,只要好好休息一下就好的了,不用这般大费周章的。”妖月姬劝阻道。

    身体这么快会有明显的迹象,这点还真的是大大出乎妖月姬的意料,第一次没有经验,她还真的有点不知所措了起来。

    “要,不然出现任何的问题,我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封晟执拗,或许是经历过同样的事情,小病熬成大病,心痛不已,所以绝不会允许再发生一次,由不得妖月姬耍小性子,同时意味深长说道一句:

    “而且,我对这位医圣很感兴趣,想着去见上一见...”

    “...”妖月姬深谙,点头同意,经封晟这么一说,她自己也有兴趣想着去认识一下这人。

    这位医圣在当地名声非常之大,毫不费劲封晟二人便找到了其住所:

    这医圣的医馆就开在这药山同往源晶城主干道不远的地方,很是显眼,老远就能够望到。

    医馆乃是用林木搭建而成,没有任何的装饰,看上去有几分的简单,但是遮风避雨还是不成问题的,在医馆前有不少的簸箕成着药材晾晒着。来这医馆的人很多,从屋内就排出到屋外,形成一条长龙。封晟老实带着妖月姬排队,顺便跟他们聊一聊这所谓的医圣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

    “先生,你是外来人吧?可能不了解我们这位童神医,他可算得上是我们这儿的一宝。”

    排在封晟他们面前的是以为大娘,听到封晟他们这么一问,当即是各种溢美之词,脸上洋溢着真诚的尊敬与爱戴。

    “嗯,途径此地,爱妻突然敢到不适,听闻此地出了个医圣,所以便来这儿一看。”封晟轻轻点头,回答一番。

    “哦,那你就按下心来吧,童神医医术高超,相信定能够将你的爱人治好的,看你们郎才女貌的,确实不错,小伙子。”

    “...”封晟并没有在多说什么,放眼望去,这儿排队之人多是些修为低下甚至没有,而且是穷苦人家,衣着朴素,封晟他们站在其中到是有点格格不入的了。

    这位医圣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为人温和,待人极好,从不拒绝任何一位病人,若是病患付不起药费,他也不会以此为理由拒绝行医,反而多为他们免费行医,甚至那出自己的积蓄帮他们治疗,一定要把人治好才肯放他们离去。

    医圣看病的效率也是极高,排成一条长龙的队伍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便已经截断,封晟拉着妖月姬的手来到医圣的面前。

    “请把手伸出来让我号号脉。”

    在诊治妖月姬的时候,童神医还忙着写点东西,一手执笔飞快的书写,一手伸出要给妖月姬号脉。

    这个时候,童神医自然没有闲暇的心思主意封晟,封晟也是仔细打量他一番,专注的模样果然是最为迷人:

    这位童神医衣着朴素,一身的白衣,很是干净整洁,就是衣服发白,一些隐蔽的地方打着好几个补丁。童神医二十出头的模样,境界修为倒是出奇的高,竟然已经达到了现在虚空境的程度,当然气息非常的虚浮,看他的一些动作完全是一个医者而不是武道修士,或许他正是想这能够更好的救治病患,所以才进行修炼,提升境界,现在医术大成他也就没有必要再修炼下去。

    这个童神医究竟是谁,虽然过去多年,但是封晟还是第一眼就认了出来—童童。

    看这医馆内的装饰布置,几张桌椅供人坐下歇息,进行一些医疗救治,各种的医疗器械,除此之外就是浩如烟海般的书籍和草药了,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整个医馆就童神医一人,连个助手也没有。

    给妖月姬号脉不花多长的时间,童神医便得出了结论,一边缓缓抬头,一边笑着跟妖月姬说道:

    “不是什么大问题,我给你开一副药方,照着上面抓药按时服用就行,注意身体的调理和保养,多休息,不要操劳。

    另外,恭喜你了,夫人!”

    抬头正视了妖月姬一眼,想着继续多说却为妖月姬眼神示意不要,他这才就此打住,一手伸出,示意她往一旁挪移,给后面的病人腾出个空间,而他看了一眼后面出病人,重复之前的操作,人低下头来为妖月姬写药方,交予她手。

    童神医所说的,封晟自然是听得到,妻子身体无恙,他这心也算是安稳落了下来,拿了药方,付了医药费之后并没有着急离去,在一旁静静等候。

    过来一两个时辰,今天排队求医之人也是诊治完毕,童神医这才得了空稍作歇息。

    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没有走的封晟二人,问道:

    “不知道二人留在这儿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故人相见,聊一聊。”封晟说道。

    封晟这话一出,童神医愣了一次,有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是他有不少他,不多打哑谜,说道:

    “先生所说故人,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多年前我确实遇到一个与你长得一般无二之人,只是他乃是满头白发,略显失意颓丧,而先生你一头黑发,虽然得意却是哀思愁难消。”

    “那人就是我,或者是现在的这份模样才是我的真正面目。

    十多年前我家中遭遇变故,头发一时全白,经过一些事情才恢复过来。”封晟解释说道。

    “好久不见,封爷爷。”确认封晟的身份无误,童神医也是非常激动了起来,四处搜寻茶叶出来泡茶招待封晟,确实没有能够找到,一脸歉意说道:

    “实在是抱歉了,我这儿连点茶叶都没有,怠慢了,还请见谅。”

    “没事,途径此地,听到医圣之名,后期便想着来看一看,想看一看是不是故人,应该说我给你增添了麻烦才对。”封晟挥手,人倒是随和,并没有在意这些。

    听到封晟说到医圣这称谓,他这脸倒是红了起来,连忙解释澄清说道:

    “不敢当,这些不过是一些乡野之民闹着玩儿而已,当不得真,我何德何能担得起医圣这个称谓?”

    “名由人定,担得起担不起这些都是民众对你的一种态度,又不是你自己沽名钓誉自封的,代表的正是民众对你的认可…”

    想当年童童他还好是一个很是活泼可爱的小孩,现在就已经长成了一个器宇轩昂的青年小伙子了,这时间过得还真的是快啊,不知不觉就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封晟开门见山问道:

    “近来可好?”

    “还不错,就是这一阵子的伤患有点多,比较忙一点。”童童很是直接回答道,忙活了多日,现在有这么一个空暇的时间还真的能够好好吐一口浊气了呢。

    “...”

    看到童童这一关,他这一身的打扮,封晟有点疑惑,这般倒是有点着物相的了。

    也是看出来封晟沉默的意思所在,童童并没有太过在意,笑着说道:

    “荣华富贵于我自然是易事,但是却和我的初衷不符,真要想着发财,就是公道合理的价格,以我这医馆长龙不断的人流量,短时间之内便能够让这简陋的医馆成为这附近最是富丽堂皇之所,却不是我所愿。

    医者仁德,悬壶济世,为的是救死扶伤,救治病患,不是趁火打劫,真想要富贵人生,对于我而言实在是太过简单不过的一件事了,但是在把这钱挣到手的同时,我觉得对不起自己这一身的本事。

    医者,就应该是尽其所能救治病患,对抗病魔,看着穷苦百姓饱受病痛折磨而不去救治,这算什么医者,什么时候医者变得和蝇营狗苟的商人沆瀣一气的了?”

    “说得好,刚才是我失言了,你是实现了你幼时的理想,过着你所向往的日子了吧。尘世间的污垢没有玷污你的纯净,物欲横流没有懵逼你的眼睛和心灵,实在是难得...”

    对于童童这话,封晟由衷感到欣慰不过。“还算不上,每天有着忙碌不过来的病人要救治,看到有人呢在我的手中康复痊愈,也看过许多从我的手上与世长辞之人。

    现在这般还远不是我所想的,真的有一天我这医馆门可罗雀,没有一个病患上门求医,那才算是理想达成吧。”童童稍作思考,笑着回答一番道,

    “日子一天天重复,这些年就这样度过了,习惯了,也慢慢喜欢上了。”

    “家里的情况怎么样了?”封晟追问一句,至今他仍然感念童童他爸和童童救治自己的恩情。

    “家父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说起来还是在你离开之后不久。这家,现在也就我一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没有什么。”

    童童笑着说道,经历的事情多了,也没有什么是不能够逆来顺受的,而且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还忘记的都已经忘记,该放下的也放下了,没必要一直活在过去。

    “怎么回事?”封晟大吃一惊,对于这个答案一时有点接受不了。

    “...”

    这一道伤疤,童童也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才疗好,现在封晟想知道,他本人并不介意什么,款款说来,道:

    “你走之后,原丹阁阁主肖然便找了上门,残忍杀害我的父亲,后来丹阁势力大变动,肖然也为人所杀死。

    再后来,我遇上一散修师傅,他见我对医学一途有着极大的兴趣,并且天赋很好,便传授我各种高超的医术,临终之前将其毕生功力传于我身,望我将之发扬光大,我闭关修炼几年之后便出来行治病,一直维持到了今天。”

    “那你恨那个丹阁阁主肖然吗,若是给你机会,你原因手刃仇人不?”

    听完童童说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封晟也是明白了事情的大致真相,明白那个肖然,还有拜神火教长老张迟究竟想要干些什么,明白谁人才应该为童童父亲之死负责。

    “恨,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当然会恨他,但是既然杀了我父亲的肖然已经被人杀死,那仇恨也应该随着他的死而消去。

    而且我也不想一直活在过去,活在痛苦之中,折磨自己,慢慢的就自己看开,放下了。

    但是要说我会不会亲手杀他,若是几年之前,我一定会,但是现在,不会!”

    童童很是平静的说道,在说道手刃仇人这话题时不住的摇头,模样真诚,没有半点的矫揉造作。

    “为什么?”封晟不解问道。

    若是以前或许他不会去问童童这个问题,相反可能会劝身陷仇恨泥潭之中不能够自拔的童童看开,放弃仇恨,做回自己,经过这一系列的变故,封晟他本人反而看不懂了。

    “因为我是个医者,我的职责和使命要求我去救人,而不是杀人。

    当救死扶伤的大夫,而不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屠夫!”

    “...”

    “那如果我说当年害死你父亲的杀人凶手还没有伏法,甚至现在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又会是怎么样一种决定?”封晟思索片刻,口吐一句道。

    “凡我之所学,凡我之力量,凡我之所想所念,皆为救人,而不是杀人。”童童坚定回答一句,铿锵有力,坚定不移。

    “你之前也说了你所知道的你父亲之死的原因,但是那还不是事情的全部真相,现在就由我来告诉你当年那事的全貌,在听完之后,你再做决定吧。”

    “...”

    “在此之前,我先自我介绍一番,可能你听过,又或者没有,我姓封,名晟,流云城城主,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嗯。”童童点了点头。

    封晟这个名字在玄域如雷贯耳,虽然不见得每个人都见识过封晟他的真容,但是这名字一定不陌生,只因为他的主人实在是太过耀眼。

    听到童童这般回答,封晟也是省了不少的口舌,

    “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