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 > 闺范 > 341 姑娘来了
341 姑娘来了
作者:青铜穗  |  字数:3176  |  更新时间:2021-09-19 20:03:29
    闺范 341 姑娘来了 天天书吧    ps:    感谢梦园圆、nonoray、xiaoxuan11、章林华、向日葵太阳花、书友120808230353355、chenll12188、冰雪轻逞等同学的粉红票~~乃们太给力了~!感谢大家,希望这个月大家继续支持投票~~~    只需要躺半个月的话,当然不算很严重,远轮不到需要宫里来人探视慰问的地步。    不过定北王闻讯也过来了,当场便递了折子去宫里替他告假。琉璃着急得不行,生怕下人们照顾不好,把他从前院又挪到了正房,自己亲自照料。段文蕙也想跟进来,被祈允灏斥开了。    大奶奶的房里岂是谁都能进的,尤其她又怀着身孕,没有几个人肯担这个干系,自然见着祈允灏进了房就退出来了。至于怀着别样心思的段文蕙等人,因为不得其门而入,也只得退回房去。    等各院里都熄了灯,祈允灏就穿着夜行衣悄无声息地出去了。四名侍卫已经在府外街口等侯,神不知鬼不觉之时,他们已经往江南奔去。    琉璃满怀着担忧焦急,在**辗转到午夜才睡着。    翌日早上起来,就得打起精神做出祈允灏当真受伤在府的样子,不但要铃兰扶桑端热水进门给他梳洗,又要熬出浓浓的药香让人知道的确有在服药,另外还要照他的习惯一日换两次衣裳让人送去浣衣房,而且还不能忘了在衣裳上洒上点药渍或血迹,再有琉璃房里还要像平常那般,不时传出几声对话来,才显得正常。    这些看起来繁琐,但跟府里的大麻烦比起来,还是显得不足一提。    早饭后梅氏让人送了些补药来,然后段文蕙也来了。    琉璃让月桂把她拦在正厅口,走出来道:“将军正歇着,姑娘就不要进去了。”    段文蕙道:“娘娘让我来侍侯将军。我如何不能进去?”    琉璃在椅上坐下,不耐烦道:“将军不想你进去,你又不是不知道。何必过来自讨没趣?”    段文蕙哼了声,说道:“将军昨日不过是一时有些心烦,所以才对我有些口气重。而且我跟他的情份岂是需要跟你这般客客气气说话的?他在我面前是最不需要掩饰自己心情的,你挺着个大肚子又不便照顾,这个时候不让我近身,是不是害怕他对我回心转意?”    琉璃真是无语了。    “总之将军在我房里,我不让你进,你就是不能进。难不成你还能请皇后撑腰。让你闯进我这大奶奶房里去撒野?月桂。把她请出去!扰了将军歇息。你们都仔细着!”    说完她也懒得再与她理论,转身便回房了。    可是就算此番把她轰走了,回头也还有下一回,原本计划着也该还她一招半式的了。可这个时候真不能把她怎么样!她如今的首要任务就是住祈允灏不在京城的秘密,绝不能在这个时候激惹于她,万一被她瞅出点什么破绽,那就什么都完了。    于是在隐瞒秘密之余,她还要忍耐着段文蕙时不时地骚扰。即使府里有李行带领着的八九个侍卫在侧,可她有皇后懿旨,连圣上面前都是过了明路的,她也不能挡着不让她进,所以。防患段文蕙就成了重中之重。    琉璃琢磨了会儿,叫来月桂,“你去找点什么事绊住段文蕙。”    月桂道:“她唯一的目的就是打垮你,然后代替你做将军夫人,别的还有什么事能绊住她?”    琉璃想了想。击掌道:“有了。你去送个信给舞月,让她这两天弄出点动静来,想办法把段文蕙调回侯府去。”    月桂双眼一亮:“好主意!”说着便就转身下去了。    舞月随忠勇侯进了府后,一切如预料中的,忠勇侯先把她提到身边做了侍女,然后不到几天,就在书房把她**了。舞月原先也是在富贵人家做过舞姬的,侍侯男人自有一套。忠勇侯原先是武夫,后来封了爵后府里规矩也大了,另纳的两房妾都是好人家的闺女,哪里懂得在这事上那么多的门道?所以忠勇侯活了大半辈子还真是头一回在**上享受到了无比的畅快,得了舞月便如同得了宝贝,这几日正琢磨着要怎么跟忠勇侯夫人说开,把她抬举成姨娘。    因为尚没有得到琉璃示下,舞月也就还暂且拖着忠勇侯,如今为引开段文蕙,也就可以让舞月出手了。    傍晚时候,春香来报,说段文蕙又来了。    琉璃道:“让她到小花厅来。”    才到花厅坐下,段文蕙就来了。琉璃没等她开口,就道:“铃兰扶桑在侍侯将军沐浴,段姑娘要见将军,便等等喝碗茶吧。”    段文蕙睨着她,坐下了。    琉璃不动声色,让人上了茶,自顾自在旁吃起加餐来。    吃到一半,门外春香带着梅氏的下人来了,进门便与段文蕙道:“表姑娘,侯府来人了,说府里出了事,请姑娘即刻回府一趟!”    段文蕙皱眉:“什么事?”    那人看了看琉璃,说道:“侯爷执意要纳一位姨娘,今儿便与侯夫人吵架了,世子爷也都被侯爷打了,姑娘最得侯爷夫人疼受,世子夫人请姑娘回去劝劝呢。”    “什么?”段文蕙当下变了色:“侯爷为什么突然要纳姨娘?”    来人眼皮往下一翻,垂首道:“小的也不清楚,还是请表姑娘回去看看吧。”    忠勇侯六旬有余的年纪,居然还闹着要纳妾,说的好听是不服老,说的不好听则是色迷心窍,这连下人都没脸说的事儿,段文蕙脸上又哪里挂得住?当下看了眼里屋方向,跺了跺脚,便冲出门去了。    琉璃等人走尽了,便才笑起来。    忠勇侯早已坠入舞月的温柔乡无法自拔,侯夫人自然早看不惯,暗地里想除掉舞月而后快了,舞月只消抓住侯夫人一点点把柄往忠勇侯跟前这么一闹,再添油加醋哭诉上几句,忠勇侯就没有不暴躁的可能!侯夫人一被斥,老脸挂不住,当然会拉上儿子媳妇来助威,忠勇侯不便打老婆,难道打儿子还不敢吗?世子被打,世子夫人杨氏又是个没主见的,下人们当然要把身为嫡长女的段文蕙唤回去了。    从一开始琉璃就防着段文蕙与舞月二人碰面,她是怎么也想不到舞月是从琉璃屋里出去的。她这一回去,没有三五日是回不来的了。    自从琉璃怀孕回府起,朝庆堂四处便已经堵得跟铜墙铁壁似的,只要没有段文蕙,基本上没有外人进得来。如今段文蕙被支了出去,琉璃可算是松了口气。    这日夜里便就平安过了。    接下来两日也如预料中那般平静。只是营里将士们听说祈允灏受伤,级别高些的都递帖子进来了,琉璃亲自回帖子婉拒了他们的好意。另外朝中也有些同僚也送来帖子,还有譬如马惟清之流,也都表示想过府探望,琉璃当然不可能允许,于是这些人就让范云去应付了。    定北王也曾让人来看过两回,不过这都好对付,反正他们父子长年不和,定北王也没指望祈允灏真能给他的人什么好脸色,不过就是让人问问罢了。    祈允恪也来过两回,不过见琉璃挺着肚子在房里,问了问便就退了。祈允靖却是一次没来过。当初祈允灏把何毓华推给他,他至今对他还是怀着怨气。加上近来如意在精心“调理”之下,身子又完全“恢复”了,于是两人如漆似胶地,关上永庆堂的大门便再不理会外头的事。    如此这般过了几日,琉璃倒是也渐渐把心放松下来,只要不出什么意外,要这样瞒个七八日下去,不是不可能的事。于是除了惦记着祈允灏的归期,日夜倒渐渐习惯了。    这日下晌又下了场暴雨,雨打得满院槐花落了一地,琉璃午睡起身,闻着雨后花木气息,倒显得精神了些。于是沿着廊沿,准备上后园子走两圈。    才走到穿堂口,冬梅忽然追来了,说道:“奶奶,大姑娘来了,说是奉夫人的命令前来给将军送参。”    琉璃听得是祈木兰,眉头便已皱了。可既然是梅氏派来的,她又不能不让她进来。梅氏再怎么说也是府里的当家夫人,而且送参给祈允灏也是顾着情礼面子,这时候她要是驳了她脸面,闹到定北王那里去说她轻狂是小,要是闹开了让人看出了破绽倒是不妙。    于是倒转回头,说道:“让她进来吧。”    进了小花厅坐下,祈木兰就领着丫鬟进来了,丫鬟手上果然也捧着个长盒子。    祈木兰进来环视了一圈,就问琉璃道:“大哥呢?”    琉璃道:“睡着了。”    祈木兰皱了眉,“这个时候睡什么觉?”    琉璃道:“受着伤又下不了地,不睡觉干什么?”    祈木兰瞪着她,腾地在她左首坐下,目光往她上下打量了一圈,鄙夷道:“你都是要当母亲的人了,怎么说话还这么冲?就不怕带坏肚里孩子吗?”    琉璃一笑,抚着肚子道:“不劳大姑娘操心。来送参是吧?放这儿吧,可以走了。”    “你!”祈木兰站起来,咬牙指着她,脱口道:“你不要仗着肚里有孩子就忘了自己是谁!”    琉璃听了这话还真就舒服不起来了,但为了不误正事,也不得不把这口气且给咽了下去,顺手端起一旁的茶,缓缓喝了一口,说道:“将军在休息,大姑娘且回去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