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游戏 > 斩月 > 第四十四章 不忘初心(结局)
第四十四章 不忘初心(结局)
作者:失落叶  |  字数:5466  |  更新时间:2021-11-23 20:01:42
    上万级天梯,老丁直爬得是大汗淋漓。

    ……

    当走到天梯尽头时,他已经汗湿衣背,口中喘着粗气,脸庞通红。

    前方,金顶已经抵达,是一座辉煌的云顶天宫,宫门外,有四座巨大石雕镇守宫殿,一位手握长剑,一袭布衣,一位手握双刃,斗篷飞扬,一位一身戎甲,身后背负着一柄长剑,还有一位一袭白衫,双臂抱怀,笑容和煦,正代表了四位最强的主角,依次为步亦轩、陆离、林沐雨、李逍遥,而四尊石雕的后方,则是一片林立的甲士,每个人都身穿厚重的银色甲胄,骑乘着彪悍战马,腰悬佩剑,手握握着龙域特有的龙枪,一眼望去至少有数十万人马,密密麻麻的在金顶外排布着。

    这是一支龙域的正规军,如果他们想阻挠老丁踏入金顶,那老丁是铁定过不去的。

    “……”

    老丁有些忐忑,但脚下意志坚定,还是一步步的向前走去,就在他完全离开天梯,踏上金顶领域的时候,只见前方龙域战阵的前方,一位手握利剑的女将轻轻的将剑刃拔出,铿锵有力的说道:“迎接主人,回归金顶!”

    顿时,数十万龙域甲士纷纷下马,将龙枪放在地上,自身单膝跪成一片,就在战阵的中间,让出了一条通道,是一条石板路,直通金顶那金碧辉煌的大门。

    “……”

    老丁更加忐忑了,小心翼翼的踏着石板路朝着前方走去,而两侧,一群龙域甲士单膝跪地,一个个抬起头,露出一双双稍显稚嫩的眼神,这让老丁有些动容,在他的陛下,龙域甲士基本上都来源于人族,在人族最危难时刻,这些年轻人离开家园,加入龙域,以手中剑、胯下马保护身后远方的家乡,他们中有许多人都无法善终,有许多人都再也无法回到家乡,但就是这些稚嫩的眼神,这些年轻人,在守护着游戏里一代代人族的荣耀与尊严。

    他很想说一句“同志们辛苦了”,但偏偏难以张口,实在是说不出来,太羞耻了。

    ……

    “主人,请入金顶!”

    大门前方,两名身后跟着巨龙的龙骑士缓缓推开大门,一个身穿一袭火红甲胄,骑乘火龙,一个身穿一袭深蓝色甲胄,骑乘冰龙,都是龙域最有代表性的龙骑士,下一秒,金顶大门洞开,一座恢弘广场出现在了老丁的眼前,那长长的红地毯通向远方,尽头是一座宏伟殿宇,两侧则是密密麻麻、身穿金色甲胄的御林军。

    “唰~~~”

    老丁踏着红地毯入场的时候,顿时两侧广场内身穿金甲、连接如海洋一般的御林军哗啦啦的跪成一片:“欢迎我王归来!”

    “啊?”

    老丁心中愈发忐忑,但也不免有些沾沾自喜,他逐渐意识到这里是什么地方,是属于自己的内心世界,是自己笔下的圣殿,于是,在这里自己自然是王,是那独一无二的存在。

    沿着红毯走了很远,终于抵达那高大殿宇前方,抬头看去,又是至少上千级的白玉阶,玉阶两侧甲士林立,更远处,还有莺莺燕燕的美女宫娥站成一排。

    老丁深吸了一口气,看向那一排宫娥,选择困难症犯了,不知道选哪一个是好,心里直犯嘀咕,是不是要换一批?

    ……

    “沙沙……”

    脚步声中,一位身穿白袍的御林铁卫走了出来,神色凝重,长得十分俊朗,是个熟人,乌镇那边有一面之缘,正是《炼神领域》兰雁四杰之一的风继行,大约也是这座宫殿的禁军统领,他来到老丁面前,恭敬抱拳道:“父亲,他已经完全失心疯了,如今大家都在镇守着大殿,请父亲速速前往,不然的话……恐怕一切都要来不及了。”

    这风继行,一袭白袍,正气凛然,显然是“白”风继行,绝不会是心魔了。

    “知道了。”

    老丁点点头,却就在这时,忽地“轰”一声巨响,金殿之上一道暗流炸开,紧接着,一道道声音横飞而出,这些身影有的浑身裹挟罡气,有的驾驭着一座法相,有的则踏出一道剑道禁制,各有所能,但显然,金殿上有一位更强的存在,已经镇不住了。

    “小心!”

    风继行猛然挡在老丁面前,一道横扫而出,将一缕暗黑气流震散,而自己也连退数步,颇显狼狈。

    空中,一道道身影跌撞在玉阶上,多处玉阶直接破碎,其中,最近的一人提着一柄长剑,浑身一缕缕闪电剑芒飞梭,嘴角溢出一缕鲜血,赫然正是今夕何夕丁牧宸!

    “丁牧宸?!”老丁自然认得他。

    “嗯,父亲!”

    丁牧宸轻轻一颔首:“现在还不是说话的时候……”

    更远处,一人浑身萦绕龙气,隐隐然有一条银色升龙盘踞在周围,更是丁舒升,他单手持剑,整个人在玉阶上拖曳出数十米长的轨迹,堪称是十分狼狈,道:“不行了,父亲一来,他的气息似乎也越来越强了啊……”

    “当然。”

    右侧,一人脚踏九马画山法相,浑身萦绕着一缕缕剑意,正是步亦轩,一扬眉,冷冷道:“父亲与他本为一体,父亲来了,心境共鸣自然也就更强。”

    “没事。”

    空中,一缕身影降落,手握流火剑,正是白陆离,他脸色十分苍白,镇守空域的心魔气息,消耗极大,淡淡道:“我们就只能做到这样了,接下来的事情……应该由父亲来完成,毕竟这是父亲的心魔,我们是无法僭越斩杀的。”

    “确实。”

    更远处,李逍遥的身影出现在风中,一袭斗篷飞扬,虽然被打得额头出血了,但依旧帅得不行,道:“这事情,最后终究还是要落在父亲的身上的。”

    混乱气流之中,一位浑身金色气息缭绕,有死灵法相闪烁的剑士从瓦砾之中缓缓起身,正是白陆尘,道:“父亲,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另一边,从殿前玉狮子的身上缓缓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擦擦嘴角的血迹,苦笑一声:“我们终究是父亲笔下而生,想要对抗这道心魔,根本不可能的。”

    林沐雨立于风中,神色凝重:“我等为父亲掠阵,护送父亲问心?”

    “好!”

    众人一一点头,旋即,陆离、步亦轩一步踏出,两座巨型剑道禁制重复笼罩在老丁的上空,丁牧宸、李逍遥、林凡、陆尘则并排坐在老丁的两侧,一缕缕剑意升起,为父亲开辟出一道前往乱流中心的通道,丁舒升、林沐雨、叶扬、风继行等人纷纷腾空,镇守空域。

    ……

    在诸多主角的护送下,老丁一步步的踏着玉阶往上,当他抬头的时候,看到玉阶的尽头,那座殿宇的顶部已经被炸飞了,露出一张高高在上的金色王座,而就在王座上,赫然坐着另一个自己,那个自己,一身高档西装,穿着开领的衬衫,脖子上挂着玉坠,戴着一副墨镜,懒洋洋的坐在那里,左右各搂着一个国色天香的美女。

    在他的身后,有一口深渊,深不见底,名曰欲望。

    “啧啧……”

    心魔看着老丁,微微一笑:“看你这副模样,狼狈不堪,到底图什么?你看看我,高高在上,钱、女人,什么都不缺,再看看你,活得像是一条狗一样,有意思吗?”

    老丁皱眉:“你……你怎么做到那么有钱的?”

    “怎么,羡慕了?”

    心魔哈哈一笑,抬手打了个响指,顿时有四道魅影从欲望深渊中飞了出来,笑道:“喏,看好了,这四位,一个叫枪手,一个叫抄袭,一个叫打点关系,一个叫刷票,你失落叶当初的形势有多好你清楚,如今呢,你一不找抢手,而不玩自己的人设,三不刷票,跟领导的关系也那么不咸不淡,就这种废物还想发财,做梦去吧!”

    老丁皱着眉,再次踏上一级玉阶,道:“我这辈子,就只想当一个干干净净的作家,写想写的东西,仅此而已。”

    “哦?”

    心魔一扬眉,笑道:“看着老板开几百万的车,搂着贼漂亮的小妞,你不眼红,你不嫉妒?”

    “也眼红。”

    老丁的身板挺得笔直,道:“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赚自己的这一份钱,够了。”

    “迂腐。”

    心魔笑了笑:“所以,你走到这里来,是真的打算问心到底了,是不是?”

    “是。”

    老丁皱眉:“否则,我来到这里的意义何在,林夕、何艺、凌雪、凌月、林逸欣、苏希然、秦韵,还有雪月双风,那么多的人死在路上的意义何在。”

    “很好。”

    心魔哈哈一笑,道:“你能回答得了我的一个问题,就可以上一个台阶,如果你能走到我面前,我甘拜下风,如何?”

    “可以。”

    老丁剑眉一样,道:“我有何惧?”

    下一秒,他向前踏出一道台阶。

    顿时,空中有神明敕令——

    “失落叶,进入战斗形态!”

    ……

    “唰唰唰~~~”

    一缕缕金色气流在老丁身边回旋,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变幻,笔挺的白色衬衫变成了一件皱巴巴的毛衣,外面套着一件无袖羽绒服,牛仔裤变成了一条脏兮兮的卫裤,一双运动鞋则变成了一双满是猫毛的棉拖鞋,而手中,电弧盾护腕与手枪一起消失,取而代之是一部外星人笔记本电脑以及一个外接键盘,头发也开始凌乱,变成了蓬头垢面的中年男子了。

    “喵呜~~~”

    凭空,一只胖猫跳落在他的肩膀上,正是核桃。

    所谓战斗形态,原来竟是老丁码字时的装束,但那笔记本与键盘一入手,这中年男子竟然就变得无比自信起来,当肥猫扭身之间蹭了他一脸猫毛之后,就更是自信心爆棚了!

    “问吧!”

    他朗声道。

    “啧啧……”

    心魔依旧端坐在金色王座之上,轻轻一击掌,笑道:“看来,也得给自己加加BUFF咯,给老子起来,我的信仰!”

    “嗡嗡嗡~~~”

    大地颤抖,整个金顶都在摇晃,就在整个金顶的四周,一道道霞光万丈的牌匾升起,一共四个牌匾,分别书写着金色的“日入斗金”、“妻妾成群”、“平步青云”、“名利双收”,一瞬间,这心魔浑身都是金光耀眼,富贵逼人了。

    “蓬!”

    心魔猛然起身,一脚跺地,让整个金顶都抖一抖,道:“第一问,你失落叶这么多年,在网上与那么多人交锋过,连自己的读者都不放过,请问,你骂过那么多的读者,可曾后悔过?毕竟,你也损失了这么多的人气,就因为你没有打造一个老好人的人设,可后悔?”

    “不后悔!”

    老丁抬头怒道:“只准读者骂作者,不准作者骂读者,天下岂会有这样的道理,互联网文学最大的便利就是无障碍沟通,什么叫跟读者互骂,我愿称之为‘与亲爱的读者一场友好的灵魂互动’!”

    “CNM,不要脸。”

    心魔咧嘴:“这一问,过关!”

    老丁昂首阔步,向前跨出一个玉阶。

    “第二问!”

    心魔站在王座前,睥睨天下,道:“斩龙之后,转型玄幻,写了《炼神领域》、《剑王传说》两本书,都扑街了,人气暴跌,到了《天行》才挽回了一些颓势,可曾后悔过?”

    “不后悔!”

    老丁横眉道:“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不行,现在知道不行了,灰溜溜的回来写游戏岂不美哉?”

    心魔差点没站稳:“真是无耻之尤……过关!”

    老丁再次向前跨出一级玉阶。

    “第三问!”

    心魔扬眉道:“成名之后,起起伏伏,被一些锱铢必较的读者骂了这么多年,可曾想到过要放弃,若是不放弃,又为何不放弃?”

    “简单。”

    老丁沉声道:“干一行爱一行,写作让我能够畅游在不一样的世界里,远离现实的柴米油盐,我绝不会放弃,至于读者的鞭笞与批评,我一概受之,但内心的桀骜绝不敢丢弃,因为写作者的内心是脆弱的,就靠着这一口气写下去,这口气要是泄了,恐怕就真的世上再无失落叶了,所以……当有读者骂我写的是垃圾时,我通常会回复‘QNMDDSB’。”

    “芜湖……”

    心魔深吸一口气,竖起了大拇指:“果然是厚颜无耻之辈,接下来第四问,成名之后,衣食无忧,你早就已经处于财政自由的面上,为何没有骄奢淫逸,完成个什么百人斩、千人斩之类的成就?”

    老丁咬牙:“第一,我怕脏了自己,第二,我怕别人脏。”

    “哦?”

    心魔哈哈一笑:“勉强过关。”

    老丁再进一步。

    心魔冷笑:“第五问,可能相当致命了!你已经结婚多年,可曾爱过别的女人,若是有,你又怎么面对自己的婚姻,若是没有,你又怎么面对内心的自由?这一问,可能会死人,请你慎重。”

    老丁皱了皱眉,立于原地,半晌没有动弹。

    “怎么,放弃了?”

    心魔一声冷笑:“那不如就滚回去吧。”

    “没有放弃。”

    老丁仰起头,脸庞之上满是通红,有些激动,轻轻的用拳头锤了锤自己的心口,道:“世上走一回,谁也不敢说自己此生只爱一人,你偏要问,那我只能回答,心中有一人,念念不忘,但此生不见,也不求回响,她的一切,在我死的时候,随我一起入土,世上从无一人知晓。”

    “哈哈哈哈哈哈~~~~”

    心魔哈哈大笑,笑得脖子上的玉坠子都一起抖动了起来,甚至眼泪都笑出来了。

    “第六问!”

    心魔低头俯瞰,冷笑道:“此生,可曾用过枪手?若是说谎,五雷轰顶!”

    老丁直接踏上了一个台阶,淡淡道:“没有,我现在距离你只有两级玉阶了,你不应该把机会浪费在这么无聊的问题上。”

    “你……”

    心魔咬牙切齿:“第七问,当年的机会,买二送一,白赚二十万的事情,你没有出手,但可曾动心过?”

    “从未动心!”

    老丁再次迈出一个玉阶,道:“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从来不碰。”

    心魔浑身颤栗,似乎已经快要到极限了,此时,老丁距离他只有一级玉阶了,他直接将怀里的美女尽数推开,怒吼道:“当年,有人问你为何不跟他交心,还有人为你指了一条明路,又有人旁敲侧击你,更有人对你直言利害,你为何偏偏不做?”

    老丁一跃而起,三丈高,扬起手中的键盘,那键盘从空中牵引出万千金色雷霆,肩膀上的核桃吓得直接炸毛,他以键盘为剑,一剑轰向了心魔,敞亮的声音在空中回荡。

    “因为,老子要站着赚钱啊!!!!”

    ……

    “轰——”

    一声巨响,整个金顶宫殿都化为废墟,那“日入斗金”、“妻妾成群”、“平步青云”、“名利双收”的四块金字招牌一一破碎,而取而代之的,也有四块金字招牌一一升起,上书“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风中,陆离、丁牧宸、步亦轩、林沐雨、李逍遥、陆尘、丁舒升、林凡等主角一一对着刚刚一键盘“斩灭心魔”、浑身金光熠熠的老丁抱拳,齐声笑道:“父亲果然智慧无双、勇气楷模,我等愿意称呼父亲一声键盘侠!”

    老丁抱着核桃和键盘,转身坐在了金色王座上,笑道:“最后还是要一个不忘初心,笔耕不辍啊!”

    “咦?”

    他忽地看到被遣散的美女宫娥之中,有一个熟悉的背影。

    “你……等等!”

    他急忙起身。

    “嗯?”

    美女回眸,面若桃花。

    “你……”

    老丁神色呆滞,站在原地,如遭雷击。

    ……

    “喵呜……”

    就在此时,又是一声核桃的喊声。

    老丁猛然从梦境中醒来,什么美女,什么金顶,一并消失了,原来,是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伏在键盘上睡了,这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南柯一梦罢了,而此时,核桃正在舔自己的下巴,给舔醒了。

    “小舔狗……”

    他亲昵的摸了摸核桃的脑门,然后看了一眼电脑,打开一个新的文档,伸了个懒腰。

    “该写新书大纲了,林小哥,我们新书见啦!!”

    他又开始敲击键盘,乐在其中。

    ……

    一场问心,如大梦一场,以后如何?

    保持热爱,奔赴山海呗!

    (番外更新完毕,兄弟们等新书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