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 > 灵棺夜行 > 全部章节_第340章 克制
全部章节_第340章 克制
作者:看门狗  |  字数:2518  |  更新时间:2021-09-19 20:05:00
    指尖的光芒在不停的闪烁着壮大,好像智醇风所有的力量透过身体凝聚到了指尖之上,而正通过指缝向外喷发,竟然硬抗了如此锐利的剑锋。     他的剑指之上爆发的白光之光越来越刺眼,突然,毫无症状的喷薄而出,光芒一下子洞穿了前方一切。     白光在前方的天际留下一道痕迹。     漫天的乌鸦在无常真身的牵引下重新凝合身,我抬头望去,只见天际留下一道痕迹,在光芒暗淡下去的瞬间,我终于看清了这道痕迹,是剑痕。     智醇风也是用剑的。     而在剑痕的远端,一道剑光在逃遁,拼了命的逃。     我被这一幕惊呆了。     智醇风的强大彻底把我震撼住了,在他的面前,我仿佛又变成了那个刚从名花流走出来什么都不会的无知少年,不堪一击。     就连这个剑快的只有剑光的剑客在智醇风展露真正实力时也只有逃命的份。     惊骇的大叫:“是虚空一息剑!”     我没听说过这套剑法的名字,可他如此惊骇,而且刚才他只是一点却就有这么可怕的威力,可见这套剑法一定大有来头。     他终于脱离了剑招的攻击范围,落在远端的天空,余惊犹在:“你,你,你难道是令逍遥?”     令逍遥,西府阎君的大名就叫令逍遥。     我的眼睛瞪的几乎要掉出来,智醇风就是令逍遥?     这,这怎么可能?     我直感觉双手发凉,脑子嗡嗡作响,不,不可能的,冥王大限不久,而智醇风早在四年前就参与了人间之事,在当时天地完整的情况下,他不可能避开天谴厄运的。     智醇风轻蔑的道:“虚空一息剑未必只有他会。”     剑客远道:“那你跟令逍遥是什么关系,你怎么会这套御剑术的?”     智醇风道:“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他。”     剑客的身影在夜色下的风雨中只有一个漆黑的人形轮廓,根本看不清他的样子,刚才交手又太过激烈而他的速度又太快,根本没来得及看清,而我跟小天只见了一面,也没记住他的声音,认不出来他到底是不是小天,不过,他的实力绝对远在李牧白之上,够得上小天的实力。     他沉吟半响,突然转身离去,竟然扔下我跟师嫣然自己走了。     我想叫住他,声音却卡在了桑子眼上,满嘴苦涩。     这能怪他吗?     只怪智醇风太强,太变态了,我快速来到叶小晴的身旁,现在只能我们自己面对智醇风了。     叶小晴缓缓放下怀中的师嫣然。     我问道:“她还活着吗?”     叶小晴冲我摇了摇头。     智醇风呵呵笑道:“别急,你们很快就能去陪她。名瞳,叶小晴,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却闯进来。”     我转而向叶小晴望去:“怕吗?”     叶小晴拉住我的手,微笑着摇了摇,说道:“不怕。”     智醇风细长的目光扫过我们,最后落在我的身上,道:“名瞳,你刚才使的是步香尘的须臾剑法?”     不待我回答。     智醇风就自己接着道:“有一点不同,你的剑上有死气,应该跟你白无常真身有关系。”     他懂的确实很多,这一点冢山的葛老就没能出来。     他怎么会提及我的剑法,难不成他顾忌步香尘,以为我是步香尘弟子,不敢贸然下杀手?没道理啊,步香尘是罗浮一方的跟他原本就是死敌,早就撕破脸了,谈不上顾忌。     一旁的叶小晴道:“我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虚空一息剑是一等一的御剑之术,练到高深之处能凝练出剑魂,使得灵魂变异,威力百倍。你在遭受阴龙重创之下还有这样的实力,恐怕应该是灵魂变异的缘故吧。”     智醇风点头道:“小姑娘很有见识。”     叶小晴道:“身负如此高级剑术理应对其它剑法不屑一顾,你却对我大叔老公的须臾剑法感兴趣,只有两种可能,一种须臾剑法的威力在虚空一息剑之上,还有一种就是须臾剑法是虚空一息剑的克星。”     智醇风的脸色一变,细长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芒:“小姑娘好聪明的脑袋瓜子。”     叶小晴道:“这么说,你承认了,那到底是须臾剑法的威力在虚空一息剑之上,还是须臾剑法是虚空一息剑的克星?”     智醇风道:“你这么聪明,还需要我告诉你吗?”     叶小晴道:“我猜,须臾剑法是虚空一息剑的克星。”     这下智醇风的脸色彻底变了。     智醇风道:“你为什么这么想?”     叶小晴道:“很简单,你身负重伤,又有如此高超的实力,却一直隐而不用,要不是刚才被逼的走投无路,你也不会显露,除了这套剑法存在克星,我实在还想不通你有什么理由这么做,你是怕从此就传了出去,我说得对吗?”     智醇风上下打量着叶小晴,随之叹息了一声道:“没错,你说的一点都没错,可惜啊真是可惜,美丽的女人本军师见多了,有如此惊艳之容又如此聪慧的女人却很少遇见,可     惜你已经不是完璧之身。”     叶小晴的俏脸不由的一热。     我这个始作俑者也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我道:“智醇风,你少说这些有的没的,你放走了那个剑客,你的弱点很快就会传播出去,罗浮的步香尘很快就会来取你的狗命。”     但我的剑道实力实在差他太远,就算身负克制他的须臾剑法,也毫无胜算。     步香尘就不一样。     他的实力原本就高居鬼榜第三,而且他曾经连杀冢山两位城主鬼帝,极有可能跟智醇风一样练出了剑魂,发生灵魂变异,再加上须臾剑法天生克制虚空一息剑,他面对智醇风胜率很大。     智醇风脸色一冷,道:“小子,先顾好你自己吧。”     说话间他的身形一闪,刚才他都是化成黑烟,而这时,却整个人化成了一道白光,如同一道射来的利剑剑芒。     这才是他真正压箱底的本事,虚空一息剑。     暴露后,他也没必要再藏着掖着了。     面对智醇风真正的实力,我恐怕连一剑都躲不过去。     我的脑海幻想起墙壁上的漫天飞鸦,融合无常真身的身躯上冒起了屡屡黑烟,顷刻间,化成了漫天的乌鸦,来吧,就算死,也要让他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而一直捏在叶小晴掌心的那张冰符她摔飞了出去,手上飞快的结着各种手印,用力对着冰符一点,漫天的大雨中符纸翻飞,向着阁楼飘去。     阁楼中间被智醇风一掌所过留下一个巨大掌心形态中空。     黄符正往里面飘飞过去。     叶小晴娇喝一声:“破!”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美丽的眼眸光芒闪闪。     嘭的一声响,飞进阁楼的黄符猛然爆开。     爆开的气劲向着四面八方激**开去,黄符的爆破力是很弱的,但阁楼却只靠着一点点的微末之力的架构支撑着达到一种平衡,而这平衡被打破了。     轰!     中空掌印的上方的楼房坍塌下来,里面轰的一声巨响的炸了出来,我心中诧异,只是一张冰符绝没有这种威力,除非,除非。。。。。。     里面两块东西被炸了出来,单独向着院子飞来。     智醇风的剑光照耀天地,也照亮了这飞出来的两块东西,是两块长条形的巨大冰块,晶莹剔透,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向着院子掉落下来,而那位置正好就在叶小晴的跟前,轰,轰,两块巨大冰块落地,地面被砸出了两个大坑,冰块却完好无损,晶莹的光泽弥漫着缕缕寒烟。     (本章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