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 > 国公凶猛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头疼的皇帝
第四百一十三章 头疼的皇帝
作者:浪子边城  |  字数:3007  |  更新时间:2021-10-14 08:01:04
    金甲卫竟然将疑犯交给了蛮人公主。消息传来的时候,还在忠成侯抄家的左右仆射、武勇侯等人都是一脸的惊诧之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眼看着事情并没有像自己所想像、计划般发展着,武勇侯脸上闪过一道怒意,问向前来报信的亲兵。

    亲兵早已经将事情的过程打探了一个清楚,这便回道:“禀侯爷,原本计划非常的顺利,蔡扬带人出现,金甲卫也伤了忠成侯,可就是这个时候,蛮人公主带着五百骑兵赶到了,以不交人便是以两国开战为由将人要走。对了,蔡扬也趁机逃走了,不知去了哪里。”

    “什么?蛮人公主当真是这般说的吗?”一旁听到这一切的左仆射范师通瞪大着眼睛,一脸不相信的模样。

    蛮人公主这一次借联姻为名,竟然找到的是沈傲,而不是庆王,已然让他有失颜面。为了这件事情,不知道多少人在笑话着自已呢。现在沈傲还没有从辽州之地回来,她竟然又插手了自己的计划,这简直就是在打脸呀。

    想一想,若非是庆王那一封书信的话,蛮人公主又岂能出现在大梁城,又已会有现在的这些麻烦?

    范师通是气怒不已。右仆射百里贵的情况也不好不到哪里去。

    从决定向忠成侯下手的时候,就注定着他要与沈傲翻脸了。即然是敌人,当然是要不死不休了。可现在竟然打蛇不死,岂不是要反被蛇咬吗?

    想到沈傲可是有着沈疯子的绰号,谁知道此人回来之后又会做些什么呢?

    “不行,这件事情不能就这样算了。忠成侯要谋反是事实,有如此多的物证,想必他也抵赖不了。就算是有蛮人公主阻拦,只要陛下下定了决心,这点便不足为虑。这样,我们马上去见皇上,请皇上下旨带兵进入驿馆,将忠成侯重新的捉拿归案。”百里贵义正言辞般的说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代表正义的那一方呢。

    “对,我们现在就去找皇上,请皇上下旨。”范师通也反应了过来。然后两位仆射相视一眼之后,这便齐齐向着忠成侯府大门外的软轿中走去。

    留下的武勇侯、永安侯和远定侯,三人相视一眼之后,也是同时做出了决定,他们要上折子给皇上,将忠成侯的谋反罪定死。如此就算是沈傲回来,也是无法翻盘了。

    ......

    养心殿。

    乾文帝正在把玩着那块有些残缺的玉玺,耳中听着严福汇报当时的场面。

    说忠成侯会造反,乾文帝心中自然是不会相信的,这一切不过就是别有用心之人做的局而已。至于到底是谁想要这样做,他自然也是心中有数。

    没一会的时间,严福这便将看到听到的全数讲完,随后就躬立在一旁,不再说话。事以至此,要如何处理忠成侯,那就不是他一个太监总管可以说了算的。

    “嗯,看来有些人做的准备工作还是很充分的。即是如此,谋反当是死罪,忠成侯是一定要杀的。但不要株连,只杀他一人便可以了。”乾文帝开口将事情定了性。

    所谓的不株连,当然就是不要去连累旁人。而这个不能连累旁人,指的自然就是忠国公沈傲。

    借着一些人之手,将忠成侯除去,不仅除去了傲雪留下的一个眼线,更是削弱了沈傲的实力。如此以后沈傲不依靠他这个皇帝也是不行的。

    这原本就是乾文帝的打算,不然的话,在明明听到了天子卫的汇报之后,他为何还是没有采取任何的措施?他不也是想通过这件事情达到自已的目的吗?

    “奴才明白了。”严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回答着。心中为忠成侯默哀着,同时也更加感叹帝王的无情。

    太子谋反的时候,忠成侯还是立下了大功的,如果不是他杀进了东宫,救出了银甲卫大将军史鸿云的话,怕是事情会演变成什么样子,还未可知呢。

    但事情这才过去了多长时间,皇帝就忘记了忠成侯的功劳,要拿其开刀了。这般看来的话,帝王无情说得是一点都没有错。

    乾文帝这才刚刚和严福说了自己的处理意见,大殿之外,便有小太监前来禀报,说是金甲卫百夫长方理求见。

    按说一名百夫长是没有资格来面见皇帝的,但事出有因,方理也顾不得这许多了。总好过别人来汇报这件事情,把罪过都推在自已的身上要强吧。

    “宣。”乾文帝刚刚从严福的口中得知方理就是押着忠成侯去天牢的百夫长,现听到对方觐见,自然是要见上一见的。甚至乾文帝还猜到,怕是现在的忠成侯已然死了。毕竟以武勇侯那些人做事的特点,怕是根本不会给对手以翻盘的机会。

    想到忠成侯就这样死了,乾文帝心中也生出了一丝的悲哀之意。毕竟在他夺取皇位的过程之中,沈家兄弟还是付出了不少的努力。尤其是沈云义的兄长前任忠国公沈云天,更是为了保护他直接战死沙场。

    小太监退下,很快已经去了兵刃,去了金甲的方理便来到养心殿中。一见到乾文帝正高高在上的座着,距离尚还有二十步左右,这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口称,“百夫长方理见过陛下,小的有罪呀。”

    以一名百夫长的身份,在皇帝的面前自然是没有称臣的资格,只能以小的来代表,这便一声小的有罪喊了出来。

    方理的表现,并没有出乎乾文帝的意料。他以为这是武勇侯等人已经得手了,这便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阴着脸说道:“怎么回事?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陛下,忠成侯...忠成侯被人给救走了呀。”方理还是头也不敢抬,俯下身子,突然间哀痛般的说着。

    原本方理还想过要怎么样的措词,来减少自己的罪责。可是一想到皇帝明察秋毫,倘若是自已要玩什么心计的话,又岂能是对手。遂决定实话实说,反正事出突然,换成谁怕是做这件事情也不会弄出什么好结果来。

    方理低着头,把自已押送忠成侯前往刑部大牢过程中,先是遇到忠成侯亲兵救人,接着蛮人公主出现将人带走之事全数详实的讲了一遍。

    “什么?”突然间发现,事情并不像自己想像那般的发展着,忠成侯不仅没有死,且蛮人公主也参与了进来,乾文帝这便惊得起了身,这一刻脸上生气的表情再不似作伪了。

    事情的确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原本以为这一会忠成侯应该被一些人给杀掉了,那样一来的话,一个死人谁还会替其说话,死则死矣,即便是沈傲知晓了,也将无可奈何。

    反之,想要替自己的叔父报仇,还只能信赖于自已的帮助。这对于皇帝更好的掌控这位少年将会起到极为重要的作用。

    哪里又想到,半路杀出一个蛮人公主来,事情瞬间就变得复杂了许多。

    蛮人好战,不事生产,似乎天生只知道去抢夺别人的劳动果实,还以此为荣。这样的一个国家也好、民族也罢,是具有一定威胁力的。毕竟谁贪上这样只知道打抢,而从不讲道理的对手都会有些头疼。

    如果是以前,头疼也就头疼了。反正双方距离遥远,最多蛮人也就是威胁一下大乾的边境,由边军去应付便是。可是现在,大乾正要走在高速发展的车道上,还刚刚与蛮人通了商,眼看着可以借机补足大乾无马的一个劣势。而一旦有了足够的战马,就可以训练出一支强大的骑兵队伍,如此在面对那些心怀异心的藩王来,就更多了一些的胜算。

    这样的时候,是绝对不能和蛮人去交恶的。

    国策是如此,便是乾文帝也不会轻易的去改变。那事情要怎么去办?

    任由忠成侯逍遥在外吗?

    那以忠成侯的聪慧,如何会看不出,今晚的事情,纵然他这个做皇帝的没有参与也是默许了的。那他会不会因此而恨自已?

    重要的是,忠成侯可以影响到沈傲何种程度,会为会因为此人恨了自已,连带着沈傲也会恨自己呢?

    当真如此,沈傲如果撂了挑子的话,谁能与蛮人通商,谁能从蛮地进来更多的战马?谁又能让大乾的经济更加昌隆,走向富国强兵之路呢?

    一想及此,乾文帝就感觉到十分的头疼。在过一会,就忍不住开始骂着武勇侯等人的无用,竟然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弄得事情演变成如此的复杂。

    “回去领二十军棍,退下去吧。”乾文帝扬了扬手,斥退了方理。这样的小人物自然不会放在他的眼中,若非是这一次方理带领之下,并没有让金甲卫与蛮人发生太大冲突的话,怕是还不会如此轻饶了他。当然,这也是蛮人公主做事情有分寸,没有下死手,不然的话,怕是乾文帝宁可抱着得罪蛮人,也要找俄雅丹讨一个公道和说法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