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 > 国公凶猛 > 第六百零一章 大获丰收安然而退
第六百零一章 大获丰收安然而退
作者:浪子边城  |  字数:3051  |  更新时间:2022-01-14 20:01:04
    他们都以自家大王和将军不能救同袍为由,大骂了起来。看其样子,很可能下一步就会发生兵变之事。值得一说的是,却没有一人在提及攻城之事,显然他们也知道,一旦要攻城的话,怕是几万战俘全数要死,一个都活不成了。那里面可是他们的兄弟、同袍,这些异族勇士们当然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面前。

    尤其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害死了同袍,他们自已怕都无法原谅自已了。

    唐傲展现出了铁血的一面。一言不和就杀人,没有丝毫的手软之意,终于吓到了北狄与匈奴,加上下面勇士们都已经群情激愤,为了稳定大局,义渠枭和兰道顺等人只能捏着鼻子低下了头。乘左富再一次登上了城楼,面见唐傲,表示愿意接受谈判。

    王宫大殿中,再一次相见的两人,这一刻乘左富的姿态放的更低。他可是眼看看唐傲是如何带着吉州军攻下了石勒城,并压得自家大王喘不上来气。这一刻,在他的眼中,唐傲的形像无疑比义渠枭还要高大上许多。

    “很好,看来你们大王也是识时物的人,本王最愿意与聪明人打交道了。接下来就交易吧,你们把战马送到城下,我们自然会派人接收,等到战马接收完之后,我们便会退兵,到时候你们就可以进入接收俘虏了。嗯,这是一场交易,本王最重承诺,即然答应了你们,就一定会做好。”

    唐傲说出这些话,就是在告诉乘左富,他需要先看到战马,才会交人。这一点是不容质疑的,你们可以不相信,可以不交战马,那大家就熬下去好了,最终他倒要看看,是谁先承受不住。

    完全处于弱势的乘左富,没有要拒理力争的意思。打了几次交道,他算是看出来了,唐傲的话就是圣旨,是不容更改的。任何人想要挑衅,等待的将只会是后悔。

    “诺,一切按着吉王殿下之意便是。”乘左富连连点头,认可了这种交易的方式。

    按说话说到这里,乘左富的使命便算是完成了,可以出城而去了。但是唐傲并没有马上放他走,而是提出了一个新理论,那就是要与乘左富接着做生意。

    相比于其它的北狄将领和重臣们,动不动就要对大乾打打杀杀,一激动就会派大军去往吉州打草谷,乘左富可以说是一个另类,他更喜欢做的是双方通商赚钱。

    即不需要付出性命的代价,也不用担什么风险,通过交易,通商之下就可以赚取大把的银子,岂不是美哉之事?

    这样的人,在北狄中不是主流,也不被人认可,但放在唐傲的眼中,他却是很欣赏这样的人,所以他决定与此人做生意。吉州军想要发展,仅靠这一些的所得是远远不够的,尤其是战马,终有寿命之限,且上了战场,难免有死伤,久而久之,数量只会越来越少。但若是可以与北狄达成协议,年年从这里购买一些的话,就完全的不同了。

    代表的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战马,这对于吉州军以后全战马化将起到重要的作用。虽然说唐傲之前与蛮人和拔汗那部已经做了购马的生意,但唐傲其实是处于劣势地位,对方想卖他才能去买,对方不想卖的时候,他便是有银子也买不到货。这种感觉让他十分的不喜欢,如果可以在加上一个北狄的话,那他可选择的余地就大了。

    听到唐傲说要购买战马,乘左富也来了兴致。要说他们狄人也好,匈奴人也罢,的确是不视生产,不善农耕,但他们的畜牧业却是十分的发达,这一点却是乾人所不能相比的。

    如果唐傲愿意购马,并提供更多的精良马食,可以想像以后北狄的战马数量将会连年增加,到时候卖给唐傲,换取他们所需之物岂不是美哉。

    做生意,乃是乘左富最愿意做的事情,尤其唐傲提出一匹优等战马他愿意出三百两的价格,一匹普通的挽马他也愿意出一百两的价格时,他是真的心动了。

    这个价格可是比市场还要高出五成左右,可见唐傲的诚心。当然,唐傲也提出了要求,那就是以后北狄的战马只能卖给吉州军,也就是说专售,如果违约的话,便要面临吉州军随时出兵讨伐的可能,到时候战之过将都由对方一力承担。

    这可不是唐傲要吃独食,他已经看出,乾文帝空有雄心壮志,但做事缺乏铁血手腕,太顾及脸面了。当初明明可以拿下整个晋王地盘,却硬是放了对方一马。如此下来,想要统一整个大乾,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历史中想要成大事者,哪一个不是脸厚、心黑?心存仁慈之念,或许会获得一时的名声,但最终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弄一个不好,被人灭掉之后,胜利者在书写历史的时候,还会扭屈事实,把你埋汰的那是一无是处。

    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乾文帝的所为注定大乾会烽烟四起,如何在大战来临之前更多的积蓄自己的力量,才是唐傲要考虑的问题所在。退一万步说,就算是他以后不想去问鼎中原,但拥有一支强大的骑兵,自保是绝无问题的。生在乱世之中,想要活下去,就需要有自保之力,非有一支强大的军队相辅不可。

    唐傲提出了要买马,价格还开的很高。乘左富一改战战兢兢的模样,“吉王殿下,但不知道如果有银子之后可不可以从你处购买碘盐、香水、香皂甚至是玻璃等物呢?”

    乘左富所说的这些东西,在北狄也好,匈奴也罢那可都是十分畅销的。那里也用很多女人,她们有些人很得宠,掌管着大批的财富,一直是乘左富生意下的主要消费目标。

    “呵呵,当然可以,不仅这些东西可以出售给你们,便是如果需要,粮草刀械也可以出售。”唐傲哈哈大笑的说着。之前还担心如果北狄和匈奴出售战马太多,他会有财政上的压力,现在好了,自已完全可以以物换物,压力就将小上许多。

    “那真是太好了,下臣期待着与吉州合作的那一天。”乘左富美的是哈哈大笑了起来。之前他虽然也有售卖一些碘盐之物,但不过都是从大乾商人那里高价而得的,且路途遥远,费用不扉。可若是能够直接由唐傲这里进货的话,不仅价格会降低,少了中间商的利润,距离还更近,更可以少上不低的费用。

    乘左富是满意而归,为与唐傲达成了商业合作而高兴。吉王已经答应了他,以后去了吉州只需去找一位叫常宏的人,他的所有需要都可以得到满足。且唐傲还给了他一个令牌,这便是信物所在。这一刻,乘左富似乎已经看到无数的银子向他身上压来,想推都推不掉了。

    出城之后的乘左富,压下了心中的喜悦,将唐傲的要求提了出来。虽然义渠枭还有些不满,但也清楚,现在人家掌握着主动权,他是不低头都不行。至于把战马送过之后,吉州军会不会履行承诺,这一点义渠枭并不担心。除非唐傲真想与他们拼一个你死我活,不然的话,是绝对不敢不守承诺。

    如果唐傲真的收了战马还反悔的话,所有的北狄勇士将会心向一处使,劲片一处用,那个时候任吉州军再强大,手中有再多的战俘也将无济于事。

    但凡是唐傲还有一点理智的话,便知道要如何去做。

    双方达成了协议之后,接下来就是交易,北狄送上了两万五千匹战马,匈奴送上了两万战马。一时间匈奴勇士都由骑兵变成了步兵。

    送到城下的战马,被突然杀出的撼山卫接管,送进了城内。当北狄和匈奴勇士看到这支装备精良,甚至连战马身上都披着战甲的骑兵队伍时,一个个都露出了极为羡慕的神彩。

    北狄缺铁,有不少的勇士连一个像样的兵器都没有,是绝对不可能像吉州骑兵这般奢侈,还会给战马披上甲衣的。

    战马在撼山卫的护送下送进了石勒城。此时在城中,吉州各军也开始做着后撤的工作,一名名预备役和原古州军士兵骑上了战马,撼山卫断后,依次井然而退。

    三天之后,撼山卫也退出了石勒城,北狄和匈奴得以入得城中,接管了城池,同时还接管了三万的战俘。

    进得了城内的义渠枭,在看到城内百姓基本无恙之后,原本还很高兴。要是一入王宫之中,很快就哭倒在了地上。存于王宫的所有金银都被吉州军给带走了。还有几处非常的隐蔽之地,也一样没有逃脱被找到,被搜刮的命运。也就是说,这一刻起,义渠枭近乎变成了一个穷光蛋,想要在聚集财富还不知道需要多少年了。

    预想中的追击并没有发生。藏身在官道旁密林的唐傲带着五千四方军在这里埋伏着,直至看到撼山卫三千骑兵走过了官道,身后也没有敌兵追来时,这便松了一口气,这才开始真正的撤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