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576章 倒幕志士之祖:绪方逸势?【5700】
第576章 倒幕志士之祖:绪方逸势?【5700】
作者:漱梦实  |  字数:5764  |  更新时间:2021-10-13 20:01:08
    目送着绪方仨人的身影即将沉入远方的地平线后,斯库卢奇转过头,朝不远处的瓦希里高声道:

    “瓦希里!准备就绪没有?”

    “老大!刚刚好做完准备!”瓦希里高声道,“东西全都装车完毕了,我也清点过一遍了!没有任何遗漏!”

    在大战过后,恰努普也遵守了他的诺言,将他们赫叶哲一半的财物赠予给了斯库卢奇。

    因财物过多,恰努普还慷慨地赠予了斯库卢奇几辆雪橇车,让他们可以将雪橇车当运货马车来用。

    听瓦希里那么说,斯库卢奇点了点头:“很好!那我们也回去吧!”

    斯库卢奇翻身上马:“恰努普先生,我们也先离开了。你们多保重,日后若有机会的话再相见吧。”

    恰努普用力地点了点头:“你们也是!多保重!”

    与恰努普相互道别过后,斯库卢奇偏转视线,看向旁边的都已经整装待发的部下们:“我们走!”

    斯库卢奇率先磕击马腹,驾驭着胯下马匹缓缓向前行进、向远离红月要塞的地方行进。

    瓦希里等人紧紧跟上,不一会儿,雪原上便出现了一条辚辚前行的长蛇队形。

    斯库卢奇深吸了一口清晨冰凉的空气,然后缓缓吐出:“今日的天气相当不错呢。瓦希里,你瞧瞧这太阳,今日将会是阳光相当明媚的一天呢。”

    “是啊。”瓦希里附和一声后,长出一口气,“终于可以回去了……”

    “怎么?你住不惯阿伊努人的屋子吗?”斯库卢奇问。

    “嗯。我一直习惯不了阿伊努人的起居、饮食习惯啊。”说罢,瓦希里扭过头,看了眼已经渐渐被甩到他们后面的城塞,“真没想到啊……一直以‘无恶不作’而著称的哥萨克人们,竟然会冒死去援助一伙阿伊努人。”

    说罢,瓦希里一边展露出无奈的微笑,一边将视线转回到一旁的斯库卢奇身上。

    “老大,你果然是一个怪人呢。”

    “哈哈哈哈。”斯库卢奇仰天大笑,“多谢夸奖。你觉得我不像个传统的哥萨克人——这对我来说,是非常棒的夸奖。”

    “老大,我还是不明白呢。你到底是为什么会来帮助那帮阿伊努人啊?虽说到头来我们收到了非常丰厚的报酬,但是取得这丰厚报仇的代价也实在太大,一个不好我们说不定就全死了。”

    “我每次问你这个问题时,你都用‘因为我就是想这么做’来塘塞,就不能再解释得更清楚一点吗?”

    “解释得更清楚吗……”斯库卢奇低声重复了一边瓦希里刚刚所说的话后,露出微笑,“好啊,趁着我今天心情好,那我就讲得更清楚一点吧。”

    “瓦希里,你知道《堂吉诃德》吗?”

    “《堂吉诃德》?这不就是老大你平常总看的那本吗?就是那本用来反骑士,对吧?”

    “没错。”斯库卢奇清了清嗓子,“那本书的主角,生活在一个骑士都已经绝迹一个多世纪的时代里。”

    “在这个已经没有骑士的时代里,那本书的主角却因读骑士读得脑子坏掉了,他决定效仿中的那些骑士们。他给自己取了个新名字:‘堂吉诃德’,接着骑上匹破马,穿上一套破破烂烂的铠甲,开始四处行侠仗义。”

    “啊?听你这描述,这个堂吉诃德似乎是个傻子啊。”瓦希里发表自己的意见。

    “你这么认为的话,那就对了。”斯库卢奇朝瓦希里投去赞赏的目光,“那个堂吉诃德的所作所为,在其他人眼中,的确就跟傻子没什么两样。”

    “但我却非常欣赏堂吉诃德这种执拗地想要效仿游侠骑士、四处行侠仗义的行为呢。”

    “瓦希里,你把决定帮那伙阿伊努人一把的我,理解成堂吉诃德那样的傻子就行了。”

    “哈?”瓦希里张大嘴巴,“这都是些什么跟什么啊?你这么一解释,我反而更加听不懂了……”

    “哈哈哈哈哈。”斯库卢奇仰天大笑,“听不懂的话,就慢慢去理解吧!”

    ……

    ……

    红月要塞——

    “绪方君他们离开了……果然还是很不舍啊……”阿依赞发出长长的叹息。

    走在阿依赞身侧的亚希利,用点头来表示认同。

    算上这场“红月要塞攻防战”,绪方已经先后救过2次奇拿村。所以在绪方他们离开时,奇拿村几乎所有的村民都来给绪方他们送行了。

    现在绪方他们离开后,他们这些前来送行的人,也自然而然解散了。

    阿依赞与亚希利二人走在返回居地的奇拿村村民们的最后方。

    他们二人算是绪方与阿町在红月要塞中,彼此之间最熟络的两个阿伊努人了,因此对于绪方与阿町的再次远行,他们二人自然是百感交集。

    “也不知道之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他们呢……”亚希利轻声嘟囔。

    “我想——或许很快就能再次和绪方君他重逢了,不过是以别的方式。”阿依赞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嗯?什么意思?”亚希利反问。

    “绪方君可是救了我们所有人的大英雄啊。”阿依赞笑着说道,“我有预感——恐怕用不了多久,一则全新的英雄史诗就会出现了。”

    亚希利面露了然之色,随后这份了然之色缓缓转变为了迟疑之色:“可是……绪方先生可是和人啊。和人能够成为我们的英雄史诗的主角吗?”

    “的确是没有这样的先例。但是——既然没有先例的话,开创先例不就行了?”阿依赞换上严肃的语气,“亚希利,如果之后迟迟没有出现以绪方君为主角的英雄史诗的话,那就由我们两个来开创这先例吧。”

    “我?”亚希利的脸上浮现惊讶。

    “我和你都与绪方君相处过一段不算短的时间,由我们两个来编撰再合适不过。”阿依赞正色道,“绪方君他先后救过我们奇拿村两次,我不想让我们的后人们能永远铭记——曾经出现过这么一个,能让其他的英雄史诗的英雄人物都黯然失色的英杰。”

    “……我知道了。”亚希利用力地点了点头,灿烂地笑着,“阿依赞先生,等你决定开始编撰以绪方先生为主角的英雄史诗时,请务必让我参与!”

    “那就这么说好了。”阿依赞也像亚希利那样,露出灿烂的笑容。

    ……

    ……

    在绪方等人离去后,恰努普等人也走在各自回家的路上。

    “雷坦诺埃,真没想到你真的也来送绪方君他们离开了。”恰努普用无奈的表情,看着身旁被包得跟个粽子一样、被他的儿子:普契纳搀扶着的雷坦诺埃。

    “他们是我们的恩人。”雷坦诺埃淡淡道,“恩人要走,我如果不起身送一送的话,就实在太失礼了……嘶!普契纳!你刚才碰到我伤口了!”

    “对、对不起!”身体各处也被大大小小的麻布所包着的普契纳慌忙道。

    “父亲。”这时,恰努普的身后响起艾素玛的声音。

    “怎么了?”恰努普扭头看向正快步靠近他身后的艾素玛。

    “父亲,你如果有时间的话,去和奥通普依他聊聊吧。”艾素玛低声道,“他最近这段时间沉默寡言、怪怪的。”

    “他之前一直很喜欢绪方君的,绪方君刚来我们这儿时,还总缠着绪方君,让绪方君跟他介绍和人的生活。”

    “但刚刚去送别绪方君时,却几乎什么也没说,就只对绪方君他们说了句‘祝你们一路顺风’。”

    “我问他到底怎么了,他什么也不说。”

    听到此言,恰努普扬起视线,看向正走在他们后方、离他们有一段不短距离的奥通普依。

    送别绪方——恰努普他们一家子人都去了。

    对于奥通普依最近这段时间的异样,恰努普其实也都有看在眼中。一开始他只以为是奥通普依因忙于协助库诺娅治疗伤员,所以累得连话都不想说,但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样。

    恰努普抿了抿嘴唇后,点点头:“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和他聊聊吧。我之后可能会和奥通普依他走得慢一点,你们不用搭理我们。”

    说罢,恰努普转身朝后方的奥通普依走去。

    “奥通普依。”

    “父亲?”原本正低着头走路的奥通普依抬起头,朝对着他这边快步走来的恰努普,投去疑惑的视线。

    “你最近是有什么心事吗?”恰努普与奥通普依并肩同行,“最近一直看你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我没事……”奥通普依低声道。

    “你的这副样子,看上去可根本不像是没事啊。”恰努普静静道,“你姐姐相当担心你呢。刚刚还一脸焦急地跑来找我,向我倾诉对你的担心呢。”

    自幼丧母,所以一直视姐为母的奥通普依,在听到恰努普提及他姐姐后,表情有了细微的变化。

    “有什么心事,就说出来吧。现在附近只有你和我,你也不用担心会被人所偷听。”恰努普补充道。

    恰努普他们父子俩,现在已经落后走在他们前方的雷坦诺埃等人一大截。周围已无其余人。

    恰努普的话音落下了好久。

    而奥通普依也跟着沉默了许久。

    终于——奥通普依像是下定决心了一般,咬了咬牙,缓缓地说道:

    “父亲……我之前……一直很喜欢和人,对和人的生活很向往。”

    “父亲……我也不瞒你……在和人刚打过来时,我其实是比较倾向于投降的……”

    “我觉得投降了和人,然后被迫变成了‘归化虾夷’,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可以就此过上先进的生活,不用再靠于山野间狩猎为生……”

    “但是……在跟随着库诺娅小姐一起救治伤员,亲眼目睹了许多身边熟悉的人都因和人的侵略而变得凄惨无比后,我发现……我似乎慢慢变得对和人没有那么地喜欢了……”

    “觉得和人似乎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和善、亲切、值得让我去憧憬……”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具体用词汇来形容我现在的状态……我现在……可能算是迷茫了吧……”

    “以前一直梦想着去一趟和人地,而我现在……已经喜欢不了和人了……”

    恰努普一直静静地听着,并时不时地点点头。

    在年纪还只有十余岁的儿子话音落下后,恰努普便不假思索地说道:

    “奥通普依,你这是讨厌和人了吗?”

    “……可能吧。”

    “如果你讨厌的是和人的话,那你讨厌错对象了呢。”

    奥通普依扭过头,朝恰努普投去疑惑的视线。

    “你要去讨厌的东西,应该是害我们与和人不得不兵戎相见的‘某种东西’,至于这‘某种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你就好好去思考、努力去思考、用力去思考吧。”恰努普不急不缓地说道,“等思考出答案后,就来找我,把你的答案告诉我。”

    说到这,恰努普朝奥通普依展露出一抹浅笑。

    “等你思考出答案是什么时,你就将不再是那个会轻轻松松喜欢上某个民族,然后又随随便便去讨厌某个民族的小孩了。”

    “我期待着你的答案、你的成长。”

    语毕,恰努普从奥通普依的身边大步离开,留下奥通普依一个人若有所思地继续缓步向前挪步。

    “父亲,和奥通普依他聊得怎么样了?”在恰努普回来后,艾素玛便迫不及待地朝恰努普问道。

    “聊得还行吧。”恰努普笑了笑,“我们接下来就慢慢等吧。”

    “等?等什么?”艾素玛问。

    “等奥通普依悟出自己的答案。”

    “父亲,你在说什么呀?”

    “嗯……该从哪个地方开始解释呢……”恰努普苦笑道。

    ……

    ……

    虾夷地,离红月要塞不远的某处雪原上——

    三人二马的绪方一行人,就在这处雪原上,依着林子平的指挥,以不急不缓的速度朝东北方向行进。

    阿町独乘葡萄一马。

    而萝卜则要辛苦一些,要同时载着绪方与林子平。

    “今日的天气真好呢。”绪方将右手搭在眼眶上,看着头顶明媚的太阳。

    “是啊。”坐在绪方身后的林子平淡淡道,“真是一个适合外出远行的日子。”

    说到这,林子平停顿了一下,过了片刻后才长出了一口气,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道:

    “真没想到……我竟然还有和大名鼎鼎的刽子手一刀斋一起旅行的一天啊……”

    林子平身为红月城塞中,与神渡同为唯二的知道绪方的各种绰号的二人的其中一员。与神渡一起极为默契地帮绪方保守着身份的秘密。

    而现在,周围已经没有任何外人了,林子平也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地直呼“刽子手一刀斋”这响当当的名号。

    “这种事说出去,只怕是会让不少人艳羡啊。”林子平此时接着说,“绪方君,我不知道你是否清楚——你在普罗大众之中,可是受很多人欢迎的哦。”

    绪方昨夜在神渡也听过类似的话。

    “我对此一直都是感觉诚惶诚恐啊。”绪方无奈地笑了下,“我一直不觉得我目前以来的所作所为,值得让人这么尊敬我……”

    “绪方君,你太谦虚了啊。”林子平耸了耸肩,“在很多反感幕府的人的眼中,你就是顶天立地、做了我们一直很想做但又不敢做的事情的英雄——就比如我。”

    “哦?”绪方看了眼身后的林子平,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你也很崇拜我吗?”

    “与其说是崇拜,倒不如说是尊敬。”林子平笑道,“当初,在得知你将幕府的象征之一——二条城给攻破时,我可是兴奋得直接手舞足蹈起来了。”

    “太久没有人敢去挑战幕府的权威了。”林子平缓缓换上严肃的面容,“据我的判断,现在的幕府已经到了不破不立的状态了。”

    “对我来说,像你这样的敢于挑战幕府权威的倒幕志士越多越好!这样一来,说不定便能倒逼幕府做出新的变化!”

    “倒幕志士?”绪方哑然失笑,“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称我为倒幕志士呢……”

    “我敢断定——江户幕府若不再设法变革,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倒幕志士出现。”

    说到这,林子平停顿了下,随后换上半开玩笑的语气。

    “等到那时,那些倒幕志士们说不定会尊你为‘倒幕志士之祖’呢,认为你是第一个敢于挑战幕府权威的人。”

    “那太可怕了……”绪方扯了扯嘴角,“我可不想看到我的名字被当成一面大旗在用……”

    “林先生。”这时,一旁的阿町突然插话进来。“接下来是不是只要一直往前走就行了?”

    “没错。”林子平点点头,“依照现在的速度,大概要一直往前走3天左右的时间。”

    “那个古怪的和人医生离这儿还蛮远的,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们不怕花时间。”绪方轻叹了口气,“就只怕到头来扑了个空啊……”

    ……

    ……

    江户,葫芦屋一行人所住的宅邸——

    呼——!呼——!呼——!

    偌大的庭院中,现在只有琳一人。

    琳独自一人站在庭院的正中央,手持一柄绑上了不少大石头的木刀,在那练习着素振。

    因为绑上了不少石头的缘故,这柄木刀的重量已到了极惊人的数值。

    但如此之重的木刀,却被琳极稳得挥着,将木刀朝前重重劈下时,刀路没有出现一丝一毫的凌乱。

    就在琳正默默地独自练习着剑术时,她突然听到身旁传来脚步声。

    “胜六郎?”琳放下手中的木刀,扭头看向正快步朝她这儿走来的部下——岛田。

    “主公。”岛田正色道,“我决定好了——在我们离开江户之前,我决定去看看我的父亲。”

    “终于决定好了吗……”琳朝岛田投去带着几分欣慰的目光,“那你之后自己找个好时日回家一趟吧。”

    “倘若想要钱来买点伴手礼什么的,就直接来找我要钱吧。”

    岛田:“是!”

    ……

    ……

    与此同时——

    江户,某条阴暗、无人的小巷中——

    “哈……哈……哈……哈……”

    这条阴暗、污水横流、平常都无人会来此的阴暗小巷中,此时却突兀地有着少女的喘息声。

    一名身上披着又脏又旧的斗篷的少女,仓皇地在这条小巷中疾奔着。

    在疾奔的同时,时不时地回头看一眼身后。

    “啊!”

    这时,她的脚不慎踢到了地面上一块突起的石头。

    下意识地发出一声惨叫的她,重重朝前跌去,来了个大大的狗吃屎。

    “好痛……”

    从地面上爬起身的少女,声音中出现了些许的哭腔。

    她低头看了她的左臂——在刚才摔倒时,她的左臂不慎被地面上一些尖锐的石子给刮出了道道血痕。

    然而——这道道血痕仅出现了片刻的时间而已。

    在这名少女低头去看自己的这伤口时,这道道血痕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仅几个呼吸的时间,她的手臂便恢复如初。

    *******

    *******

    本来,按照预期,本章才是第7卷的最后一章的。既给了第7卷所有的主要人物一个交代,同时又在最后的部分铺上了新的悬念。是最完美的“卷终章”。

    但经过种种考量,最后还是决定将最近这3章列到最终卷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