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624章 请一刀斋来当保镖【5200】
第624章 请一刀斋来当保镖【5200】
作者:漱梦实  |  字数:5284  |  更新时间:2021-12-06 08:01:06
    绪方他们大致是在傍晚时分回到了仙兵卫所开的木匠铺。

    他们刚回到木匠铺时,风魔恰好已经与这位有段时间没见的老部下畅聊完毕。

    仙兵卫极力挽留风魔,让风魔、绪方他们直接住在他们家就好。

    仙兵卫的家和他的这木匠铺是一体的,一楼是铺子,二楼便是他们的家,他们的家并不宽敞,住了仙兵卫他们一大家子人后,整个家基本就没剩多少空位了。

    若是强行住进仙兵卫他们的家,只怕是会给仙兵卫他们一大家子人的生活带来许多不便。

    所以为了不给仙兵卫和他的家人们带来太多的不便与麻烦,绪方他们婉拒了仙兵卫让他们直接住在他们家的邀请,而是花钱住进了某间普普通通的旅店。

    绪方他们便在这间普通的旅店内,安稳且平静地度到了自来到大坂后的首夜。

    ……

    ……

    翌日——

    现在已是4月中旬,正是一年下来气温最宜人的时候,既没有热得让人恨不得裸身睡觉,也没有冷得让人不想离开被我。

    在太阳刚从地平线上升起后,绪方便在生物钟的作用下醒来,然后放开怀里不着片缕的阿町、爬出被窝、穿戴好衣物。

    阿町、阿筑他们俩的起床时间一向要比绪方晚。

    想着趁现在外出买点早餐回来的绪方,在穿戴好衣物后,便离开了他与阿町所住的房间。

    刚离开房间、来到房间外的走廊,绪方就十分凑巧地看到了恰好正于同一时刻自隔壁房间出来的风魔。

    绪方他们4个自然是不可能住在同一间房,他们统共开了3间房,绪方与阿町一间,风魔自个一间,阿筑自个一间,3座房间恰好排成一排。

    见到恰好与他同时步出了各自房间的绪方后,风魔主动朝绪方打着招呼:“老弟,早上好啊!”

    “你也早上好。”这时,绪方发现风魔的双眼有着黑眼圈,两只眼珠子也挂有着不少的红血丝,一副没有睡好的样子。

    “风大人,你昨夜没有睡好吗?”绪方和风魔现在所站的这条走廊,毕竟不是私人场合,所以绪方只称“风大人”,不称“风魔大人”。

    “昨天因为和久违的老部下重逢,所以昨天晚上有些太兴奋了,一直到暮八时(凌晨2点)左右才将将睡着。”风魔露出带着几分憨憨的气息的笑容。

    风魔的双眼,自昨日见到仙兵卫后,就一直迸射着兴奋的光芒。

    风魔这种和阔别已久的宛如家人般的老部下重逢的心情,绪方也是感同身受的。

    绪方心想:去年夏季,他在京都和阿町重逢时的心情,大概就和风魔此时的心情差不多吧。

    看着风魔这副高兴的模样,绪方也不禁露出了微笑。

    “既然昨日没怎么睡好的话,那现在要不要去补下觉?”

    “不必了,不必了。”风魔摆了摆手,“虽然昨晚没睡多久,但我现在精神好着呢。”

    “就算是要补觉,也等干完正事后再去补觉。”

    说到这,风魔呵呵笑了几声,随后接着道:

    “等小町和小筑她们俩醒来后,我就带你们去见见那位和我是老相识了的‘大坂万事通’吧。争取早点帮你们找到那位予二大师。”

    “今日就去找你那位老友?”绪方挑了挑眉,“风大人,你不先再去多陪陪仙兵卫先生吗?”

    风魔摆了摆手:“陪仙兵卫什么的,这事不急。”

    “反正我昨日已经见过他、和他打过招呼了。等先帮你们找到予二大师后,再慢慢找仙兵卫聊天、叙旧也不迟。”

    既然风魔都这么说了,绪方也不再多说什么别的,向风魔行了一礼,道:“多谢你了,风魔大人。”

    风魔再次摆了摆手,示意绪方不必多礼言谢之后,露出古怪的表情:

    “待会去见我那个老友之前,先给你们提个醒吧——我那老友所在的地方……比较特殊,所以你们要先做好心理准备哦。”

    “特殊?”绪方疑惑道。

    风魔此时的表情变得更加怪异了。

    “我那朋友……住在让全大坂的男人都魂牵梦绕的销金地——新町。他是新町的一座名为‘七草屋’的游女屋的主人。”

    “和江户的吉原,以及京都的岛原相比……新町那儿的人要……”

    风魔这时突然沉默了下来,像是在思索着接下来要说什么才比较合适。

    过了片刻后,他才幽幽地开口:

    “要……热情得多。”

    “所以你们……尤其是老弟你,要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

    ……

    ……

    约莫半个时辰后——

    大坂,新町——

    “二位客官!有没有兴趣到我们三叶屋来坐坐呢!”

    “客官!请问你们喜欢什么类型的姑娘呢?”

    “二位客官……”

    ……

    在阿町和阿筑纷纷醒来后,风魔便如他所言地领着他们仨,朝他那老友所在的新町进发。

    刚踏进新町,曾在吉原工作过的绪方,便立即闻到——新町的空气有着与吉原的空气相同的气味:淡淡的女人的脂粉味。

    新町的布置,也和吉原一样……不,应该说是吉原、岛原、新町这仨地的建筑布置与建筑风格基本都一样。

    都是每座游女屋的一楼都设有只用木栅栏阻隔的橱窗,待夜幕降临,游女们就坐在橱窗的后面搔首弄姿,吸引客人、供客人挑选。

    因为现在是早上,正是操劳了一夜的游女们休息的时候,所以此时新町的道路上以及游女屋的橱窗里,都鲜见游女的身影。

    然而……尽管从外观上来看,新町简直就是缩小一号的吉原,但在进入新町后,绪方还是迅速且敏锐地察觉到——新町与吉原完全不同。

    首先,新町也和京都的岛原一样,不像吉原那样有着个四郎兵卫会所这种对他们进行专门管理的组织。

    其次……吉原的人没有新町的人那么……热情。

    刚踏进新町,便立即有2、3个见世番(专门负责在游女屋正门附近设立台座招揽客人的人)围上来,为他们各自所隶属的游女屋打着广告。

    吉原的见世番虽然也会这样主动上前招揽客人,但远没有新町的见世番那么热情。

    兴许是因为大坂人的热情本就那么热情奔放吧。

    阿町和阿筑身为女性,被见世番自然而然地无视,而风魔年纪太大,也同样被几乎所有的见世番给无视,几乎所有围拢上来的见世番,都是冲着绪方而来的。

    绪方虽然戴着斗笠与面巾,但仍能从裸露在外的手掌等皮肤,看出此人很年轻。

    这些见世番就这么围拢在绪方的周围,向绪方介绍着他们各自的游女屋的好。

    现在恰好是新町人流量最少的时候,所以此时围拢过来的见世番格外地多。

    对于这些见世番,绪方只能露出尴尬却不失礼貌的笑。

    他可不敢对见世番的这个广告表露出丝毫的兴趣——毕竟阿町现在就站在他身边。

    他眼角的余光有注意到:身旁的阿町一直有在用审视的目光悄悄打量着他的脸。

    这让绪方的额头不禁冒出些许冷汗。

    倘若自己对某个见世番的“广告词”展露出极浓厚的兴趣……绪方不敢想象阿町会对他做出什么反应……

    绪方一面维持着礼貌的微笑,一面打发着这些围拢上来的见世番。

    “风大人。”将又一名见世番给打发走后,绪方忍不住朝身前的风魔问道,“还没到你那老朋友所住的地方吗?”

    “到了到了。”风魔说,“你瞧——前面那座七草屋,就是我那朋友所经营的游女屋。”

    绪方赶忙向前方看去。

    只见前方的街口处,坐落着一座光从外观上来看,就要比周围其余的同行要豪华上不知多少的游女屋。

    这座豪华至极的游女屋的大门上,挂着一块牌匾,上书:七草屋。

    风魔领着绪方他们朝这座七草屋大步走去。

    刚站到七草屋的大门前,风魔便朝正打扫着七草屋门前地面的2名青年朗声道:

    “麻烦你们去给你们的老板看一眼这个,然后跟他通报一声,就跟他说:老朋友来访。”

    说罢,风魔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扇子,然后将这扇子递给这2名青年。

    突然来了个从没见过的老头,而这老头刚一现身,就直接说什么“去跟你们的老板通报一声”,并塞给他们一柄扇子——这让这2个青年一脸懵逼,面面相觑。

    “快去向你们的老板通报吧。我不是啥可疑人士,我是你们老板的老朋友。”风魔这时换上半开玩笑的语气,“若是传话慢了,你们老板事后知道了,说不定要生气的哦。”

    风魔这副言之凿凿的模样,成功吓唬住了这2名青年。

    心想着“如果这老头真是老板的朋友,那可耽搁不得”的二人,留下一人继续待在大门这儿,另外一人则接过风魔递来的扇子,然后快步去找他们的老板。

    不一会儿,这名去找他们老板的年轻人便回来了。

    “请跟我来。”这名归来的年轻人,将风魔刚才递给他的扇子交还给风魔,然后向风魔毕恭毕敬地行礼,用着最高级别的敬语,“我们的老板正在楼上等您。”

    七草屋统共有3层。

    这个年轻人直接带着绪方他们来到最高层的某间房间前。

    “大人!”年轻人朝屋内朗声道,“我带客人们来了!”

    “嗯。”年轻人的话音刚落下,房间内便响起了苍老但不失中气的声音,“带他们进来吧。”

    “是!”

    年轻人拉开房门。

    随着房门的拉开,房间内的光景映入绪方的眼帘。

    房门的后方,是一间看上去相当简朴的房间。

    家具仅有一张书案、一个柜子与一个装满书的书柜。

    一名年纪感觉和风魔差不多的70来岁的老者,端坐在房间内唯一的一张书案后方,翻阅着案上的一本书。

    这个老者……给绪方的第一印象,就是“风度翩翩的老绅士”。

    没有留着丑得要死的月代头,也不像风魔那样是个谢顶的光头,一头极浓密的银发往后梳,梳成一个即使在现代也毫不过时的大背头。

    脸颊虽因年纪的缘故而密布皱纹,额角等地方还有老年斑,但肌肤却相当有光泽,红光满面。

    鼻梁上架着相当稀罕的细框眼镜,镜片后的细长双眼,闪烁着饱读诗书之人所特有的光芒。

    在绪方等人入内后,这名老者便向那个领他们进来的年轻人摆了摆手,示意其先退下。

    那名年轻人退下并关上房间的房门后,风魔便大大咧咧地坐在了这老者的对面,然后朝这老者笑道:

    “好久不见啊,左右田卫门。你的头发……还是这么多呢……”

    不知为何,明明一开始还笑着跟这老者打招呼的风魔,在说完他刚才那句话的后半截,表情从挂着笑容瞬间变得一脸沉重。

    “嗯,的确是好久不见了啊。”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被风魔称为“左右田卫门”的这个老者,一边说话,一边抬手用力地向后捋了捋他头顶那浓密的银发。

    “不知我现在该怎么称呼你比较好呢?”

    “你叫我‘风’就行了。”

    “风是吗……那么——风君,你身后的这3位是?”

    “是我朋友。”

    “哦?真没想到你都一把年纪了,竟还能交到这么年轻的朋友啊。”

    说罢,左右田卫门站起身,向绪方他们行了一记极有风度的鞠躬礼。

    “初次见面,在下左右田卫门。”

    左右田卫门的这鞠躬礼,有风度到令绪方他们仨都不由自主地怀疑此人是否是自幼接受过严格教育的贵族子弟。

    “初次见面。”绪方还礼,“在下真岛吾郎。”

    “我是真岛町。”

    “我是阿筑。”

    “左右田卫门。”风魔这时突然道,“我就直接开门见山了——我有事要请你这个‘大坂万事通’来帮忙。”

    风魔十分地直接,直接直入主题。

    “你说吧。”

    而对于风魔的这份直接,坐回到榻榻米上的左右田卫门微微一笑,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不过在听取你的请求之前,姑且还是容我纠正下你刚才的错误吧——‘大坂万事通’这个称呼真是折煞我了。”

    左右田卫门苦笑道。

    “我若真有那个知晓大坂的一切事物的本领,就不需要再开什么游女屋了。”

    “所以我不保证你的所有请求,我都能有求必应哦。”

    “没事。”风魔道,“你尽你所能就好。”

    ……

    ……

    风魔将他们正在寻找刀匠予二的事,一五一十地告知给左右田卫门。

    待风魔话音落下后,左右田卫门点点头:

    “原来如此……你们要找予二吗……”

    “如何?”风魔追问,“你知道予二在哪吗?”

    “……你的运气很不错呢。”左右田卫门微微一笑,“我刚好知道予二住在何处呢。我认识个朋友,他恰好与予二是好友。在我那朋友的介绍下,我和予二算是老相识了。”

    “那太好了。”风魔一拍大腿,“那快告诉我们,予二住在大坂的何处吧。”

    “……风君。”突然十分诡异地沉默了一会的左右田卫门,用手指以极有节奏地频率敲击着身前的书案,“要我告诉你们予二的住处……倒也可以,但你……不,是你们得帮我个忙才行。”

    “喂。”风魔的眉头这时猛地皱紧,“这种小忙也要等价交换吗?”

    “换作是平时,这种小忙,我肯定二话不说地无偿帮你了。”左右田卫门苦笑道,“但我现在恰好碰上了点小麻烦。需要你们的帮助。”

    “放心吧,要你们帮的忙,不是什么麻烦事。”

    这时,左右田卫门突然将目光移到了绪方和阿町的身上。

    “二位是叫真岛吾郎与真岛町对吧?不知二位的关系是?”

    “夫妻。”绪方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夫妻吗……”左右田卫门轻轻地点点头,面露思索之色,“……真岛君,能容我冒昧问你个问题吗——不知您的身手如何?”

    左右田卫门莫名其妙地来询问他的身手——这让绪方的眉头不禁一挑。

    虽不知左右田卫门为何突然这么问,但也不是什么无法正面回答的问题,所以绪方沉吟片刻,思索出了合适的措辞后,便幽幽地用委婉地口吻说道:

    “徒手格斗、骑术等技艺,不敢说有多厉害,但若论用剑,我拥有着要比普通人丰富上不知多少倍的经验。”

    “那好。”这次换左右田卫门拍了下自己的大腿,“那么——真岛先生,真岛小姐,我想请二位来帮我一个小忙。”

    “要帮的忙很简单。”

    “今夜有帮尊贵的客人花重金请走了我们七草屋的王牌艺者——初光去表演。”

    “我希望真岛小姐能在今夜来担任初光的助手。”左右田卫门将目光定格在阿町的身上,“工作内容很简单,在初光进场之前,帮初光抱着她的三味线。进场之后就将三味线递给她,接下来你只需坐在初光的身旁,等待初光的表演结束即可。”

    “而真岛先生则来担任初光的护卫。”左右田卫门将视线转到了绪方的身上,“足下的任务就更简单了,只需要协同初光的另外一个护卫,一起守在初光的身旁,防止有人上前伤害到初光就行。”

    “只要你们愿帮我这个忙,事后我便立即将予二的住所告诉给你们。”

    *******

    *******

    ps:关于初光,大家可以回看昨日一章的末尾。

    ------题外话------

    大坂的新町,到现在都还存在哦。大家或许都耳闻过的“新田飞地”,其前身就是新町。

    不过据说“新田飞地”有很多坑人钱的店,而且那种地方说实话也没啥好去的,所以大家日后即使到了日本,也别轻易靠近那个地方哦。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