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658章 对魔忍·阿町vs“英国火枪手”+伊贺男忍【5200】
第658章 对魔忍·阿町vs“英国火枪手”+伊贺男忍【5200】
作者:漱梦实  |  字数:5250  |  更新时间:2022-01-12 08:01:06
    大坂,某地——

    “大人,尸首都已收敛完毕。”一名火枪手朝拜乡恭声道。

    “嗯,好。”拜乡点点头。

    此时的拜乡,正站在一辆手推车的跟前。

    如果这时现场有个普通人,那么这个普通人看到拜乡身前的这辆手推车,怕是会被吓得倒吸几口凉气,或是直接瘫坐在地吧。

    这辆推车上,整齐地堆放着十几具尸体。

    而这十几具尸体,正是刚才伏击绪方失败,然后被绪方所反杀的阵亡者们的遗体。

    总算是将佐久间交给他的“收敛部下尸体”的任务给完成,拜乡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朝身旁的2名部下说道:

    “将这些尸体运回龙水寺。记得动作要快。”

    “是!”

    “嗯?拜乡,你怎么在这?”

    冷不丁的,一道年轻男声在拜乡的身后响起。

    听着这道对自己来说,分外耳熟的男声,拜乡挑了下眉:

    “长之助?”

    拜乡一边这么问着,一边朝自己的身后望去。

    他的身后,是一棵有近3米高的大树。

    而大树顶端的一根粗壮树枝上,蹲坐着一个一袭黑衣的黑衣青年。

    这位黑衣青年似乎并不打算从树上下来,他就这么维持着蹲坐的姿势,面含笑意地俯视着下方的拜乡。

    “你这是在收敛尸体吗?”被唤作长之助的青年朝拜乡追问道。

    “是啊。”拜乡苦笑着,“佐久间给了我10个人,让我将死于修罗刀下的部下们的尸体都给收敛好。”

    “哈,收敛尸体吗……这的确是一向爱兵如子的佐久间的作风。”长之助耸耸肩。

    “你呢?”现在换拜乡朝长之助问道,“你这个‘独行侠’现在又在做什么呢?”

    话说到这,拜乡换上戏谑的口吻。

    “‘伏击修罗’的甲计划失败,现在正启用着‘全城捕杀修罗’的乙计划。”

    “你身为伊贺忍者的一份子,而且还是有着‘伊贺之星’之名的精英,此时不应该正充当着我军的‘眼睛’,忙着四处寻找修罗、定位修罗的位置吗?怎么现在有闲心来找我聊天呢?”

    “我的确有在忙着四处寻找修罗啊。”长之助撇了撇嘴,“但人总得休息的嘛。”

    “刚才,我一直在这片区域内寻找修罗,找得我眼睛都酸了,所以就决定来这棵树上稍微坐一会,休息休息,结果就恰好撞见到你了。”

    说到这,长之助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真是的……倘若‘伏击修罗’的甲计划能成功的话,我就不用再来受这个罪了……那个修罗有那么强吗?调集了60多名火枪手来伏击他,竟然还能让他逃脱。”

    长之助瞥了眼那辆装满尸体的手推车。

    “而且还被他反杀了那么多人……这些受英吉利国的陆军教练亲自培训的火枪手,每一个都很金贵,死了这么多,连我都觉得有点心疼呢。”

    “……虽说夸赞敌人很奇怪,但我还是不得不承认——修罗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厉害许多……”拜乡的脸色一沉,“不论是敏捷,还是反应速度与爆发力,都强得可怕。”

    “若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不敢相信人类原来能跳那么远……”

    绪方刚才那自屋顶一口气飞跃8米多的距离,直接跳进火枪阵中的景象,不受控制地自拜乡的脑海中浮现,让拜乡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哦?”长之助挑了下眉,“可以跟我讲讲那个修罗是怎么从你们的伏击中杀出来的吗?”

    “其实没啥好讲的……修罗反杀我们的过程,相当地快速且简洁。”

    拜乡将刚才他们怎么伏击修罗,然后怎么被修罗反杀的全过程,言简意赅地告知给了长之助。

    长之助听罢,咧嘴一笑:

    “被60余挺燧发枪指着,还能反将一军……真是不得了的身手啊……”

    “真想和他较量较量……”

    “呵。”拜乡冷笑一声,“我劝你不要干这种傻事。我觉得你一定不是那个修罗的对手……嗯?长之助,你在看什么呢?”

    长之助刚才像是发现了什么东西一样,把头一撇,扭头看向西方。

    拜乡高声询问长之助在看什么,但长之助却像没有听到一样,继续一言不发地看着西方。

    正当拜乡想接着追问长之助时,长之助突然咧嘴一笑:

    “……拜乡,你快来看看。我们……似乎发现那个修罗的同伴了。”

    “同伴?”拜乡的眉毛猛地一跳,然后连忙爬上旁边的房屋屋顶,从怀里掏出望远镜,往西方看去。

    “在哪儿?”

    “西边的街道,有个正在跑步的女人,你看到了吗?”

    拜乡循着长之助的指示,寻找着“正在跑步的女人”。

    这个地方是大坂的偏僻之地,连鬼影都没有几个,所以不一会儿,拜乡便在西面的一条街道上找到了一抹艳丽的身影。

    那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年轻女人。

    身穿以红色为主色调,以白色做点缀的和服,脚上没有着袜,踩着一双红色鞋带的平底木屐,后腰间挂着一柄即使是平民、女性也能随身携带的胁差。

    她没有将头发挽成发髻,直接将一头及腰长发束成一条高马尾。

    这个漂亮女人此时神色匆匆,跑得飞快,似乎正急着前往什么地方,束于其脑后的马尾随着她的跑动而上下跳动,翻飞。

    在镜头内发现了这个漂亮女人后,拜乡便立即一怔。

    不……准确点来说,是在看到这女人那异常凸出的部位后,拜乡的神情一怔。

    那个漂亮女人有着在这个时代极为罕见的身材。

    其和服胸口处的布料,被撑得鼓鼓的。

    看着镜头内有着极少见身材的这个女人,拜乡的神情缓缓从呆愣,转变为兴奋。

    这不是好色之徒看见美女的那种兴奋。

    而是猎手看到高价值的猎物后的那种兴奋。

    “拜乡。”长之助这时缓缓道,“我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个修罗是不是有着一个长得相当漂亮,那儿非常大的妻子?”

    “你没有记错。”

    长之助的话音刚落,拜乡就立即这般答道。

    “据咱们目前已知的情报,那个修罗的确有着个长得相当漂亮,那儿非常大的妻子。”

    “在这个时间点,行色匆匆地出现在这……体型特征还和修罗的妻子的特征完全吻合……”

    拜乡的呼吸因情绪的激动与兴奋便缓缓变得粗重。

    “长之助,有兴趣来和我一起合作吗?”

    “若是运气好的话,咱俩今夜可要立大功了!”

    “好像很有趣嘛。”长之助咧嘴一笑。

    ……

    ……

    阿町自从旅店内出来后,便马不停蹄地往予二大师的家赶。

    突然,一股淡淡的血腥味直往阿町的鼻子里钻。

    自打跟了绪方后,血腥味便成了阿町最常闻到的味道之一。

    确信自己没有闻错的阿町,放慢脚步,以警觉的目光扫视着周围。

    不一会,她便找到了血腥味所传来的地方。

    “这是……!”阿町以惊愕的目光,看着前方的地面。

    在月光的照明下,阿町清晰地看到——前方的泥地上,溅有着大量的血。

    此地正是绪方刚才遭受伏击的地方。

    虽然尸体已经被拜乡收敛走了,但地上的血迹他却没有去进行清理。

    站在这一滩滩还未完全干涸的血迹旁边,阿町的神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难看起来。

    种种不好的猜想,在阿町的脑海中涌出……

    她环视着周围,试着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看了一圈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后,阿町咬了咬下嘴唇,然后再次撒开双脚,以自己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接着往予二大师的家赶去。

    一边往予二大师的家赶去,一边在心里暗自祈祷着。

    祈祷着绪方千万别出什么意外。

    曾来过一次的予二大师的家,终于出现在了阿町的眼前。

    总算是来到了予二大师的家——但阿町的心情却变得比刚才还要沉重。

    因为予二大师的家里现在没有一点灯光,没有半点声响从屋内传出。

    而且……阿町隐约有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腐臭味从予二大师的屋内传出……

    随着对予二大师的家的逐渐靠近,这股腐臭味越来越浓、越来越重。

    ——该不会……

    一个可怕的猜想,让阿町脸上的血色散去大半。

    “予二大师!予二大师!您在家吗?”

    阿町站在房门外,高喊着“予二大师”。

    不论她怎么喊,屋内都无人应答。

    阿町抬手去拉房门。

    房门没有锁……

    “……予二大师,请恕我失礼了。”

    语毕,阿町左手拉着房门,右手搭在挂于后腰间的胁差刀柄上。

    哗啦啦……

    房门被缓缓拉开,门后的景象一览无余地展露在阿町的眼前。

    “!!!”

    望着房内的光景,瞳孔猛地一缩的阿町,险些惊叫出声。

    只见房内彻底成了苍蝇的乐园。

    突然拉开房门的阿町惊动了房内的苍蝇。

    它们“嗡嗡嗡”得乱飞。

    阿町就在这些四处飞舞的苍蝇群的间隙中看到了正仰躺在与大门相连的走廊地板上的予二大师……的尸体。

    难闻的臭气自予二大师的尸体散去。

    屏住呼吸的阿町缓步踏入房内,用手拨开四处飞舞的苍蝇们,走到予二大师的尸首旁。

    仰躺在地的予二大师,其所受的致命伤,是额头处的刀伤。

    他的额头被劈开,血液和脑浆淌了满地。

    双目圆睁,早已失去光彩的双眼仍旧残留着惊愕与畏惧。

    根据尸体的状态,阿町推测出予二大师大概是在前日遇害。

    正常来说,只要死亡时间超过一日,尸体就会开始发臭,更何况现在还是春季,气温已经炎热起来,予二大师的尸首现在虽还不能算是臭不可闻,但也算是臭得让人不想去接近。

    “怎么会这样……”

    露出难过神情的阿町,缓缓蹲下身,抬起手往予二大师的脸一抚,将予二大师的双眼合上。

    然后紧闭双目,双手合十。

    ——请安息吧……

    阿町不信佛教,所以也不懂得念佛教的往生咒。

    她本想为予二大师念诵她所信仰的神道教里超度亡灵用的咒语。

    但考虑到她现在并没有那个时间来做这种事情,于是在闭着双眼,双手合十,于心中念叨了遍“请安息”以及“我之后定会来妥善地安葬你”后,阿町便睁开了双眼,扫视着予二大师的屋子。

    屋内布满了翻找的痕迹。

    柜子、箱子被推倒,里面的东西都被翻了出来。

    在屋子里绕了一圈后,阿町便立即发现了这座屋内缺少了一样在予二大师的家里本应绝不会缺的东西——刀!

    那些予二大师所造的刀也好,绪方此前委托予二大师修复的大释天和大自在也罢,统统不翼而飞……

    予二大师被杀。

    家中包括绪方的佩刀在内的所有刀全都不见。

    今夜来这儿取刀的绪方迟迟未回旅店,至今未见踪影。

    将目前已知的这种种事件结合起来后……阿町瞬间有种如坠冰窟的感觉。

    她隐约有这样一种预感——有什么人盯上绪方了!

    ——得快点找到阿逸!

    阿町刚于心中这般大呼着,房屋外便突然响起了由远及近、正快速朝房内靠近的脚步声……

    ……

    ……

    在阿町刚进到予二大师的家时——

    “……这女人进那刀匠的家了。”趴在距离予二大师的家不远的某棵大树树干上的拜乡,放下手中的望远镜,露出喜悦的笑,“这个时候一脸焦急地进那刀匠的家……基本可以确定这女人就是修罗的妻子了呢。”

    “让我猜猜看……修罗的妻子大概是见自己的丈夫迟迟未归家,所以就决定来那刀匠的家中来找修罗吧。”

    “哈,真想看看这女人在看到她丈夫的刀不见后,是什么样的表情。”就坐在拜乡身旁的长之助发出嗤笑,“修罗的佩刀被送到这个地方来修理了——面对这么重要的情报,我们哪可能无动于衷呢。”

    “说起来……”拜乡扭头看向长之助,“你有参与这个‘夺走修罗的刀’的任务,对吧?”

    “嗯,是啊。”长之助淡淡道,“是一个无聊的任务呢。”

    “冲进去,将那个刀匠杀了。为了防止拿错刀,直接搜遍家中的每个角落,将屋内所有的刀都给拿走,搬到我们的本阵那儿去。”

    话说到这,长之助笑了笑,然后朝自己的额头比划了几下。

    “那个刀匠还是我杀的呢。”

    “在冲进房内后,我直接对着那个刀匠,当头就是一刀,将他脑浆都给砍出来了。”

    “这刀匠也是蛮可怜的呢。”

    “就因为帮修罗修刀,而遭受了这样的无妄之灾。”

    说罢,视力良好,即使不用望远镜也能看清远方的物事的长之助,便将目光重新投回到不远处的予二大师的住所。

    “所以——拜乡,你现在打算怎么行动?”

    “打算怎么行动?那还用说吗。”拜乡狞笑着,从树上跃下。

    “当然是去抓人、立大功了!”

    “长之助,你领着4个人在外面警戒。”

    “我带人冲进去抓人!”

    “你要亲自带人进去?”长之助扬了扬眉,“为谨慎起见,我觉得将这屋子团团围住,然后逼那女人出来更好哦。”

    “不用这么麻烦!”拜乡摆了摆手,“一介女流,哪需那么麻烦?”

    ……

    ……

    在听到屋外响起快速朝这儿逼近而来的脚步声时,阿町立即神情大变。

    阿町此时正站在连接房屋大门的走廊上。

    她已经看到门外有数道人影在晃动。

    逃出去——已经来不及了。

    身为女忍的本能,于此时出现。

    意识到自己目前根本来不及逃出屋子,同时也不清楚屋外目前是什么情况的阿町,翻身一跃,跃进就位于她脚边的一个被推倒的大柜子的后方。

    她跃进柜后的同一刹那,房屋大门被粗暴地踹飞的声音便轰然炸起。

    “屋内的女人!”

    拜乡领着4名火枪手冲进屋内。

    “别躲了!我刚才已经看见你躲到柜子的后面了!”

    “乖乖地束手就擒!这样你能少受许多的痛苦!”

    听着拜乡这番带着几分得意之色的高喊,阿町的脸色一沉。

    ——我这是……被跟踪了……?!

    这帮人很明显是瞅准了她进到予二大师的屋里的这个时机,冲进屋子里来抓她。

    没有装死人的必要,阿町背靠着将她与拜乡等人分隔开的柜子,娇喝道:

    “你们是什么人?”

    在娇喝的同时,阿町抬起双手,抓住自己和服胸口处的衣襟,往两边一分,露出深不见底的马里亚纳海沟。

    你凝视深渊时,往往能发现深渊里别有洞天。

    阿町把手探进马里亚纳海沟,从里面掏出了两样物事——她一直随身携带的两把手枪。

    能4连发的素樱,以及只能打一发但威力巨大的绯樱。

    在阿町拿出她的武器时,拜乡趾高气昂地喊:

    “关于我们是谁,你没有知道的必要!”

    “你只需知道我们不是来杀你的就可以了。”

    “我们对你的命没有兴趣!”

    “乖乖地跟我走,然后乖乖地回答我们的一些问题!”

    “只要你配合我们,我保证能让你平平安安的!性命、贞洁什么的,统统都能保全。”

    “若不然……哼哼,关于如何折磨女人,我可是有一番独到的心得的哦。”

    ******

    ******

    让作者君来跟大家解释阿町从那个地方掏枪出来的操作,是什么原理。

    本书的世界观是“有着一点点奇幻色彩的低武世界”,所以当然没有“四次元X沟”这种东西。

    想知道具体原理是啥的书友,请看下方的作家的话↓↓↓

    为了辅佐大家理解这原理,作者君在这里贴一副很大的女星:真木阳子的和服照(只能在起点观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