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 > 三国刘备之妙笔生花 > 第321章 252:微风渐起
第321章 252:微风渐起
作者:我为空空  |  字数:2268  |  更新时间:2021-09-19 20:02:32
    青砖黄瓦,绿树红花。

    庙门旁是两尊石佛,红色肤色那尊是赤火金刚,绿色肤色那尊是碧水金刚。

    跨过门槛,通道内两厢是多闻天王、持国天王、增长天王、广目天王四个怒目金刚,分列左右。

    四大天王民间又称“四大金刚“。

    即东方持国天王,名多罗咜,身白色,穿盔甲,手持琵琶,主乐神。

    南方增长天王,名毗琉璃,身青色,穿盔甲,手握宝剑,护法神。

    西方广目天王,名毗留博叉,身白色(另一说法是红色),穿盔甲,手持蜃(据明·杨慎《艺林伐山》云:“蜃行似蛇而大音顺。)传法神。

    北方多闻天王,名毗沙门,身绿色穿盔甲,右手持宝伞,左手握银鼠,降魔施财之神。

    另根据印度佛教传说,在须弥山中有一山名犍陀罗山,山有四峰,四大天王便各居一峰,护一方天下,故称四大天王。

    在中国古代,四大天王还有‘风调雨顺’的释义。

    持剑者风(锋)也;

    持琵琶者调也;

    持伞者雨也;

    持蜃者顺也。

    四大金刚金光闪闪,给人一种很是讶异的压迫感,让人收敛心神。

    再往里,有照壁,有天井,有各种经幢矗立,两侧是一间间房屋,里面供奉着教义里面的各种神仙。

    迎面是一座高大雄浑的大雄宝殿,里面供奉着本师释迦牟尼佛的佛像。

    大雄是佛的德号。

    大者,是包含万有的意思。

    雄者,是摄伏群魔的意思。

    据传释迦牟尼佛具足圆觉智慧,能雄镇大千世界,因此佛弟子尊称他为大雄。

    宝殿的宝,是指佛法僧三宝。

    大雄宝殿是一座寺院最核心的建筑,是僧众朝暮集中修持的地方。

    经过侧廊,就是中院,这里是其他一些主要建筑以及主持修行的所在。

    再往后,就是整个院落的后院,居住着其他的门下众人,还是日常之所。

    而此时,中院正房内,有人打坐中睁开了眼睛,念了一句偈语。

    ‘吱呀呀’

    一个小沙弥走了进来,双手合十。

    “山门外何事喧哗?”

    “禀主持,是有人脚下不慎滑落,被人救起,却不知感激,反而家仆横行,被人教训一番……”

    小沙弥三言两语说完,垂目不语。

    “这就是嗔念,你且去静心诵经,莫要学他……”

    “是,主持。”

    小沙弥出去。

    主持刚要闭上眼,耳边有人轻声:“左右不过是一个假和尚,何苦来哉!”

    话语充满了耻笑的味道。

    “哎,休得胡言乱语。”

    主持不喜。

    却原来,屋中还有他人。

    青烟从青铜鹤嘴缓缓喷出,轻盈盈盘旋而上,屋中檀香吸入肺腑,让人心神安定。

    说话的人观其模样四十岁上下,虎背熊腰满脸煞气,是个武夫打扮。

    “我就想不明白,你们在荥阳呆的好好的,跑到这里来干啥,人生地不熟,能有什么收获?”

    “劝人为善乃恪守之道,我辈弟子总要宣扬……”

    “你不就怕窝边草吃多了,被人寻到……”

    “阿米豆腐……”

    主持终于被气的破功,转过脸来,面对来人。

    “你要知道,我们之前虽然一起度化众生,却早就因为理念不同,而大路朝天各走半边,而今你刚来此地,却又出言不逊,实在让贫……”

    “你贫?我,我呸……”

    “冯六你,贫,我,送客……”

    话不投机半句多,主持阴沉着脸,逐客。

    冯六嘿嘿一笑,不以为意。

    “黄三,你也莫要如此对我,当年我是卷了一笔钱财不告而别,但想来也不算过分,你当时要怎么对待兄弟我,你我心中有数。

    我这次是来,一则是几年甚是挂念,二则其实是有事找你。”

    “阿米豆腐,请称呼我三黄僧!”

    “得了吧……行,随你高兴,问一句,第五雅芝呢?”

    “她不在此处。”

    “你们不是一直男盗女娼,咳咳,夫唱妇随的,她会不在?你在忽悠我吧!”

    “出家人不打妄语。”

    “听说附近有个道观,还是女观,改天一定去参拜一下道祖……”

    “呃……好好,我们还是先说正事,我怕了你了。”

    黄三站起来,走到冯六的不远处坐下。

    “多年不见,不知在哪高就?”

    ‘有门’冯六瞳孔一亮脸色一黯:“四海为家替人做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生活一直有些落魄。”

    “当年你拿走了不少钱财,做个小生意啥的也不至于……”

    “嘿嘿,你也知道我的兴趣所在,所以……”冯六搓着手,眯着眼笑着,看上去有点不以为然还甘心情愿。

    “倒也是,男人总需要解决一些身体问题,又是一个人奔波劳苦,需要些寄慰,也算情有可原。

    今天找我何事?”

    “我是受人之托前来,穿针引线混个跑腿钱,如果你觉得可以,再安排时间见面。”

    “冯老弟,谁又知道你粗狂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细腻的心思……”

    “玩笑了玩笑了,我就是个粗人,做些粗活,这才只是因为我们是旧识,这才被派来,具体的事情,和我没什么关系。”

    “你也看到了,我这里山清水秀,香火也不错,正适合修身养性钻研大道。

    而且,我在外面也没什么名声,别人又怎么会知道我的存在,不会是你,把,我,卖,了,吧!”

    黄三盯着冯六,眼睛一眨不眨瞳仁微缩,嘴里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

    冯六心里咯噔一下,脸上的笑容依旧:“哥哥说的哪里话,我真要是做出那种事,干嘛冒险来见您。”

    看了一阵,黄三哈哈一笑。

    “哈哈,咱俩多年不见,开个玩笑莫怪莫怪。”

    “哈哈,哥哥真会玩,但小弟也有话说,不管是不是玩笑,我都没有出卖你。这我可以发誓。”

    “我跟你道歉。那你说说,到底什么人想要见我?”

    “张山。”

    “从未听过,看来只能让贤弟白跑了一趟。”

    黄三摆了摆手,你啊,自己自觉一点,麻溜的走吧,我是啥人都可见的吗,哼。

    冯六也不着急,慢悠悠喝了几口茶水,这才当下茶盏说道。

    “那么太平真人呢?”

    黄三眼睛一睁,瞳孔竖起,嘴里不很确定的说道:“贤弟你是说……”

    “不错,正是张真人。”冯六说着话,脸上一片崇拜之色。

    黄三沉默,眼皮下垂手里的念珠一颗颗转动,突然冲着冯六嘿嘿一笑。

    “贤弟,真人这个称呼还是有讲究的,他如此恣意妄为,就不怕被雷霆之怒夺去性命?”

    冯六被黄三的神情吓了一跳,这位可是谈笑间杀人不眨眼的魔头,笑得如此诡异,心中有点害怕。

    “哥哥莫要吓我,能有什么讲究。”

    “听我给你说道说道,你且莫因此白白丢了性命,也算咱兄弟一场。”

    “小弟……洗耳恭听。”

    手 机 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