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 > 南宋一代目 > 第八十五章局势恶化
第八十五章局势恶化
作者:李白才不白  |  字数:0  |  更新时间:2021-09-19 20:02:34

北方,建炎三年十一月时,金兵就展开了大举进攻。

娄室统率的诸路金军,加起来才满万,但他历来深信“女真人满万,则不可敌”的断言,认为有这些兵,横行关陕足矣。

于是率兵乘宋军不备渡河南进,复与范致虚的六万大军遇于朝邑,大破之。

据守同华的宋军也闻风而降,娄室军进而破重兵于潼关,攻占了京兆(今陕西西安)的许多地方。

在长乐坡,娄室军伏兵叠起,将数万应援京兆的宋兵全部歼灭,于是很快夺取了京兆府,并将其经制使傅亮活捉,继而降服凤翔、陇州等地。

不久,凤翔因宋廷暗中策动而叛金,娄室料定宋廷必派军增援,便事先在通往凤翔的要道设下伏兵,然后率军直逼凤翔城下。

娄室军先破援兵四余万,后将此城攻拔。

宋军不甘心失败,援军纷至,娄室以不足两万之雄师,横扫西北战场。他身先士卒,料事如神,兵锋所指。

连夜破五万援军于渭南。常胜将军完颜娄室之名,遂威震天下。

于是他挥师进川陕,并攻伐其所属州郡,旌麾指处,敌兵束手,遂招降宋将折可求,收麟、府、丰三州及诸城堡。不久,又击溃晋宁军,杀其军帅徐徽言。

折可求已经投降的消息,是在建炎四年正月初才传到杨惟忠耳中,而姚干全军覆没,自主将姚干,副将宋万成以下三千将士皆是杀身成仁的消息传来。

杨老太尉整整一天滴米末进,折家军叛了,伙同金兵全歼了姚家军,这样的消息无异于给西北的将领每个人头上浇了一盆冷水。

大宋最能打的西军,名声赫赫的折家军,大宋西北百年来的脊梁骨就这样断了?这让人如何能够接受?

宋军大营俱是阴霾笼罩,不少将领都在扪心自问,西北的局势都糜烂成了这个样子,折家军如此行事,也是一个出路啊。

不多时,帅帐升了旗,敲响了聚将鼓。

众将纷纷齐聚。

帐内人头涌动,却没有人敢发出声响,平日里这些大大咧咧的厮杀汉,大气都不敢乱喘。

这些骄兵悍将虽然蛮横,但他们并不是傻子,懂得什么场合可以装逼,什么场合不能乱说话。

杨惟忠开口了,众人闻到一股淡淡的酒味,若有战事军中禁酒,这是条例。

可饮酒的是主帅位上的杨惟忠,众人不敢有异议。

杨惟忠醉眼朦胧的说道:

“姚小子虽然和老夫没有师徒之名,可当年也是老夫看着长大的,姚家自靖康后就没落了,原本还指着他能够接过俺们这些老骨头的班。

不成想,姚小子却死在了麟州府,倒叫老夫这把老骨头白发先送黑发人了。”

众将并没有插嘴,反而听着这老头絮絮叨叨的念道着并坐落成恭听的模样。

杨惟忠又道:

“西北战事不顺,老夫这个大帅罪责难逃,合该撤职查办,官家也理应问责下来,可是时局艰难,难以为继。

老夫只好恬不知耻的在披甲上阵,官家当日也同老夫说了,这大宋有不怕死的大学士,大宋也有不怕死的统制官,大宋更有不怕死的官家。

老夫却只有一句,大宋还有不怕死的老卒,只道姚干侄儿先去前头探路,老夫随后将至,现在说说正事尔等听着……”

众人心惊,杨老太公居然已经萌生了必死之志,姚干之死对他的触动太大了。

会议的主题很简单:陕州府要救!尽量收拢周围府州溃兵,多多加固城防,在各地筹备粮草,招募士兵训练,小心提防金兵突袭。

杨惟忠又把接下来对于川陕防线的布置分成了数个任务交给了这些部下,其中压力最大的还是秦风路副总管吴阶,还有他兄弟吴磷。

为何还要去救援陕州?

此战,完颜娄室打了一个完美的时间差,仅仅留下一个猛安带着数个谋克继续围攻陕州府李彦仙。

杨惟忠带着兵马伙同李彦仙全歼了这伙兵马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完颜娄室带着主力跑到哪里去了?

事实上,他完颜娄室本人却带着大军杀向了府州。

并且顺利攻下了府州,抓住了折可求的儿子还有家眷,并且府州是折家军的大本营之一,折家的祖坟都安置在此处。

为了保全家人性命和家族荣耀,折可求一念之下降金,献上了麟州和丰州,而姚干将军正好倒霉的份上的这档子事,这才不小心被全歼于此。

只能感叹一句:时也,命也。

在收拾完外围的制肘后,完颜娄室又把目光看向了陕州李彦仙,这里是陕西的门户,必须攻克之,于是金兵去而复返,又有了陕州之围。

众人散去,杨老太尉晃晃悠悠的起身,从座位后面的箱子里面掏出了一个酒壶,朝着军营中掌管粮草的军帐走去。

不多时,杨惟忠就来到了帐外,还没开口,就听到里面有人粗暴地开口说道:

“今日不发粮,来这里做甚?给爷滚粗。”

“曲主薄,好大的官威,老头子我也不敢惹你啊。”

杨惟忠淡淡的开口说道。

“呦,老太尉,俺是瞎了狗眼了真没看到是您啊。”

曲端脸色一变,原本勃然大怒的他立刻贴着个笑脸说道。

杨惟忠缓缓的把酒壶放下,然后冷不丁的开口说道:

“姚干死了…”

“死了啊,俺还有帐没找他算呢,怎么就死了呢…直娘贼也不等等俺。”

曲端虽然是如此说着,可表情确是非常的落寞,俨然有些不甘。

杨惟忠继续说道:

“其实把你下放后勤,是老夫和官家的意思,就是为了打磨一下你曲大的性子。

至于那些过来嘲讽你的同僚,全是老夫在背地里指使的,你要怨就怨老夫吧。

姚干出征前,其实还向老夫举荐了你曲大,他虽然和你曲大不对付,可还知道你是个有本事的人。

所以你……你别怨他。”

“老太尉,俺又不傻,其实早就猜到了一些,只是…可惜了姚兄弟。”

曲端感觉鼻子有些发酸。

说着说着,杨惟忠语气也有些哽咽,他又一指桌上这一壶老酒,言道:

“这是老夫给他准备的庆功酒,他没那个福气喝总不能浪费,老夫替他喝了一半,剩下的一半留给了你曲大。

收下就是,他没喝到的那半份归你了。”

“好!”

“咱们西军也不能一直败下去,得有一场大胜,振奋人心。”

“好!”

“老夫缺个先锋大将。”

“好!”

杨惟忠曲端一说一应,一切尽在短短的几句话中,西北宋军一夜过后整军备战,杨惟忠亲临行伍鼓舞士气。

西军中能文能武的曲大重新披甲,并无多大变化,只是腰中多了一把重一斤半用箭簇打造的小刀匕首。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