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 > 名劫 > 第七百零三章殉道者教会
第七百零三章殉道者教会
作者:四眼钢牙  |  字数:2768  |  更新时间:2021-10-10 08:01:19
    林劫目光微眯,精芒从眼缝中透出,“不说是么?”

    他认真想了想,想让这个乖张暴虐的疯子回答他的问题,实在是一件难事。

    如果他执意不说,那么想从他嘴里套话无异于天方夜谭,所以他干脆选择放弃。

    “他们来自殉道者教会,手腕上的黑色十字架就是他们这个教会的标志性图案。“

    “他们分为主教和分教,分教群体较多,对于前来的跟随者概不拒之,而主教则是要从分教的追随者里经过严苛的筛选才能进入,手上纹有黑色十字架的也便是主教内的人。”

    正当林劫要放弃套话,大祭司却突然出声,这个性情乖戾的异族人总让人猜不透。

    “殉道者……教会?”林劫皱起眉头,“听称呼好像不是一个种族,而是一个组织。”

    “你想的没错,他们不是一个种族,而是主要由来自宇宙拉布卡多大罅隙附近星系的浪人组成,他们的信仰是雅儿琏娜,传说中全知全能并象征着挣脱牢笼,救赎世人脱离苦难的悲悯女神。“

    大祭司侃侃而谈的说着,“也因为她的名声响亮,所以追随她的信徒几乎覆盖了附近几个星系,规模意想之外的浩大……”

    宇宙、拉布卡多大罅隙、悲悯女神雅儿琏娜……

    一个个陌生的词汇涌入林劫的脑海,虽然只是短短几个字,但林劫已经能粗略的构想出来这些词汇的背后隐藏着怎样一个空前浩大的世界!

    或许,在这样庞大的世界面前,浩瀚的原力世界也只是其中的一个小点,而他们更加的渺小。

    突然间的心生渺小,在无际的浩瀚面前有些站不住脚跟。

    或许真如大祭司所说的那样,他们只是屈于井内的“青蛙”,目光所及,也只有圆圆的天空。

    如果不跳出井内,天空在他们的脑海中或许永远都是圆的。

    恍惚了片刻,林劫很快收回了飘出去的心绪,现在他连“井内“的天空都还没有览完,考虑这片天空之外的景象着实有些多虑了。

    林劫将话题放回到眼前的问题上,“你刚刚说传说中的悲悯女神雅儿琏娜?意思是说她不一定存在,也有可能是人们臆想出来的了?”

    “那些人都不是傻子,臆想出来的神怎么会具备如此强大的影响力?”大祭司带着讥讽的笑了笑。

    林劫不受大祭司情绪的影响,只把精力专注在问题上,“那么说,雅儿琏娜是真实存在的人物?她是有过什么事迹么?”

    “应该是吧,最古老的宇宙典史上曾记载,元始乱年,战争、侵略、掠夺最为频繁的时代,整个宇宙混乱不堪,各大星系弥漫在腥臭的硝烟中。”

    “大地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生灵涂炭,侥幸存活的幸存者闭上濒临溃散的眼睛,双膝跪于血泊,在散发腐臭的尸体旁边祈祷,在绝望之下散发着从未有过的虔诚……“

    大祭司的语气上扬,突然讥笑道:“真是可笑,世人总是一个样子,只有在绝望的时候才会想起他们的信仰,就像垂死之人拼命去抓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即便他们此前并不相信,这或许就是人的劣根性。”

    对此,林劫无话可说,因为大祭司的话也不无道理。

    毕竟大祭司活了十分悠久的时间,无论是阅历还是心性都不是他能比的,或许在某些方面他们两方所站的立场不同,产生分歧,以致于认为他们是错的,但这件事上他觉得他看的还是比较透彻。

    人只有在出事了才知道悔改,不光人类,也是万物生灵本性。

    大祭司收起讥笑的语气,但依旧轻佻,接着道:“不过他们以卑贱姿态的祈求还真的引来了神的关注,雅儿琏娜亲临时间,当悲悯洒落,柔光穿透厚实的血云普照大地。动乱被镇压,混沌被驱逐,宇宙迎来久违的安定。”

    “看着那浑身沉浸在纯洁圣光中的女神,那样的神圣,人们连直视都做不到,他们这才知道原来这片动荡的世界上真的有神!”

    “为了感谢这位善良的女神救苍生脱离战乱的硝烟,救他们于水火,人们为她立了一座巨大的雕像,并将她奉为悲悯女神来供奉……在殉道者教会应该还有保存完好的翻新的雕像。“

    “悲悯女神的名声也彻底在宇宙中传开,巨大的影响力下,拉布卡多大罅隙的一位虔诚的信徒对全宇宙发起组建教会侍奉悲悯女神的邀函,引来了宇宙各处无数的人前来追随,殉道者教会因此成立。”

    “那照你这么说,悲悯女神雅儿琏娜不是真实存在的么?为什么你之前的说法表现着半信半疑?”林劫说出自己的疑惑,之前他也是因此才提问的。

    大祭司淡淡道:“即便宇宙典史如此写,但悠久的时间足以冲垮任何坚信不疑的坚定,见过雅儿琏娜的人都死了,对于没见过的东西,保持怀疑是人的本性。”

    “雅儿琏娜只现身过一次?”林劫眉头微挑,“距离现在过了多久?”

    “三千万年。”大祭司的声音依旧很淡,但不是平静,仿佛只是当做一个略显荒诞的故事来讲。

    三千万年!

    即便意识到这个时间十分的悠远,但这个天文数字还是深深的震撼到了他,原力世界最昌盛,最凄凉,也是最古老的帝葬时代也才距今只有十万年。

    本来这个数字就已经够遥不可及了,而雅儿琏娜上次现身的时间竟然比起这还要多出三百倍,真是令人大为震惊!

    对于一个区区仅活了二十年不到的他来说,这样悠久的岁月光是想想就能让他感到畏惧惶恐,那是一种不如尘埃般的渺小感笼罩心头。

    而这样的岁月对于神来说又是什么概念?只是轻如牛毛?

    林劫深沉的吸了一口气,每当提起神,想起这个凌驾众生甚至天道的神秘并且伟岸的存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就会止不住的鼓动。

    没人可以想象,在神的眼中这是一副什么样的世界!

    或许,他们一生的努力在他们眼中不过是蜜蜂采蜜,操劳一生,然后死去,空空而来,空空而去,所有的痕迹都能被时间拭擦,直至彻底抹除,如同从未来过。

    时间紧迫,林劫没有过多时间抒发他的感慨,又问道:“殉道的意思多少带着偏激和疯狂,而他们现在的侵略和杀戮更应证了这一特点。雅儿琏娜不是悲悯女神们么?她的信徒不说抱着普度众生的抱负,但也应该是以善待人的吧?他们所为不是背叛自己的信仰?!”

    大祭司沉默了一会,竟然是哑然失笑:

    “呵呵~你要知道,无论信仰有多么高尚圣洁,宗教终归是人所组建。不管什么东西终究会海枯石烂,在悠悠的时间长河面前,信仰更是可笑。“

    “当初他们为了信仰疯狂,甚至用殉道挂嘴边彰显自己的忠诚,手捂心脏起誓,至死不渝,像狗一样的履忠,最终还不是走向了背道而驰的一面。”

    “食物会变质,人……也会变质。”

    “那他们屡次屠杀我们人族的年轻一辈,是想削弱我们基层实力,然后对我们实施侵略?”林劫眸子微眯,“他们想得到什么?资源,还是这片土地?和你们抱着一样的想法而来?”

    “呵呵呵~”大祭司大笑了起来,笑声中夹杂着不喜的戾色,“更为悠久的岁月前,你们将我们赶出这片土地,独自霸占资源、土地,据为己有,并对此引以为豪。“

    “而我们则在荒芜凋敝的恶劣环境下艰苦度日,那汹涌的熔岩,漫天滚滚的黑烟,皲裂的大地似恶魔的皱纹,那些一度要毁灭我们。“

    “但是,在满怀着愤怒和不甘下,我们最终存活了下来,并在环境的磨练下完成了种族进化。“

    “日渐强盛的我们想起了你们当初眉飞色舞的嘴脸,尽管我们已经适应了那穷山恶水,但我们还是愿意把体内无处挥洒的力量和积蓄已久的愤怒发泄在你们身上,要让你们体会我们曾经所受的痛苦!”

    声音响亮扬起,大祭司越说越激动,顿了一下,语气忽地低缓下来,“所以对于我们来说,这并不是侵略,而是……驱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