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剑侠情殇传 > 第九章 八年之恋
第九章 八年之恋
作者:情初语  |  字数:4222  |  更新时间:2013-04-20 12:34:14
闻言,张诗语轻轻的一跺脚,秀眉轻轻一杨,嘟起小嘴,不由颠声的道,“才不是的呢,少云哥哥是最厉害的,当时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对对你暗许芳心呢。”话到此时,面色的嫣红之色也更浓,而后,眼神中透着仰慕之色,轻语赞道:“少云哥哥当时可是青古城,第一位以五岁之龄,便晋升到了纳气境八重天的人,这种天赋别说是在青古城了,就算是我们炎朝,估计也找不出来一个,所以说,少云哥哥你可以这样贬低自己。”

闻听张诗语话语中的赞扬之意,张少云一怔,手掌也紧握起来,漆黑的眼眸中,闪烁着异样的目光,嘴唇抿了抿,稍许片刻后,喃喃的道:“算了吧,你就不用赞我了,你也说是五岁的时候,也不看看现在都是么年代,拜托,我都十五岁了,一连做了十年家族最耀眼的废物,你看看就我现在的这幅摸样,哪有一点值得你赞扬的,不笑话我就好了。”

“可是。”

“好了啦,刚刚只是逗你玩呢!你还真以为我自暴自弃呀!我一再强调做人要低调,俗话说: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去还复来,做人要低调。”眨眼之间,张少云心中的黯然之意,一扫而逝,旋而,脸上再次露出笑容,似笑非笑的望着张诗语,目光中满是戏谑之意,咧嘴的道。

“好啊!少云哥哥你变的愈来愈坏了,居然连诗语都骗,在这样,人家下次就不理你了。”闻言,张诗语心中立时一气,鼓起个小嘴,面上胭红一片,美目直直的瞪着他,而后,轻颠一声。

“好了表妹,我也该走了。”

“嗯,哦,对了,下午陪我去街市上逛逛,这次不能再食言哦。”

“No.problem,没问题。”

闻言,张少云转身径往父母住处走去,并未曾多做停留,旋而摆了摆手,走路摇摆不定,朗声一笑,大声的应了一句。

望着消失在眼前的那道带着稍许些淡漠的身影,他不帅,不英俊潇洒,但是却也不丑,只是有点眉清目秀;他爱笑,爱耍嘴皮子,可不轻言肆口,只是有点跅弛不羁;他言词古怪,语言稀奇,并非他口齿不清,只是说话有点走音;他走路一摇一晃,姿势独特,并非他瘸腿跛足,而是他吊儿郎当;他人笑他、辱他,他一笑而过,并非他天性和善,而是他将痛苦深埋在心中……

张诗语轻一蹙额,一脸的桃红之色,目光闪烁不定,心中有些慌乱,但凡每次一见着张少云,她的思绪就会飘回到过去,因为,那是她,最美好的一段,记忆…

那一年,松品落落,雪格索索。一位年仅七岁的小男孩,背着一位六岁的小女孩,步履艰难的行驶在大雪山中,看他们这般行径,似乎迷失了方向。

风雪之中,男孩年纪虽小,可稚嫩的脸上却透着一股坚毅,似乎没有一件事情能令他屈服,可观那位小女孩,肤如凝脂,面如冠玉,恍如粉雕玉琢的洋娃娃般,身上散发出一种天然之美。奇怪的是她的脸色十分苍白,不同于正常的白质,像是因染病才如此,灵动的大眼睛上,细长的眼睫毛一眨一眨,甚是可爱,然而薄薄的嘴唇边,却泛起一丝黑色,赫然是中毒了,神色显得异常的虚弱。

“哥哥,我会不会死呀!”这时女孩突然开口说道,清脆的声音,恍如黄莺般悦耳动听。

闻言,男孩一怔,停止步伐,抿了抿嘴唇,责备一声道:“呸呸,童言无忌,傻丫头,你怎么会死呢!你不会有事的,对了,曾听父亲说过,甜蜂的蜂蜜,能够治疗像你所中的蛇毒,只要找到蜂蜜你就不会有什么大碍了!”

说完,男孩走向一旁的银松树,旋而,轻轻的将背上的女孩放下,背靠在银松树上,望着女孩如此神情,男孩双眼立时一湿润,轻轻抽泣了下,而后,便是泪如雨下。

女孩见状,连忙用冰凉晶莹的小手,将后者的眼泪抹掉,含笑道:“哥哥不要哭了,哭了就不好看了,那样就没女孩子喜欢了。”

闻言,男孩不由一笑,深吸了口凉气,清澈的目光中,透着一股坚定,手掌微微紧握,开口说道:“妹妹,你在这里呆一会,哥哥马上就回来。”说话的同时,将身上那件用来御寒的火红色皮袄脱下,披在了女孩身上。

“哥哥不要脱下,你不穿火狐衣会感染风寒的,我不冷,真的,不冷,哥哥你还是穿回去吧!”

见状,女孩急切的道,言语之时,顺便将男孩披在自己身上的火狐衣脱下,本愈要还给男孩,可是却奈何不了男孩的坚持,最后只能一了了知。

“放心吧!哥哥没事,我皮厚着呢!你看我这不是很好么,你就安心的在这里呆着吧!哥哥很快就会回来的。”男孩咧嘴笑道,言语间,在女孩面前摆出各种古怪的动作,没多会,转身径往前方跑去,还时不时的回过头来望下女孩。

呜呜!

大雪山中,伴随着男孩子的奔跑,一股凌冽的寒风呼呼作响,荡起男孩身上的长衫,引得他不由一颤抖,弱小的身形在风中,显得那么弱不禁风。看来他嘴上虽说不冷,但是在如此酷寒的环境下,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衣裳,怎能不冷,只是碍于怕眼前的女孩担心,故才如此说。

望着前方在风中颤抖着的身影,女孩双眼一红,一颗颗珍珠泪从美目中滑出,白葱般的小手握了握披在身上的火狐衣,绝美的脸上浮现出两个小酒窝,抹掉眼中的泪水,噗嗤一笑道:“真是个大傻瓜。”

不知过了多久,男孩回来了,只见他手掌中紧握着一瓶破水壶,而壶中盛满着金黄色的液体,然而他满脸红肿,一身的伤痕,神情显得稍许疲惫了些。

看见妹妹安然无恙,男孩原本疲惫的身子,立时充满了活力,将手中的蜂蜜放下,瘦小的身子在地上蹦跳起来,低跃到女孩跟前,嬉皮笑脸的道:“嘿嘿!妹妹,你瞧,哥哥给你带回来了什么,是甜蜂的蜂蜜耶,这下你的毒有救了。”

闻言,女孩一怔,美目睖睁,没有回应男孩的话,只是呆呆的望着眼前的男孩,全然没有因为男孩带了蜂蜜而感到高兴,顿然之间,双眼再次一红,紧接着,便是潸然泪下。

霎时间,男孩怔了、慌了,心中不知所措,在他想来妹妹应该会很高兴,可是怎么会这样。晃过神来,连忙用衣袖擦了擦女孩的眼睛,看着她稍许些红肿的眸子,男孩心疼的安慰道:“妹妹你这是怎么了,是谁欺负了你,你告诉哥哥,哥哥帮你揍他,揍的他丫的连爹娘都不认得了。乖,不要哭了,哭了就不好看了,等下哥哥带你去买糖吃。”

男孩显然不会哄人,女孩不但没有停止哭泣,反而哭的更加伤心,遽然之间,男孩心中苦不堪言,只觉得自己如同大海中的一艘船只,孤立无援的不知如何是好。

为了安慰女孩,男孩可是大费苦心、抓头发、扮鬼脸、讲笑话、上下乱跳、左右翻滚,如此摸样,简直就像一只马戏团的猴子般,可笑滑稽。不过他并未感觉有什么丢脸之处的,他的这般行径,只是为了博女孩一笑,只是很可惜,他这些举动都是徒劳而已。

“妹妹,是表哥不好,走的时间太长了,下次我保证,不会在这样丢下你不管了,我答应你,我今生今世一定会保护你一生一世,不会再让你受一点委屈和伤害。”

突然,男孩子心中想到,会不会是自己去的时间太久了些,让妹妹受惊吓了?因为在他们那里,像这么大的孩子,一旦隔了一会没有发现自己的亲人,便会大哭大闹,想必妹妹应该也是如此,想通了之后,旋即开口的道。

闻言,女孩立时停止了哭泣,伸出白质的小手,抹掉眼眸中的泪珠,鼻子微微抽动了下,声音依旧稍许些哽咽的道:“真的?哥哥说的都是真的吗?该不会是骗语儿的吧?”

男孩一怔,心中大喜,听着女孩言语间,包含着一丝不相信的意味,旋即少年老成一般,苦笑的摇了摇小脑袋,转忧为乐的道:“当然不会,哥哥哪一次骗过你,要知道,哥浑身上下没有缺点,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优点,不过这也是哥最大的优点,相信哥,哥不只是传说。”

“咯咯……”

听着男孩话语中的夸词,女孩不由的扑哧一笑,一笑之间明艳不可方物。让一旁的男孩看的是一愣一愣的,发觉眼前之人直盯着自己,霎时,脸颊上泛起一丝嫣红,顿然之间,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

“好了妹妹,快喝下这些吧,那样你就没事了。”

“嗯”

望见女孩将那罐蜂蜜喝完之后,面上也逐渐的恢复了平常人的颜色,旋而,男孩原本心中还带着稍许些的担忧情绪,倏然而逝。脸上的笑纹也愈加的浓厚,心中大喜过望,总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要不然可就冤了。

“哈切…哈切…”

“哥哥,快将这件火狐衣披上,不然要感染风寒了。”见状,女孩眼中露出担心之意,赶忙将披在身上的火狐衣脱下,而后,关心的道。

“没事的,还是你穿着吧,哥哥刚才见你脸色也逐渐好转了,一时高兴,被眼泪呛到了。”闻言,男孩连忙按住女孩愈要脱下的火狐衣的双手,随口编个理由,解释的道,

女孩本就刚刚恢复点体力,哪还有多少气力,再加上对方是还是位男孩,力气自然也没有他大,刚才的举动实属徒劳,无论都无法将男孩再次披在身上的火狐衣脱下,旋而,只能作罢。

“听哥哥的话,将它穿上,哥哥的身体好着呢,你就安一百个心吧!”

女孩抿了抿嘴唇,目光闪烁不定,心中百味杂陈,而后,开口道:“哥哥。你刚才说要保护我一生一世,永远不离开我是真的吗?”

后者一听,不由得微微一怔,眼睛睖睁,面上的呆滞的望着女孩,心中无比惊然,遽然之间,神色已然恢复正常,嘴角微微往上翘起,坏坏的一笑道:“娘亲说过,一个男孩子要想照顾女孩子一生一世,便是要娶她做妻子的呢。”

“那语儿便做哥哥的妻子好吗?那样哥哥就可以照顾语儿一生一世了。”女孩灵动的大眼睛一眨一眨,没有多想什么,顺着男孩语句回应道,显然并不知道,男孩口中所说的妻子为何意。

“好啊!”

闻言,男孩顿时间目睁口呆,愕然的回应了一句,心中已然不知道该如何说是好,感觉自己像是在诱拐小女孩一般,旋即在心里暗暗骂了自己一句。

时间恍如行云一晃而过,没多久,男孩和女孩的家族长辈们,找到了他们,事后询问起来,男孩一咬牙,硬生生的承认是自己一时好玩,便带着妹妹出去玩耍,导致迷失在大雪山中,害的妹妹差点丧生。

可是事实上并非如此,而是那男孩敌不过女孩的百般哭闹,在女孩的执意要求下,男孩带着女孩来到大雪山中游玩,然而不幸的是,他们在一处大树下休息片刻之时,却被一只五毒蛇所咬中,之后的事情便是那样。

而后,男孩受到了家罚,直生生的挨了二十下扳子,对于年纪尚小的他,怎能挨得了如此折重罚,可是让人惊诧的是,那男孩却是硬挺了过来,如此坚韧的性格,着实让他的那些长辈们,心中暗暗赞赏不已。

女孩虽未受到家罚,可望着被打的快要晕倒的男孩,女孩心中仿如痛如绞割,那如同珍珠般的眼泪,就恍如瀑布之水汹涌而下,不知不觉,在女孩的心扉中,已然有了一道淡淡的身影,而那道身影,随着时间的加长,也愈加的深刻。

也许当时的那句话,只是男孩一时兴起的玩笑话,男孩或许没放在心上,以为小孩子一会便忘记了,可是出乎男孩的意料,女孩不但未成忘记,反而将那句话当成了一句承诺,一个一生的承诺,然而这个承诺,女孩深深的埋藏心中,从未向谁提起过,而这个承诺女孩一守便是八年。

八年转眼过去了,男孩和女孩都已长大,而男孩早已忘记当初的那句玩笑话,可女孩却牢牢的记着,至于那个男孩便是如今的张少云,女孩便是张诗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