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剑侠情殇传 > 第十章 罗网计划
第十章 罗网计划
作者:情初语  |  字数:3135  |  更新时间:2013-04-23 22:49:41
“唉!”

晃过神来,张诗语摇了摇头,轻声的一叹,显得稍许些阑珊,望向前面已然早已消失不见踪影的张少云,微微一怔,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前面高声喊道:“少云哥哥等等我,我也顺便和你一起去给舅舅和舅妈请安。”

言毕,举步快跑向前方而去。

穿过多处房屋、拱门后,没多时,张少云二人止步于一座厢房门外,那,便是其父母所居住之处。

张少云偏转过头来,望着趴在肩上呼呼大睡的小风,继而搞怪的敲了下它的小脑袋,登时,后者猛地被惊吓而醒,旋而反应过来,冲着他翻了翻白眼,于是,很乖巧的跳下其肩上,霎时,身体在落下地面的同时,猛地变回原本那般大小,接着趴在厢房前处,不再搭理前者,继续补充回笼觉。

咯咯!

望见眼前所发生的十分滑稽的一幕,张诗语不禁的被逗乐了,捂嘴捧腹,小嘴中直直的发出银铃般的清脆声。

张少云甚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回首咧嘴一笑:“走咧表妹,别笑了,在笑我就受不了了。”继而大步走上前去,“咚咚”张手轻敲了下厢门,而后,低声轻语的道:“父亲、母亲,孩儿和诗语表妹前来给你们请安了。”

“是云儿和诗语啊!都进来吧,房门没上锁。”听到张少云的呼声,紧接着,便是一道轻柔的回应声至厢房内传出,从声音分辨出是一位女子的声音。

吱!

闻言,张少云轻手一推箱门,旋而迈出步伐,张诗语也紧随其后。随即一位女子映入后者漆黑的眼眸中,细细一瞧那女子,真是生得一副好摸样: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香脸轻匀,黛眉巧画宫妆浅,双蝶绣罗裙。衣着虽朴素平奇,可穿在她身上却是显得那么雍容华贵,而她此时正宁静的端坐于椅上,手中正忙着些针线活。

那位女子,便是张少云的母亲一林灵,年纪虽三十有九,但是白质细腻的俏脸上,却并未有遗留下一丝半点的皱纹,似乎岁月的刻刀未曾在她容颜上刻下些什么,看其摸样非但不像快四十之人,反而更像一位待嫁的十八九岁的少女一般。

林灵微微昂起头来,目光侧看,美目中映着坐于一旁的张少云那未脱去稚嫩的脸庞,而后,一抹笑容泛现在嘴角上,眼神中满是柔情,心中便是不打一处来的欣喜和一丝莫名的悲凉。

林灵柔声的轻笑道:“云儿,你何必每天这么早来请安呢,这些世俗的礼仪就不必去遵守了,只要你有这份心,娘亲和你父亲心里就甚是欣慰了。”

“母亲这是哪里来的话,孩儿给父母行礼,那是天经地义之事,哪能不去遵守,莫非母亲嫌孩儿来得晚了些,就不愿让孩儿给您请安了,故才会如此反话责备孩儿么?”

听着林灵话语中所流露的关怀之意,张少云心中便是有一种甜蜜滋味,继而,假装发气的回应了一声。

言语之时,张少云站起身来,轻弯下腰,从桌上拿起茶壶,接着便往杯中倒满而去,刹时,一股浓浓的药草味夹带着一丝花菜的芬芳,扑鼻而来,而那股奇异香味瞬间便充斥了整座房屋的空气。

“呵呵,舅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少云哥哥每天如此这般行径,那不就正说明您和舅舅在他心中的地位了么,话又说回来,你要清晓这可是族规呢,如果少云哥哥不遵行的话,少不了要挨族罚,到时候,嘿嘿。”站于一旁的张诗语笑了笑。

“你这丫头,就你嘴尖牙利,尽拿舅母说笑。”林灵笑骂了一声,转首望向张少云,一改口气,滑然而笑:“娘亲并非责备于你,只是见你每天都来娘亲这,而且一待便是一两个时辰,只怕有些人见娘亲占用了你太多的时间,心中生娘亲的闷气呢。”

言毕,林灵望了望张诗语,目光中满是戏谑之意,后者与其一对眼,登时,脸颊上泛起一抹嫣红,接着连忙低了低头,紧紧的捏着自己的衣角,显得十分的慌张和害羞。

闻言,坐于一旁的张少云,不由的一怔,双眼睖睁,望望林灵,瞧瞧张诗语。挠了挠脑袋,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继而,转脑一想:“娘亲口中所说的有些人,到底所指谁?怎么见表妹露出如此神色。”左思右想,硬是猜不出母亲话语中是何意思,而后,询问一声:“母亲说怕有些人心生闷气,不知是何人?”

“少云哥哥,想必舅妈是在说笑呢,你就不必在追问了,免得舅妈不知怎么回应你才好,何必让舅妈为难呢,舅妈你说对吧?”张诗语连忙抢过话来,言语之时,对着林灵直使着眼色,生怕她会说出话中那个人为何人。

“呵呵,云儿不知就算了,也不必多作追问,就当母亲从未说过就是了,母亲可不想成那让人讨厌的妇人,诗语你说对吧。”林灵神秘兮兮的一笑,并未多做解释,语句中半遮半掩。

“恩恩,啊!怎么会呢,舅妈哪会是那种讨人厌的夫人,殊不知有多少人喜还来不及呢,哪能讨厌啊!”张诗语连忙点点头又摇摇头应道。

一听,张少云心中愈加的郁闷,这都是哪跟哪啊,从头到尾一句都没听明白,旋而,瘪了瘪嘴,见母亲不愿多解释,便也知趣的不在多作询问。突然,脑中好似想起了什么,侧着小脑袋,看看这,瞧瞧那,望来望去,但见这珠帘绣幕,画栋雕檐,整洁而又华贵的房屋内,除了自己和母亲以及表妹便无他人。

一旁的林灵见张少云眼中的疑惑之色,登时便明白了后者为何会如此,随即一脸含笑的道:“云儿是否在寻你父亲?你父亲一大清早便急匆匆的和你二叔、三叔、大伯他们出去了,见他们走时甚是焦急和担忧,也不知是遇到了些何难事,也不晓得要多久才会回来。”

“这样啊!母亲你也不必多作担忧,估计父亲他们是去打理城中的生意去了,不会有多大碍,母亲尽管做自己的活便是了。”张少云把玩着桌上的茶杯,眼中憋见母亲脸上的担忧之色,继而安慰的说了说。

“这……”听着张少云那番话,再看看他脸上并未因自己所说而显得半点担心,林灵顿时心中不知该说他什么好,真是少年不知愁,天下何其之大,想你父亲也只不过是一小小的家族族长而已,能害倒他的人多如蚂蚁,最后,只能重重的叹了叹,便不再多作口舌,故此作罢。

见状,张诗语蹭了蹭张少云,后者这才反应过来,显然自己刚刚那番话显得稍许些没心没肺了,不由的一拍脑袋:“母亲,并非孩儿说的有什么错话,你想想啊!这整座古陵城之中,除了王、毕两大世家会对我们张家制造出一星半点的麻烦之外,便再无谁会做出什么不轨之事了,至于外界之人嘛!呵呵,就更是无稽之谈了,并非孩儿贬低了咱古陵,您想想就古陵这鸟不拉屎的地,能有谁会来关照关照呢。”

“我觉得表哥说的并非不无道理,舅妈您别忘了我们张家可是还有位知县老爷的亲戚哦!有谁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呢。”张诗语眨了眨眼睛,帮其说了说。

“但愿如此吧!”林灵心中任是有所放不开,惆怅的微低了低头,低声轻语的应了一句,语气中任然半信半疑,显然刚才二人的安慰未曾起到多少作用。

接下来的时间段,房屋内的气氛任就有一种压抑的味道,而张少云二人尽量谈些趣事,希求林灵的心情能微微有所好转,可是尽管他二人如何的努力,虽林灵脸上已无半丝的不愉,可心中的依旧未曾有所放下那丝顾虑,最后二人只能重重的叹了一息。

时间如行云,一晃而过。

一时辰后,张少云二人告别了林灵,继而带着看守门外已久的小风,朝着家族府邸大门处径往而去。

一处大殿内!

“回禀主上,属下幸不辱命,据探子回报,在充州境内发现了目标的踪影。请问主上我们接下来是否展开行动?”一全身黑衣包裹的大汉匍匐在地,不敢抬起头来,显得非常敬畏而又卑微。

顺着他惶恐的面庞望去,大殿之上,一张椅子不依不偏的摆在正前方,然而一味全身被血色雾气笼罩的人,坐于其上。由于被血气所掩饰,故分辨不出其为何人。

闻言,那坐于椅上之人立时站起身来,紧接着,四周气流瞬间暴动起来,一股恐怖的气劲从其体内并发而出,引的下方那匍匐之人一顿惊吓,而后,一道兴奋高亢的之音从其嘴中吐出。

“哈哈……哈哈,我终于等到这一刻了,我终于等到这一刻了,十年啊!哈哈!十年啊!轮回,看来还是我先找到啊!嘿嘿,夜孤寒很快我们便能再见面了,吩咐下面的人,开始部属罗网计划”

“是。”匍匐之人听后,应了一声,而后缓缓的退出身形,隐于黑暗之中。

言毕,那周身所笼罩着的血雾也渐渐的褪去,没多时,血雾已然消退,定睛一瞧,居然会是他!!!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